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张泸峰书院试卷看清代西昌的科举考试

2018-07-11 17:01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肖薇

QQ截图20180711165644

西昌泸峰书院文生特等第一名状元卷。

QQ截图20180711165637

西昌礼州亮善书院文本书画之章。


QQ截图20180711165550

国子监发给冕宁人陈宗校的《监照》。


QQ截图20180711165630

试卷上的漂亮书法。

 

 

十年寒窗人不识,一朝成名天下知。古时候,无论是富贵人家还是贫寒子弟,都希望通过科举来改变一生的命运,学而优则仕,此观念深入人心。中国科举制度起源于隋唐,罢废于晚清,历时1300多年。

 

乾隆十八年,地处西南偏僻之地宁远府西昌首创泸峰书院。随后河西香城书院、礼州亮善书院、德昌风池书院、圣功书院、西昌研经书院等一批官办书院相继建立。书院的建立不但解决了西昌周边研读士子的就近入学,还带动了西昌基础教育的发展。

 

 

我国科举考试制度由隋唐兴起。它把读书、应考和作官三者紧密结合起来,起到了打破门阀制度,广招人才的作用。当唐太宗李世民看到士子们排队进考场的盛况时,不由自主地说“天下英雄尽入我大唐矣”。到清代乾隆时期更是达到了科举应试教育的顶峰。

 

创办书院兴学重教

 

乾隆十八年(1753年)地处西南偏僻之地宁远府西昌首创泸峰书院。随后河西香城书院、礼州亮善书院、德昌风池书院、圣功书院、西昌研经书院等一批官办书院相继建立。

 

书院的建立不但解决了西昌周边研读士子的就近入学,还带动了西昌基础教育的发展。带有普及教育性质的义学、书塾遍布城乡。义学为官办民助,在读的学生称文童,上学不交学费。书馆有宗祠、会馆为家族、乡亲子弟设立的免费义塾。其他有个人设馆收费的为私塾。这一时期,官府比较注重教学设施的投入和改善,官员、富户也以捐资助学为乐事。

 

万众瞩目的“童子试”

 

清代西昌每年一度的“童子试” 同现在高考一样,成为官府的头等大事。而学生家长们为了自己的孩子能考中“秀才”进入书院学习,也是操碎了心,因为只有进入书院,成为生员才可以参加乡试,通过科举做官。清代的科举考试分为四个级别,最低的一级叫院试,由府、州、县的长官监考,考试通过后为秀才,然后是乡试,这是省一级的考试,考中的就成了举人。再高一级的是会试,由礼部主持,考取的叫贡士,如果能考过这一关,就有资格参加最高一级的考试,也就是殿试。凡能通过殿试的,最起码也是进士,殿试第一名称状元。

 

一年一度的“童子试”在各县进行,由知县主持。一般在每年二月举行,西昌城内设有专门的考试地点,称为“考棚”。

 

中国最后去世的一位秀才苏局仙老人谈他考秀才的情况,他说,考试那天,天未亮,考生们便等候在衙门前,三声炮鸣之后,考生陆续进入考场。进考场时要经过严密搜查,点名,认保,然后领取稿纸,对号入座,入座后严禁说话、走动。考场有十几间房屋,每室坐十人左右。每个考生桌下都放有一个罐体,供方便之用。考一整天,每人完成两篇文章。中午自带干粮,就地吃饭,不准外出。考试题目写在一块牌子上,由专人举牌行走,让考生各自抄录,自行领会写作。苏局仙老人说,他考的很顺利,一个多月后,公差送来了“贵府少爷苏局仙第十六名中试,谨此致贺”的大红喜帖。

 

书院教学

 

通过“童子试”被录取的学生,进入书院学习,生员每学年都享受学习津贴纹银三两左右,到省城参加乡试另给路费。

 

生员在书院的学习目标就是参加省级考试即乡试,考中举人。因此,书院管理非常严格,不得随意外出或早退缺席,严禁在书院酗酒、赌博、嬉戏。书院教学主要是生员自学内容必须详细记录呈校长(掌院),并按月呈报州县知事审阅考核。平时掌院或主讲教授也集中授课。书院每年两次课考是生员最紧张的时候。一次是州、县知事出题的官课,一次是掌院或主讲教授出题的师课。考试成绩好的有奖,课考不到的按次扣学习津贴。

 

书院教学没有统一教材,四书五经就是课本。前些年发现一套清乾隆时期学者王步青编撰的《四书朱子本义汇参》,因其每页版心均刻印有“课本”二字,被人们视为国内发现的第一套正式课本。

 

西昌泸峰书院试卷

 

书院试卷是生员在书院学习的成绩单。生员入书院后,要按期举行考试,分为“第”、“等”有奖励,有废除。按规定,凡进入书院六年不中取者,即充吏,由官府安排工作。六年试卷成绩不合格者,即罢为平民,并造册报送礼部,备案核查。

 

我收藏有数十张清代西昌泸峰书院试卷。封面蓝色方框内书“泸峰书院”四字,上端印有“等”、“第”、“名”下端蓝色方框上印“照出”二字,内书考生姓名,并加盖官府方形红色印章一枚。

 

生员在试卷上答题写文章时,必须遵循八股文体写作,即由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题目一律出自四书五经中的原文。八股文限制束缚了学生丰富的想象力和自由发挥。这也许就是科举考试所要达到的目的吧。

 

西昌泸峰书院试卷上的八股文,生员们写的洋洋洒洒。在我看来却晦涩难懂。唯一的亮点是在这些试卷上,一些生员赞美家乡的诗句,特别是有关邛海、泸山、螺髻山、火把节的描写,让我感到很接地气。如:

 

一、夏雨众生绿

 

夏日逢甘雨,悠然众绿生。

 

潜滋根密密,暗长叶青青。

 

紫蝶穿化舞,黄鹂隔树鸣。

 

山川呈秀色,草木发华英。

 

远近堆螺髻,高低绣壤明。

 

二、火把照南川

 

自古传佳节,于今万古谈。

 

光华盈舍北,照耀满川南。

 

似镜团团聚,如星处处函。

 

辉煌盈廻野,烂漫遍方潭。

 

夜已经呼一,更从照者三。

 

群黎沾帝泽,更喜是童男。

 

从这些诗句中可看出书院生员们,对家乡西昌的热爱之情。对家乡的爱拉拢彼此间的距离,此刻,在我眼前展现出一群有血有肉的少年学子,可以触摸,甚至可以通过时空对话。

 

花钱也能买到考试资格

 

清代捐班,即花钱买功名,花钱买官当。一些有钱人家子弟只需花钱就能买到秀才、贡生、举人的资格,而无需参加科举考试。

 

我收藏的一套两张清光绪三十一年公文,四川冕宁县人陈宗校,在户部捐银四十三两二钱,获“准作监生”的《户部执照》一张。凭《户部执照》国子监发给陈宗校《监照》一张,陈宗校立马成为国子监的一名生员。

 

这种乱象的产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是科举考试长期发展以来一直存在的弊端,这些现象扰乱了正常的录取秩序,破坏了考试的公平性,表现出的也是科举考试制度衰亡的迹象。

文/图 李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