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保工程”20年⑦|二十年 林业多荣光

2018-09-05 10:40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DSC_5122


凉山新闻网讯 二十年前,国家把凉山作为全国天保工程的排头兵。在1998年9月1日,凉山于全省乃至全国率先试点实施,开启了林业建设由木材生产为主向生态建设为主的历史性转变。凉山在天保工程中走过的每一步都倍受社会各界的关注。

 

天保工程或许对于很多人都是陌生的词汇和历史。它为凉山绿色究竟带来了什么样的转变?或许要想真正深入了解二十年来凉山天保工程所取得的成绩,应该让回忆回到上世纪去:去感触二十年前被采伐的森林;了解国有重点森工企业的繁荣和一度衰败;了解请“森老虎”下山,砍树人变栽树人的转型,了解万顷森林的回归……

 

青山阵痛

快速消亡的生态资源

 

地处长江上游,金沙江北岸的凉山,有着达6.04万平方公里的山地。长江上游最重要的绿色走廊和最厚重的生态屏障。

 

森林,是凉山最大的生态资源,同时也是最主要的经济财富。在共和国建设初期,木材是经济建设发展中需求量最大的资源之一。

 

上世纪60年代,中国进入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即“三线建设”)。凉山作为“老三线”森林最为丰富的地区,利用资源开发森林支援建设“当仁不让”。

 

在木里林业局林场工作了三十年的技术员邓伍喜说,砍伐的原木通过折枝、去皮、分段等多工序后,再通过陆运、水运被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建设需要之处。“这个时期木头就是为国家建设奉献、木头就是先进荣誉、木头就是发展、木头就是财政。”

 

“当时也是按照‘采育结合’这种模式进行的。我们没考虑过木材会有开采完的一天,以为一边砍树也一边在种树……但实际上,到1998年天保工程启动后,我们再回过头看,优质的原始森林所保留的已经不多了……”木里县第一林场职工杨德清说。

 

曾今的砍树人,变成了如今的植树人、护林人

开展植树活动。

 

森工“悲”歌

“天保”为林业人带来的转机和新生

 

1996年10月,时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朱镕基视察攀西地区,面对着满目荒山、满江飘木,他眉头紧锁,驻足良久——看到凉山严重恶化的生态环境和触目惊心的贫困状况,朱镕基副总理十分痛心地说“要少砍树多栽树,把‘森老虎’请下山,要把砍树人变为种树人,要为子孙后代造福……”

 

“森老虎”既指以伐木为生砍树为业的传统森工企业。它们曾经一度繁荣,是全州、全省的“明星企业”,为地方的发展、经济的腾飞、国家的建设,奉献了巨大的能量。而后,它们又一度衰败,近十万林业职工吃饭都成为问题。

 

有人妄语,说森工企业的衰弱是因为天保工程不让砍树导致的,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曾误导了很多人。事实的真相,正是天保工程的实施,为传统森工企业带来了脱胎换骨的转型,解决了数十万名林业职工的“饭碗问题”,实现了过去凉山最庞大的行业经过破而后立的涅槃重生。

 

木里林业局,始建于1966年。一个上世纪森工业繁荣时期,集开采、加工、运输、销售等多个环节为一体的大型国有企业,最鼎盛时期全局职工达到7300人,与雷波林业局、凉北林业局、川林五处等并称为凉山四大森工企业。

 

以它为例,其衰败和转型在全州都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1996年,是木里林业局成立30年来所经历最漫长的凛冬。从当年二月到次年一月,全局职工已连续十个月没有拿到一分工资。生产的锐减、成本的升高、销售的困难、利润的降低……多种因素相互叠加,严重制约了森工业的发展。一时间全局人心惶惶。实事上,从繁荣到衰败并非突然之间,早在实施天保工程十年以前,企业已经危机四伏,职工收入持续降低,退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工资水平。

 

“如果不实施天保工程对传统森工企业转型,那么十年之内必定出现更大的危机,甚至企业破产。”木里林业局党委书记张鑫在局里工作了近40年,他深有感触地说,其实天保工程不仅挽救了青山,也挽救了靠“清山”为生的传统森工企业。

 

1998年9月1日,天然林保护工程全面实施,让面临发展困境的传统森工企业,实现了根本转型,获得发展的新生。全州数万“砍树人”变成了“栽树人”“护林人”。传统森工企业放下斧锯,把工作的核心放在了栽树、管理、育林方面。

 

二十年来,林业职工年均工资从1997年0.67万元增长到2017年6.07万元,增长9.05倍,林区的社会和谐和稳定得到有效保障,职工工作归属感和生活幸福感不断提升。

 

历经二十年风雨的洗礼,幼苗先成材再成林(徐箭明摄)

历经二十年风雨的洗礼,幼苗先成材再成林。徐箭明 摄

 

森林回归

二十年峥嵘岁月功在千秋

 

1998年7月,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停止对长江上游、黄河上中游地区天然林的采伐,同时采取飞播造林、封山育林和退耕还林等手段尽快恢复林草植被的决定。并在四川、重庆、云南等12个省(区、市)开始了为期两年的试点。

 

试点伊始,凉山等地吹响了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的第一声号角。

 

翻开厚厚的林业志,在发展大事记中可清楚地看到,首先在8月25日凉山州人民政府发出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的紧急通知,要求在9月1日全州停止天然林采伐,关闭工程区内木材交易市场。而后一连四场大会均以“天保”有关。9月1日当天,中共凉山州委、州人民政府再做出要求把“采取坚决有效的措施,精心组织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作为1998年全州各项经济工作的三大目标之一。

 

实施天保工程的公告贴满了凉山17个县市、城镇、乡村、林区。州委、州政府连续召开大会,对天然林保护工作不断强调、安排、部署、落实。

 

从林区到工厂,在工程涉及的重点森工企业、23个森工单位,结束了长达40年的天然林采伐,斧锯封存,林区封禁,变过去“人进林退”为“人退林进”。昔日以砍树为生,伐木为业的“清山人”,变成了以种树为生,护林为业的“青山人”……

 

至此,标志着我国从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生态保护为主转变的绿色战舰扬帆起航,中国保护天然林的万里征程走出了最坚实的一步,大江大河源头、生态脆弱地区的天然林得到了历史上最严格的保护……

 

在冕宁县城北部解放桥附近,有一座百米高矮山。多年前因一场山火而使整座山荒芜,山上岩石裸露,泥土长时间暴晒在烈日下,全成了干巴巴的泥块。由于它寸草不生,久而久之,当地人形象的给它取名为“光头山”——如果说天保工程的内涵是对天然林进行严格保护。那么,被延伸出来的首要任务,是撸起袖子上山,为各类自然或人为因素形成的荒山荒地,种满人工林披上“绿装”。

 

“全县林业职工就扛着树苗上山去了。一时间大伙儿工作热情高涨,在太阳下加班加点工作。”一位林业人说,山上树苗是广大林业职工的热情。从植树到成林,二十年光阴嬗变,冕宁这座“光头山”终于在种树人的期望中,长出了郁郁葱葱的“发丝”。

 

茂盛的植被涵养风化的沙土成为湿润的泥地,野生动物在此安家,各种花草植物成片生长,过去此处雨季常常发生的泥石流滑坡再没出现过,“光头山”的诨名逐渐被改成了“小青山”。“光头山”到“小青山”的故事,是天保工程实施以来,绿化全州生动故事中最微小的缩影。

 

无言丰碑

3亿株树木构建起生态屏障

 

跋山涉水翻过最险峻的高峰,跨过最湍急的河流,筚路蓝缕,风餐露宿,用双手种下一棵棵树苗;二十年峥嵘岁月,林业人刻苦经营,用责任和坚持为信念,化身为青山的守望者、森林的保护人,用大山为碑,写满了骄人的成绩。

 

——会东,凉山的边界随金沙江北岸江河延伸,这个以干热著称的河谷地带,是凉山生态最为脆弱的一极,也是长江生态屏障的前哨阵地。曾经,金沙江两岸的高山崖层上,有近一半地带几乎荒芜。缺少植被保护的黄土不断滚入江水之中,严重流失的水土致使河床不断抬升。二十年的峥嵘岁月,数十万亩的林木包裹住了沿江的高崖峭壁,绿色构建了长江上游厚重有力的生态屏障。

 

——布拖,这个位于高寒山区的贫困县,也是凉山生态最为脆弱的另一极,也是屏障长江最后的防线。布拖是彝语“吉勒布拖”的简称,它的原始意义是“长满松树,野兽出没的地方”。随着生态的恶化,这个“长满松树”的县,竟出现了连当地群众烧柴都难以解决的状况,生态的破坏直接导致贫困的循环叠加。二十年峥嵘岁月,布拖将林业与脱贫攻坚结合起来,充分调动林农的积极性,提高了发展和保护森林资源的时效性和目标性。增加林地32万亩,生态明显改善,群众收入持续增加。

 

还有雷波、宁南、西昌、冕宁……十七个县市,围绕着“天保”这项世纪大工程,以各具特色的方式走出了生态建县、生态建州的绿色发展之路。二十年峥嵘岁月利在千秋,为社会可持续发展,构建中国西南绿色走廊、长江中上游生态屏障贡献了最大的力量。

 

1998年,国家在凉山投入“天保”一期工程专项资金17.76亿元。2011年凉山又正式启动“天保”二期工程,覆盖全州17个县市、4户重点森工企业,共21个实施单位,10年之内中央和省级财政将投入36.2亿元,以保护和培育天然林资源为核心,加快建立结构稳定、功能强大的生态系统,促进森林面积和森林蓄积的“双增长”。

 

二十年间,全州人工造林面积282.54万亩,飞播造林面积162.15万亩。如果按照每亩地60棵树概算的话,二十年共有三亿棵以上的树苗成林成材。通过20年的森林管护、人工造林、封山育林、飞播造林等植被恢复措施,使全州森林覆盖率由1998年的28.6%提高到2017年的45.5%,20年增长了16.9个百分点,森林蓄积达到3.33亿立方米,超过1998年调查数据的2.36亿立方米,增长41个百分点。

 

天然林保护工程在凉山的实践取得了巨大成绩,从根本上遏制了生态环境恶化,保护生物多样性,也促进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二十年来,凉山州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揽林业发展全局,以生态文明建设为主题,以全面推进现代林业建设为主线,以全力构建林业三大体系为目标,坚持实施“生态立州”的发展战略,坚持“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理念,把生态文明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统一谋划。

 

特别是在党的十八大以来,凉山相继推进了以“天然林保护工程”为代表的系列林业工作重点,使我州林业生态文明步入了加快发展的新时期。保持了林业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实现了森林面积、蓄积双增长,取得了巨大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为全州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稳定及构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作出了积极贡献。

 

3-3-5 (1)

 

金阳县林业产业整体实力得到提升

 

金阳,这个位于高寒山区的深贫县,是凉山生态最为脆弱的另一级。158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超过91%的山地,紧邻金沙江。过去的金阳森林覆盖面积持续降低,如自然保护区百草坡,在当时森林覆盖面积仅为12.7%,生态遭到破坏,境内23条河流水土流失严重,自然灾害频发。

 

二十年退耕还林,金阳县知难而进,迎难而上,筑建绿色生态屏障,共完成植树造林53万多亩,巩固退耕还林11万多亩,天保工程管护34万多亩,森林覆盖率提高到了41.68%。结合脱贫攻坚,按照大兴“三棵树”立体林业发展思路,实现了不挖山、不砍树,栽树能致富的发展新出路,让昔日的穷山恶水变成今日的金山银水。

 

该县先后获得2007年全国林业产业突出贡献奖、全国保护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先进集体、2016年第三届中国林业产业突出贡献奖、四川省林业产业强县等殊荣。芦稿镇油房村被评为全国绿化小康示范村,红联乡尖顶村刘开国、木府乡龙王庙村廖显伍等6户农户被评为全国绿化小康户。发展林业和发展经济”齐步走”,金阳做出最生动的实践。

 

3-3-5

 

凉北林业局工人当选全国劳模

 

凉北林业局工人李同斌立足岗位,多作贡献,2005年5月荣获四川省第五届劳动模范,2007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8年当选为四川省工会十二大代表。

 

记者 胡正清 徐箭明 谭蔚 肖薇波 刘尧 本报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