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帅的逆行,最美的背影!致大凉山可爱的“应急先锋”们

2018-06-13 10:56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武警官兵在汶川“5·12”抗震救灾中救出被掩埋群众。

 

凉山新闻网讯 凉山地区灭火作战,往往是行走在崇山峻岭之间,复杂的山地里随时充斥着危险。战士们说,上过火场的兵们都遇到过最危险的时刻。

 

 

夏季的大凉山风景如画,高高的山峦一片翠绿,浩渺的湖水清澈如镜。然而武警四川森林总队凉山支队官兵却战斗在沟壑纵横的山林里,挥洒着青春和热血。

 

16年来,武警四川森林总队凉山支队连续15年被表彰为武警部队“三无”单位,连续12年被表彰为森林部队“先进支队党委”,连续11年被表彰为森林部队“基层建设先进单位”,2017年被武警部队表彰为“基层建设标兵支队”,涌现出党的十九大代表、全军“优秀共产党员”侯正超等一大批先进典型。

 

记者走进了这支英雄部队,感受着一个标兵支队的辉煌历程。


队魂引擎是官兵灭火的动力

 

记者走进班级宿舍,倾听着每名战士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

 

“一名森林战士,最大的光荣就是保护一片绿水青山。当然,我们并不渴望发生森林火灾,但一旦发生,我们义不容辞!”西昌大队三中队班长李玉兵谈到扑救森林火灾时,仍然激动不已。

 

年初总是火灾的高发期,第一次走上火场的新兵刘浩因为没有扑火经验,被安排在了保障组。他望着山顶浓烟下跳动的火苗,内心的一股热血被点燃了。

 

明明近在眼前的火场,他们却走了3、4个小时,周围根本看不见一点火星子,刘浩的一腔热血逐渐冷却。“这还要走多久啊?”刘浩小声嘀咕着,看着老兵们走在倾斜70多度的山路上,依旧如履平地,一股烦躁的情绪慢慢地涌了上来。

 

“滚石!有滚石!”一路上两只耳朵都快被这几个字磨出了老茧,还在烦躁情绪中的刘浩根本没有理会前方的警告。“咔嚓”一声,一棵有两只大腿那么粗的大树拦腰断开,树根处静静地躺着刚才滚下来的头颅般大小的石头。就在刚才,危险离他只有半米不到,刘浩望着眼前的场景,就像丢了魂一样,背上原本冒着热气的汗水在这一刻变得像冰一样刺骨。

 

战士们说,上过火场的兵们都遇到过最危险的时刻。他们说出的话很诚恳,讲述的故事不加任何修饰。

 

2016年冕宁火场上,大学生士兵马向豪第一次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那是一种窒息的味道。当时,突变的风向让已被扑灭的火线出现大面积复燃,仅几秒钟就形成了树冠火。马向豪说,热浪侵蚀着每一个毛孔,他一个劲儿四处乱跑,始终找不到突破口。

 

当时脑子里全是父母身影,还有那个暗恋许久的女孩,“我想这次回不去了,几秒钟功夫,想了好几十年的事情!”马向豪行走在死亡边缘时,最后悔的莫过于尽孝的事没做好、表白的话一直未说出口。“还好,在战友们的强攻下,火势得以控制。从火场下来,我第一时间大胆地打电话向亲人和喜欢的人报平安……”

 

凉山地区灭火作战,往往是行走在崇山峻岭之间,复杂的山地里随时充斥着危险,第一次走进战士中间的记者,脑海里始终涌现出扑火勇士向火场进发的镜头。特别是与林区里的外逃动物形成鲜明对比的火场逆行身姿,成了凉山森林支队官兵特有的定格。


应急先锋是官兵的职业习惯


应急先锋将成为武警森林部队在转制改革后的最新状态,他们将从一支扑救森林火灾的专业队伍转变为一支处置各种突发灾害的常备骨干力量。

 

但这样的一支力量也不能缺少优秀的指挥员,官兵们说,支队领导在每次的灭火作战中总能靠冷静的判断和果断的抉择,带领着官兵打下一场又一场的硬仗,在接下来面临的新挑战中也一样能带领官兵攻克一个个难题。

 

凉山州是全国少有的地震高烈度地区,驻扎在此的凉山支队直属大队作为凉山地震灾害森林武警救援队,作为该支队唯一的机动大队,不仅担负着灭火作战任务,还担负着驻地抗震救灾的重要职能使命。

 

为了提高部队快速反应和应急救援能力,检验官兵“练为战、战必胜,常抓不懈”的战备意识,时刻做好参加抗震救灾任务的准备。在凉山地震灾害森林武警救援队成立之初,大队长张军召集各级指战员一同为驻地制订修改了一套完整应急救援方案。

 

然而新的装备,新的方案,新的指挥形式都让刚上任救援小分队的指挥员蒋毅无从下手,只能边学边练边改。上午摸索“新装备”;下午带领战士反复对方案进行模拟和修改;晚上背记救援知识与机具参数到深夜。仅用了几天的时间,各项救援方案演练起来如流水行云;一整套救援装备使用的滚瓜烂熟;各项参数倒背如流。

 

面对新的装备,不仅要让官兵操作熟练也要会维护会保养,确保每次救援能够顺利成功。大队特地邀请了驻地蓝豹专业抢险救援团队与官兵们进行一次现场交流。

 

“风力灭火机的参数我们早已倒背如流,但在未来救援装备也将成为我们的主战装备,我必须像了解自己的战士一样了解它。”侯正超笑着说。因为能够和专业人员面对面的交流的机会不多,直属大队班长侯正超就差和专业队队长穿一条裤子了,上到装备结构和运行原理,下到擦拭保养存放要求,几乎所有问题都被他问了一遍。

 

“这次转制改革对于武警森林部队来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改变,在改革之前我们首先要拓展专业技能能力,力争在职能转变后依然能够拉得出、打得赢。”支队长仲吉会说。


为民谋福

是官兵心底的声音

 

凉山彝族自治州,是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是当年红军司令刘伯承和彝族头领小叶丹“彝海结盟”的地方,这里也是我国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

 

“部分偏远山区的孩子上学困难,再穷不能穷教育,既然他们有梦想,我们就要尽力去为他们的梦想保驾护航。”支队政委颜金国介绍。

 

官兵们在了解到这样的情况后,打心底想要给这些孩子送去知识和未来。地处大山深处的普诗乡九年一贯制学校,作为周围唯一的一所学校,无疑成了改变孩子命运的希望之地,但学校的经济交通落后,教学条件也一直受到限制。支队先后动员官兵捐赠图书30000余册,电脑40余台,一对一帮扶121名特困学生顺利完成学业。在此基础上,支队还投入了20余万元在森林部队共建共育分校建立了“春苗图书室”,主动与甘洛县玉田中学、木里县乔瓦镇中心小学等6所中(小)学签订捐资助学和警民共建协议,捐赠衣物被褥240套,军训学生8.5万人,积极响应了“支持儿童教育福利事业,向西部婴幼儿献爱心”活动的号召,捐款累计35.3万元。

 

回看武警凉山森林支队的发展,他们练强本领、勇扑山火、联建联防、助民致富,用平凡而细致的行动,践行着应急先锋的铮铮誓言。 (文/图 记者 张永强 徐昆鹏 代晋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