【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品牌③】邛海肥皂:坚守了60年的老品牌

2018-06-11 15:36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邛海肥皂:60年老品牌,是一种态度和坚守


凉山新闻网讯 “家有邛海,洗衣不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邛海肥皂几乎是西昌市民唯一的洗涤用品,洗头、洗脸、洗澡、洗衣服都是用它。可以说一块肥皂洗天下,邛海肥皂,就像肥皂上凸起的“邛海”两个字一样,深深烙在西昌人的记忆中。

 

创办于1951年,西昌日化厂所生产的“邛海肥皂”曾是国、省优产品,多次荣获国家技术监督局颁发的《优质产品证书》、《中国质量诚信企业》匾牌、“轻工部特优产品”等荣誉。那些年,邛海肥皂不光受到西昌本土消费者的喜爱,还深受外地市场的青睐,销往云南、攀枝花等地,并一度出现“一皂难求”供不应求的热卖景象。

 

市场风云激荡,60年后,邛海肥皂的消费市场被立白、雕牌等全国大品牌挤占,但仍默默坚守,受到部分老用户的眷恋和钟爱。

 

品牌名片:邛海肥皂


邛海肥皂是西昌日化厂的明星品牌。该厂位于西昌下马水河巷2号。建于1951年,原名西昌地区裕民工厂,生产肥皂、皮革等,有职工150多人。1985年1月,该厂下放给西昌市,更名为西昌日化厂。当年,研制成功肥皂粉,自行设计制造年产500吨常压干燥高效低泡肥皂粉生产线,所产肥皂粉各项理化指标达到国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1989年,生产肥皂6212吨、精甘油214吨,实现利税298万元,创历史最高水平,53型泸山牌肥皂被轻工部评为全国优质产品。1990年,投资310万元,对制皂车间、肥皂、香皂、肥皂粉,生产设备进行技术改造,使年生产能力达到肥皂1万吨、精甘油400吨、电粉1000吨、洗涤剂200吨。产品除供应州内,还销往攀枝花、云南等地。

 

1990年代末,西昌日化厂更名为西昌市日化有限责任公司至今,目前公司生产的产品种类更加丰富,主要包括透明皂、消毒皂、清洁皂、肥皂粉等。

 

以前西昌日化厂的肥皂大锅。 记者 冷文浩供稿

以前西昌日化厂的肥皂大锅。 记者 冷文浩供稿


“孙老板,有没的邛海肥皂?”

 

“没的,有雕牌和奇强,要不?“

 

“不要不要,只要邛海肥皂。”

 

“都是一样的肥皂嘛,为啥子定着就要邛海肥皂哦?”

 

“我女儿生老二了,我要买回去给奶娃儿洗尿片儿,邛海肥皂是碱做的,用起放心些,其他牌子的不晓得加了些啥子。”要买肥皂的是62岁的吴大妈,家住西昌宁远桥,在孙老板家的小卖部没有买到邛海肥皂后,吴大妈又接连跑了附近的几家日杂百货店,最后终于买到一块邛海肥皂满意地提着回家了。这一天是6月1日,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个欢乐的日子,对于吴大妈来说,更是个高兴的日子。她把对迎接一个新生命的欣喜之情,把对儿孙充满母性的爱,揉入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当中,凝进一块小小的邛海肥皂内。

 

长条形、淡黄色、中间两个醒目的凸起的“邛海”字,这样的邛海肥皂形象,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西昌人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虽然现在要在西昌市面上买到一块邛海肥皂,不像过去那么容易,但像吴大妈一样钟情于邛海肥皂的老西昌人,仍然还有那么一部分,因为邛海肥皂放心好用的印象,早就刻进了他们的脑海里。

 

辉煌:昔日,“邛海肥皂”一皂难求

 

作为西昌目前尚存的为数不多的老品牌之一,“邛海肥皂”至今已有67年的制造历史。六十多年来,虽历经风雨,但依然坚守着那一份对品质的“执着”。“牌子是老的,手艺是传统的,但设备和管理却是崭新的。”

 

“家有邛海,洗衣不愁。”在老一辈西昌人口中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话。可是,曾几何时,家里那块土黄色的邛海肥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类洗衣粉、洗衣液。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邛海肥皂几乎是西昌市民唯一的洗涤用品,洗头、洗脸、洗澡、洗衣服、洗抹布都是用它,可以说一块肥皂洗天下,邛海肥皂,就像肥皂上凸起的“邛海”两个字一样,深深烙在了几代西昌人的记忆中。

 

罗聪(化名)老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西昌日化厂工作。回忆起邛海肥皂的辉煌岁月,77岁的老人打开了尘封的记忆:“那时候,我们年产量400多吨的邛海肥皂,仍然是供不应求呢!”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要说邛海肥皂“一皂难求”毫不夸张。“提货的车从车间一直排到了厂门口,足足有好几百米远。”说起当年提货的壮观场景,罗聪老人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色。

 

西昌日化厂肥皂大锅。冷文浩供稿 (3)

以前西昌日化厂的肥皂大锅。 记者 冷文浩供稿

 

“那时,厂子里实行的还是三班倒的工作制度,机器24小时不停机,甚至好几年春节我们都没有休息。”回忆往事,历历在目。

 

当年,因为邛海肥皂太紧俏,产品经常供不应求。“邛海肥皂也叫粗皂,正名叫洗衣皂。洗衣皂顾名思义就是洗衣服用的,这跟其他香皂在制作要求上有所不同,碱含量需稍微高一点,这样去污渍能力强一些。那时候,云南、四川、攀枝花、我们州内会理益门铁矿、医院、学校、食堂都使用我们的肥皂。我们还因此获得了制造业第一名的殊荣”罗聪说道。

 

据了解,西昌日化厂1951年创办,所生产的“邛海肥皂”曾是国、省优产品,并多次荣获国家技术监督局办法的《优质产品证书》、《中国质量诚信企业》匾牌、“轻工部特优产品”、“97年四川省群众喜爱商品”、“98年质量承诺无投诉单位”等荣誉。

 

追溯:民国时期,西昌兴起“制皂业”

 

那些年,邛海肥皂之所以可以取得的那么多荣誉,或许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民国时期,西昌就兴起的制皂业,为后来邛海肥皂的出现和发展,奠定了基础。据史料记载,民国25年(1936),一商人在西昌城南门兴办火柴厂和胰皂厂,用手工生产黑头火柴和胰皂。民国30年(1941)冬,安徽人王传华在西昌老西门外开办新康化工厂,生产浣牌肥皂,月产10箱,同时生产洗发皂液。次年,王传华离昌停办。

 

民33年(1944)王光全、张炳煊在西街新市场开办福利肥皂厂,生产福利牌含水肥皂,年产量1万余条,后发展到3—4万条。因法币贬值,35年倒闭。继由钟文治、张云龙、张光映三人合伙,请张炳煊作技师,再开“福利肥皂厂”,至1953年,国家实行木油统购后停业,合并到裕民工厂。

 

1950年6月,西昌驻军一八四师为解决部队洗衣用皂,在黄家巷开办肥皂厂,聘请技师刘开明和3名工人,月产肥皂2000余条。

 

1951年4月,西昌专署财经委员会在原西昌纺纱厂的基础上,成立西昌裕民工厂,下设肥皂、缝纫、印刷等部,肥皂部用手工生产裕民牌含水肥皂。1957 年6月,试制盐析排水皂和粗甘油成功,实现肥皂生产技术重大改革。

 

邛海牌肥皂粉。

邛海牌肥皂粉。


老式邛海肥皂。

老式邛海肥皂。


1975年12月,撤销裕民工厂,将肥皂车间划出建立西昌肥皂厂。后经技术改造,年生产能力达到5000吨。1980年,53型泸山牌肥皂获四川省优质产品称号。1982年新建香皂车间,试制各种香皂。1985年1月,该厂下放给西昌市,更名为西昌日化厂。同年,研制成功肥皂粉,自行设计制造年产500吨常压干燥高效低泡肥皂粉生产线,所产肥皂粉各项理化指标达到国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1989年,生产肥皂6212吨、精甘油214吨,实现利税298万元,创历史最高水平,53型泸山牌肥皂被轻工部评为全国优质产品。1990年,投资310万元,对制皂车间、肥皂、香皂、肥皂粉.生产设备进行技术改造,使年生产能力达到肥皂1万吨、精甘油400吨、电粉1000吨、洗涤剂200吨。

 

坚守:只为留住“老牌子”

 

余显荣从办公室的柜子里拿出几块邛海肥皂,堆放整齐,拍下一张照片。单从照片来看,照片的主角很单调,只是几块肥皂,没得啥子新意。但听余显荣说起这几块肥皂的来历,才晓得它们的不寻常。

 

余显荣现在西昌市农科所工作。眼前的这几块肥皂,算起来有点历史了,“这几块肥皂,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单位实验室买回来准备消毒洗手用的,后来实验室撤销了,就没用成,一直就放到了现在。”她说,虽然现在市面上洗涤产品不少,但化工原料太多,就今天来看,邛海肥皂还是很好用的。

 

对于邛海肥皂,除了作为老西昌人,余显荣有一种恋旧的情怀外,她还有另外一种更特殊的情感。“邛海肥皂的前身,其实是裕民厂。那时候,裕民厂主要是制革的,我父亲那时候在那里学徒,直到1962年才从裕民厂出来。裕民厂因为制革需要猪皮,杀猪后,有些不太好的猪油就用来制作肥皂。”余显荣说,可能因为人老了,对于家乡西昌以及这些家乡本土的东西都有特别的感情。

 

六十年一个甲子,蹒跚儿童也成了双鬓斑白的老人。六十年风风雨雨,虽然如今的“邛海肥皂”早已风光不再,被立白、雕牌等全国大品牌挤入狭小的市场空间,但所幸的是,邛海肥皂始终在屹立不倒,默默生存着。1990年代末,西昌日化厂改制更名为西昌市日化有限责任公司。而今它的身影早已从大多数人的视线中消失,除了在马水河,西昌市日化有限责任公司有一个专门经营的门店外,它只能孤独地、零星地堆在一些小卖部里或超市货架的最底层,静静地守候着这个古老的行业。

 

“洗化行业竞争激烈,虽然作为老品牌肥皂,但对于现如今的发展却有点格格不入。”对邛海肥皂的发展,西昌市日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销售科科长许杰告诉记者,“最艰难的时候应该是九十年代末期,雕牌和立白占据了全国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给我们邛海肥皂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许杰回忆道。“邛海肥皂”经历过了大生产时期、经历过了物资紧缺的困难时期、更经历过了改革开放后的新发展时期,但它终未抵挡住历史车轮的前进,似乎无情地被时代发展所淘汰,被人们所遗忘。“当时,人们对广告的兴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时间雕牌、立白的广告‘席卷’了人们的生活。”许杰说道。

 

马水河西昌市日化有限责任公司销售处,工作人员正将一箱箱邛海肥皂码放整齐。

马水河西昌市日化有限责任公司销售处,工作人员正将一箱箱邛海肥皂码放整齐。


不过,幸运的是,邛海肥皂并没有就此倒下。“因为老西昌人的信任,也为了保护这个老牌子,我们坚持传统工艺改良生产、坚决不用地沟油,以高于国家的生产标准严格要求,许杰自信满满地对记者说:“曾经四川省内这样的老牌日化厂有14家,现如今只有西昌一家,不是我们销售量大,而是为了保护这块老牌子,为了让老西昌人还能找得到曾经的记忆。”

 

“原味”:邛海肥皂老西昌人的最爱

 

如今,为了充分迎合当今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改头换面的“邛海牌”一改之前单一的劳保产品,目前已下分了包括皂、粉2大类产品,甚至还细分出透明皂、消毒皂、清洁皂。

 

走进仓库,淡淡的香味、整洁的环境,是记者推门而入的第一印象。“虽说销量减少,但是有很多老西昌人、甚至他们的子女、孙子依然认可我们邛海牌。所以,我们有决心将这个老品牌继续做下去。”

 

记者在位于马水河的西昌市日化有限责任公司销售处见到,土黄色的老式邛海肥皂仍然陈列在货架上。“邛海肥皂受到老一辈市民的欢迎,老年人特别喜欢。虽然我们的产品也有更新,但还是买‘老式’肥皂的居多。”销售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天他们都可以卖出去3-4箱老式邛海肥皂。

 

今年40岁的黄秀萍说,提起邛海肥皂,儿时的生活片段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当时好像5毛钱一条的邛海肥皂,像一块块年糕。每次母亲买回几条,都会从中间切开,慢慢使用。”

 

“我特别偏爱邛海肥皂那带有一点碱腥的味道,每次洗手时都放在鼻子底下闻闻,感觉特别清新舒服。每次洗衣服泛起的泡沫,用手捧起吹出一串串五颜六色的泡泡,在阳光下很是好看,充满童趣。在那个没有洗衣机的年代,这也是我洗衣服的最大乐趣了,所有衣物都要用手一点点地搓洗,没觉得那么辛苦,洗完衣服的手很白皙干净,好像给手做了一次美容。”

 

“我们家一直都用邛海肥皂。”由于受到父母的影响,今年44岁的周稳告诉记者,自己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洗衣服一定要用邛海肥皂。“我们家现在大概2个月会买上一箱回家,因为父母在重庆,也会经常一两箱的买了给他们带过去,他们说,习惯了这个味道。”

 

安霞,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西昌人。“实在、好用是邛海肥皂的经典之处。特别适用于婴儿衣物、棉麻织物、内衣、领口的手工搓洗,减少衣物的磨损,又可以最大程度地去除顽垢和污渍,邛海肥皂好而不贵又实惠。”从小就使用邛海肥皂到现在的安霞,对家乡的那点子回忆格外清晰。“邛海肥皂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往日的特点:没有包装,还可能粘有纸片,表面粗糙,有泛白感,据说是碱,硬。”

 

在与记者的交谈中,许杰不止一次流露出对这个老品牌的深深感情:“我们的主打品牌不能丢,虽然在实际干的过程中困难重重,但即使再不容易,我们也一定会坚持。”这也是邛海牌,能经历市场风浪而没有消失的真正原因。 (文/图 记者 江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