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灭的红色激情——冕宁县脱贫攻坚作风建设记

2018-07-27 10:21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杨童旖

启:脱贫攻坚再攻坚

2018年,是脱贫攻坚作风建设年,这是脱贫攻坚思想建设再发力!

 

风生于地,舞于松柏,疾行于山,充盈于野……脱贫攻坚作风建设,就如同这起于大地的风,劲吹冕宁大地。

 

年初,冕宁县委、县政府与全县38个乡(镇)和59个县直部门层层签订责任书,明确党委(党组)主体责任。同时,《冕宁县乡(镇)党委、政府和县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向纪委全会述责述廉实施方案》出台,这是冕宁县干部作风建设的一项顶层设计,根据这个规定要求,各乡(镇)、各部门主要负责人要向纪委全会述责述廉、接受民主测评。

 

建章立规,编织作风建设的网络。冕宁县委、县政府把作风建设作为脱贫奔康的工作常态,制定出了相互配套的作风建设各类管理办法。2018年,就连续出台了《中共冕宁县委继续抓好脱贫攻坚工作的决定》、《问题整改方案》等方案。在这些规章制度中,特别强化了县乡(镇)党委政府、村两委主体责任和帮扶单位及部门、驻村干部的帮扶责任。

 

脱贫攻坚精准帮扶到人,作风建设精准锁定问题。一系列的作风规章制度的出台,为打造冕宁干部队伍制定出了铁的纪律。

 

“督察组查到乡政府无人值守,群众办事找不到人……,作为党委书记,我负主要责任。”在《冕宁县乡(镇)党委、政府和县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向纪委全会述责述廉实施方案》出台后不到半年的6月,6名党组织书记在全县干部大会上一一登台,为督察组发现的问题做检讨。

 

治理为官不为、庸懒散浮拖、不作为慢作为……一系列的专项督查,精准锁定干部作风建设的各类问题。今年,有35名相关人员因为在农村公路建设、脱贫攻坚等工作中不作为而被问责。而那些“上班磨洋工”、“卡点上下班”看似很小,却在时刻侵蚀干部作风的所谓“小问题”已经销声匿迹。

 

大杉村村民翁工木呷给大家介绍他的“贫困帮助”记录本。   本报记者 范可 摄

大杉村村民翁工木呷给大家介绍他的“贫困帮助”记录本。  记者 范可 摄

 

承:建在村口上的监督台

把规章制度落在基层,把顶层设计伸展到乡村!


在彝海乡结盟新寨村活动室门边,挂着一个冕宁县纪监委设置的党风廉政建设举报箱。

 

“你不要小看这个箱子,这就是设在我们门口的监督岗。”彝海镇党委书记王栋说。

 

王书记讲了一个发生在他们乡的事。有一天,有村民反映说盐井村正在修的那条道路有质量问题,因为当时忙于村里的选举,忙于各村的选举工作,没有及时回应。殊不知,村民们看到乡上没有回应,就直接把举报信投到了村口的举报箱里了。县纪委得报后立即带勘查队来进行路面勘查,发现道路确实存在质量问题。

 

同样,在和爱乡“县扶贫资金监督中心举报箱”刚挂出不久,就在贫困村拉姑萨村的举报箱内发现实名反映“村支部书记张兴亮在扶贫中不公平、不公正等问题”的举报信件。县纪委立即进行调查,发现张兴亮确有违纪事实,目前,这个村支书已经被查处。

 

“实在太感谢了,要不是你们,这钱是不可能拿回来了”。一位60多岁、来自和爱乡的村民“老王”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向冕宁县纪委送来一面锦旗,感谢纪委帮他们追回了被张兴亮截留7年多的19.05万元血汗钱。

 

今年3月以来,冕宁县搭建县、乡(镇)、村三级监督网,在贫困群众家门口设置了79个扶贫资金监督举报箱,上下联动、层层把关,盯死看牢扶贫资金,看牢扶贫“造血钱”。三级监督机构层层联动,多点互动,重点对在建项目全程跟踪监测。自三级监督工作启动以来,冕宁县纪检系统收到群众反映信件20余封,对三个建档立卡贫困村的八名村组干部进行立案调查,移送司法机关一人。今年1至5月,冕宁县纪委立案查处违纪违规案件43件,同比增长236%,其中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案件28件,占立案总数的65%,收缴违纪资金70余万元。

 

转:三次眼泪的故事

作风建设,就是要把干部、群众的心紧紧地贴在一起!


村支书的眼泪——

 

“我再也不敢失败第二次了。”彝海乡海子包包村支部书记马强。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中泛起了泪光。

 

是啥子事情让这位村支书如此激动?原来,这个村去年上了一个产业项目——羊肚菌种植。当时请来的专家和企业在考察村里的种植情况后都一致认为,这里适合羊肚菌种植。于是,村里用产业扶贫资金启动了羊肚菌种植。但天有不测风云,羊肚菌的种植失败了。

 

“真的很心酸!看着大家失望的样子,心里真的有说不出的滋味!”

 

失败,没有让乡村的干部趴下。

 

咬紧牙关,他们再启程。羊肚菌失败后,他们又启动了花椒、海椒种植业项目和牲畜养殖项目,通过“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带动村民致富。同时依托这里红色旅游产业带动精准扶贫。将农业和旅游业融合起来发展,成为海子包包村发展的新路子。

 

这是一条全新的发展思路。

 

让作风建设在村村寨寨落地生根,关键就在于要转变工作作风,适应脱贫奔康的需要。羊肚菌事件,让彝海乡的干部有了深刻的体会。

 

纪委书记的眼泪——

 

金林乡大杉村的村民今天都还记得县纪委书记范洪春那次的眼泪。

 

2017年底,范洪春到大杉村检查这个村的脱贫攻坚工作。黄昏时候,他在村里遇到村民惹尼牛加。此时已近冬天,惹尼牛加脚上的拖鞋引起了他的注意,范洪春叫住了惹尼牛加,详细询问她家的情况。

 

原来,惹尼牛加是“五保户”,一家三个残疾人,老伴已经70多岁了,还在山里面打柴,解决过冬取暖问题。当他听到惹尼牛加的要求只是想要一双鞋时,范洪春心酸不已。他拉着惹尼牛加的手,眼泪在不知不觉中落下。这一幕,被过路的村民看见了。

 

“县里的‘阿木科’拉着惹尼牛加哭了!”村民们都跑过来惊讶地看着这个掉眼泪的“阿木科”。

 

但接下来,村民看到这个几天来一直温文尔雅的纪委书记发火了!范洪春把乡村干部找来,只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怎么还会有生活这么艰难的村民?你们是怎么工作的?”

 

现在,村里几户像惹尼牛加情况的家庭都已经搬进了新房。而对不做为的干部,冕宁县敢于亮剑,经过对这个乡领导干部工作的综合考评,县委做出决定:乡主要领导免职!

 

村民的眼泪——

 

吉克木呷,一个在山东打工多年的村民。但由于妻子的身体不好,打工挣的钱都给妻子看病了,没有攒下多少钱。当他回到大杉村时,等待他的是家徒四壁的家——吉克木呷被列为贫困户。

 

那时候,茫然的吉克木呷家里开始人来人往——乡领导来了,村干部来了,再以后,吉克木呷家的入户路修好了,厕所修好了,厨房修好了,一家人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

 

“说起去年的这个时候,真是把干部们累惨了”。吉克木呷记得,修建入户路时,修建改善住房时,村干部些天天往这里跑。

 

一天清晨,吉克木呷起床刚刚打开门,就看见包村的副乡长罗小东、村支书胡从兵等一群干部已经在门外。他们是来帮助施工队搬砖,搬水泥干活路的。这一天,村干部们一直忙到晚上快11点才回去。第二天、第三天……在吉克木呷改建厨房的那些日子,乡村干部们天天都这样,一大早就来,很晚才离开。

 

“他们甚至连我家的饭都没有吃一口!”回忆起那些日子,吉克木呷这个曾经走南闯北的彝族汉子,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

 

现在吉克木呷也努力为村里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因为长期在外打工,他把自己在外面学到的好的习惯带了回来,成为村里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的带头人。

 

干部群众的关系就在这样的一次次水乳交融的碰撞中越来越融洽——

 

县纪委的驻村第一书记庞忠丽被村里的小孩称为糖果阿姨,因为她每一次回城都要带些糖果给孩子们;彝海镇党委书记王栋是一个汉族,却操着一口流利彝话和村民交流。

 

大杉村村民翁工木呷有一本随时都揣在怀里的本子,里面有详细记录村里从2016年开始,自己在村里领取帮扶物资的清单,有领取资金的数额、物质的数量、帮扶单位的名字等等。在这个本子的扉页上,他工工整整地写下了四个大字——“贫困帮助”。他说,要把这个本子传下去,让后人都知道,今天的生活是咋个来的。(记者 罗淙 范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