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藏干部:与高原为伴 置脱贫于心间

2019-12-02 11:07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岩里易地扶贫移民定居点  马楠 摄影

岩里易地扶贫移民定居点。记者 马楠 摄


凉山新闻网讯 风起沿海,情牵木里,雪域高原迎来幸福潮。

 

从东部沿海城市到边远藏区,从南边康养之城到藏区高原,一批批志在帮扶木里藏区脱贫奔康的人们,从不同的方向,怀着相同的心愿汇聚木里藏区,共同谱写木里脱贫奔康的幸福诗篇。

 

对口援藏工作,作为中央、省委藏区工作的重要部署,以恢弘的国家战略、伟大的援藏实践,体现了我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更彰显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

 

多年来,沿海城市广东,攀西明珠攀枝花等城市对口援藏工作让支援地与藏区紧密相连,唇齿相依,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民族团结为保障,以改善民生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发扬“缺氧不缺精神”,继续发扬“老西藏精神”,为木里藏区脱贫攻坚同步全国奔小康,书写了浓墨重彩的时代华章。

 

坚持真情援藏,务实援藏,长效援藏,加快推进木里藏区经济社会发展长治久安——援藏工作在路上,为人民服务没有休止符。

 

为爱选择坚守木里教育讲堂5年的攀枝花母亲——

 

余中玉:攀枝花开藏乡谷


“今天是教师节,所以祝您教师节快乐。希望您身体健康,事事顺心,天天开心,笑口常开。我知道您肯定想家了,但是余老师我想说的是,八四班永远是您的家,永远是您的依靠……”

 

“亲爱的余妈妈,节日快乐……这么多年来您不求回报,无微不至的关心帮助与支持,我一直都记在心里,也非常感激您为我所做的一切,遇见您,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余中玉,为爱选择坚守木里教育讲堂5年的攀枝花母亲。图由木里县委宣传部提供

余中玉,为爱选择坚守木里教育讲堂5年的攀枝花母亲。图由木里县委宣传部提供

 

在教师节前夕,收到如此多的学生来信,每封信都是那些稚嫩的心灵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最纯洁的声音和感受,捧着这些还留着余温的信纸,被称为“余妈妈”的余中玉老师,再一次陷入深深的感动之中。

 

是的,她那浓浓的思乡情,再一次在孩子们如痴如醉的情感大潮面前,被忘却。

 

今年,已经是她离开攀枝花市第十八中的第五个年头了。

 

2014年7月,攀枝花市第十八中小学从教29年多的中学英语高级教师余中玉,作为攀枝花选派的援藏干部来到木里县支教,一干就是5年多,因为和孩子们的情谊,她选择了继续坚守。

 

“余老师,学校在选派援藏干部,您愿意去木里援藏不? 是自愿的,不用急着回答我……”2014年6月的一个晚上,正在家中翻阅课件的攀枝花市第十八中小学老师余中玉接到学校领导的电话。

 

“接到这个电话确实让我很意外,因为曾经听说过木里这个地方,我知道那里条件不是很好。”余中玉回忆,当时我是不想去的,于是就果断拒绝了,可是挂掉电话后想了想,觉得自己的儿子在外地上学,母亲在老家也有姊妹照顾,家里没啥负担,也可以过去锻炼一下,最多也就两年时间。

 

“考虑时间没超过十分钟”的一番思考,她拨通了领导的电话,“我只关心一个问题,有没有WiFi和热水?”得到肯定回答,余中玉肯定地答复道,“那我就去吧!”

 

2014年7月14日,余中玉和其他援藏干部一道,坐上了前往木里县的汽车。上班第一天,她便担任了木里县中学校长助理,同时任一个初中班的班主任,还成为了另外两个班的英语老师。

 

初到木里,她根据自己的教学方式,为所带班级量身定制教案,而她生动、风趣的教学形式让她的英语课一度成为孩子们最喜爱的一门学科。也因为她的和蔼可亲,学生们不论是学习上遇到困难还是生活中遇到烦心事,都喜欢找她。久而久之,学生们都亲切地称呼她为“余妈妈”。半个学期后,孩子们英语成绩的提升,成了对“余妈妈”最好的回报。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孩子对我很有‘磁性’,也就是短短半年时间的接触,我甚至不敢去想分别的那一天会是怎样。”余中玉回忆,按规定,攀枝花在木里县的援藏干部干满两年便可返回,虽然才过去了半年时间,但这一天却让她莫名感到害怕。

 

2016年,就在第二批援藏干部即将前往木里的时候,余中玉个人的心情也随之落寞起来。

 

“孩子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了消息,那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有学生来找我聊天,也有很多学生会突然间拉住我的手,我从他们的眼中读出了大家不想我离开的渴望。”余中玉说,那段时间,孩子们望着我的眼睛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经常会莫名地被感动到落泪。

 

2016年6月9日,木里县中学举行的端午节慰问活动中,大家以茶代酒为余中玉送上了一首留客歌。刹那间,泪水夺眶而出,余中玉无法割舍对学生的那份感情,毅然决定留在木里,继续援藏支教工作。

 

一直到今年。

 

而她的身影,不仅仅只停留在县城。

 

2018年12月,一次送教下乡,余中玉来到距离县城100多公里外的固增乡小学,发现该乡小学没有专职的英语教师。但是“老师,学习了英语后我们可以跟外国人对话吗?”“老师,您可以留下来再多教教我们英语吗?”……面对孩子们渴望知识的眼神,余中玉的心,被一再纠结和感动。

 

随后,她联系上了固增乡小学校长周晓云,得知固增乡小学因为没有英语老师,学校没有开设英语课,英语课本发下来只能堆到一边。“为了让固增乡小学的孩子们能上英语课,圆英语梦,使孩子们的小学与初中英语课程能有效衔接,我自愿申请到固增乡小学支教,从事小学英语教学,为木里县教育扶贫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2019年寒假期间,余中玉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于2月18日毅然向木里县教科局、县中学提出到固增乡小学支教的申请。

 

2019年3月,新学期开始,她出现在固增乡小学。来到固增乡小学,她不分年级,让所有学生都从ABC学起,经过1个多月的训练,孩子们很快就能用英语熟练地打招呼,唱英文歌,做英语问答游戏。很快,和在木里县中学一样,她也变成了固增乡小学孩子们的“余妈妈”。

 

“老师,我很高兴认识您。”“听说您的生日是4月28日,我提前给您画了一张画,也不知道您喜欢不喜欢。”“老师,您好,马上就是您的生日了,我没什么好的礼物送给您,对不起。”“余老师,love you,谢谢您的教导。”……今年4月中旬的一天,余中玉下课后收到了百余件孩子们手绘的生日卡,每一张卡片都让她至今难忘。

 

“时间过得很快,我知道其实自己想要回攀枝花,随时都可以走……”余中玉坦言,从不想来木里,到主动要求来乡村支教,5年多的支教生活让她收获很多,为了这里的孩子们,“我选择继续坚守,这是我人生的一次援藏行,也是一生的藏区情。”

 

脱贫不脱钩:情系木里的山山水水


柯茂池:从东到南,无悔援藏情

 

“后怕,心有余悸。当时是手脚并用,前面的使劲拉,后面的使劲顶,才快速脱离了那个危险地段。”回忆起去年和脱贫攻坚组的工作队员一起到博窝乡田埂村下乡做劳务输出动员会时,在回来的路上遇到的那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柯茂池说,当时不觉得,回来会越想越怕,“但是无悔。”

 

“你们跨过了那个堡坎后,当时一块大石头就松动滚落下来了,”柯茂池停顿了一下,转述了当时博窝乡乡长后来告诉他们的情景,说“如果恰恰遇到那块石头,我们这一大批人当中,肯定会有人挂彩或者遇到更加严峻的考验。”还好,那一次,因为施工而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滑坡地段,没有给他们造成意想不到的后果。

 

柯茂池与农户探讨种植技术。图由木里县委宣传部提供

柯茂池与农户探讨种植技术。图由木里县委宣传部提供

 

2017年6月28日,广东省佛山市五区与我州11个县、佛山10个村(社区)与我州10个村集中签订结对帮扶协议,并举行扶贫协作捐助仪式。这是两地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基层帮扶模式的一次探索和创新。

 

自2016年8月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口帮扶凉山木里县工作启动以来,高明区按照“中央要求、木里所需、高明所能”原则,扎实推动扶贫协作各项工作的开展,取得显著成效。柯茂池就是在这一场仪式结束后的11月踏上凉山,走进木里县,成为光荣的帮扶队员之一的。

 

一路颠簸,一路昏睡,沿途美景也没来得及看清楚,2017年11月8日,佛山市高明区更合镇农林渔业局局长柯茂池和其他10个人一起作为第二批援凉干部,奔赴我州11个贫困县,开启了高强度的援凉脱贫攻坚模式,而他则被分配到了木里藏族自治县,挂职木里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和他一样,先后进驻木里县进行帮扶工作的有教师、医生、科级人才等,都是佛山市政府统筹倡议后,自愿报名前来,支援凉山脱贫攻坚,远离熟悉的故土,远离亲爱的家人和朋友,他们义无反顾,用真情和汗水,浇灌着大凉山的脱贫攻坚之花。

 

木里县有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民族风情,贫困程度和历史条件都比较具体。作为援藏干部,想要在较短时间内很快融入这片土地,融入这里的工作,担负起脱贫攻坚重任,还需要一定智慧和取舍。

 

柯茂池用“很震撼!”三个字来形容这里的自然风光,交通条件,和他所在的东部地区来相比,木里县的发展还有待提速。“要实现木里的脱贫攻坚取得长足发展,找准现实短板,调整发展思路非常重要。”柯茂池觉得教育和交通发展是木里脱贫攻坚路上的两项需要长期跟踪和推进的支点,因此,他的援藏工作重心,就把这两项工作作为重中之重。

 

经过他的协调和努力,现在,广东佛山市已经援建了木里县李子坪中心校、乔瓦镇初级中学等的教学楼,有些已经投入使用。而在教学上,“学前学会普通话”和控辍保学两块“硬骨头”,也被他们啃下来,初步见成效。


一直以来,高明区根据省市下达的财政援助资金任务,及时迅速高效抓好财政专项资金落实,对口支援木里县的财政资金从2017年的1000万元,2018年增长为3963.16万元,2019年今年分两批下达3812.77万元和1027万元,累计超过9800万元,其中2018年高明区财政资金2082.5万元,同比翻3倍,共对接援建项目19个,分别是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项目1个、产业发展项目14个、劳务协作项目1个、以奖代补和贴息等政策扶持资金项目1个、学前学会普通话项目1个、卫生人才项目1个;2019年资金主要用于安全住房及配套设施建设、产业合作、劳务协作、人才支援、“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新型农民素质提升工程等16个项目。同时充分利用全国扶贫日和广东扶贫济困日等平台,全面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协作,广泛筹集社会帮扶资金,累计发动社会各界捐赠资金超230万元,同比增加100万元。

 

“帮扶木里县,很多情况和我们之前遇到的不一样。”柯茂池说,即便如此,我们也要快速融入这里的工作基调和氛围中去,“面对脱贫攻坚这场必须决战决胜的战役,责任感是第一位的,情感也是第一位的。”

 

自从2016年8月接棒对口我州扶贫协作工作以来,佛山市按照人员、机制、资金“三落实”要求,迅速与我州开展双向对接,签署“1+8”扶贫协作框架协议,扎实推进各项扶贫协作工作,取得了实效,赢得了当地群众的信赖和支持,为实现脱贫攻坚目标打下了坚实基础。

 

“来木里县帮扶两年了,对这里的山水和人们已经有感情了。”柯茂池说,木里县的脱贫攻坚战结束后,自己的想法是,“脱贫不脱钩”,会继续关注木里,只要木里需要,他会第一时间奔赴这里,因为,“我是在这里体验过生死考验的,我会一直情牵木里,会为这里的每一次发展和进步发自内心的欣慰和感动。”

 

木里: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藏区


王可:我有两个家,两个都是我的家

 

“我的家有两处,一处是攀枝花,一处是木里藏区,攀枝花的家是3口之家,木里的家有13.8万人。”

 

王可的深情和真情,在“3”和“13.8”之间自由流通,自由连贯,自由转换和置换。

 

王可在木里藏区最偏远、海拔3400米的博窝乡关机村火塘旁采访村支书毕拉夏知。图由木里县委宣传部提供

王可在木里藏区最偏远、海拔3400米的博窝乡关机村火塘旁采访村支书毕拉夏知。图由木里县委宣传部提供

 

如今,王可已经结束援藏任务,回到了他远在攀枝花的家里,但是他的心,还在木里的大山深处流连忘返,还在木里的脱贫攻坚一线坚守,情系木里藏区,一个男人的心,永不改变。

 

王可是攀枝花日报社总编室主任,2015年,成为光荣的攀枝花第三批援藏干部中的一员,挂职木里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他说,从攀枝花到西昌,再到木里县,或者从攀枝花到盐源县,再到木里县,路程都是300多公里,但是没有八九个小时的时间,不要想轻易回到家。

 

自从走马上任援藏岗位以来,为了不耽误援藏工作,他和所有援藏干部都习惯了在返回木里或者攀枝花之前三四天甚至一周前,就打探路况,谋划走哪条路更加科学合理和安全。

 

王可和战友们记得,无论走哪条路回家,回家都不易。当年,S216省道升级为国道G227线,改建工程分为两个标段,2013年10月、2015年3月分别开工。凡是走过木里到攀枝花这条路的人,都有特别的感受——散架”“沙尘暴”“险峻”“落石”和“滑坡”是一路上可以随时遇到的境况。但是王可和战友们相信,这一连接藏区和外界的生命线,这条通往雪山和草原的康庄大道,迟早会在脱贫攻坚的时代大潮中变为通途。

 

“木里,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藏区。”是王可们对木里别样感情的称谓。

 

他还记得第三批援藏工作组领队陈继川的话,“援藏两年,没走过好路,如果修好了,我们咋个都要回来跑一趟。”源于此,王可和大家有一个约定:通往木里县的改建路全线贯通后,一定再回“家”看看,再次看看熟悉的藏区美景,看看熟悉的雪山草甸。

 

现在,每每回想起两年的援藏时光,王可就会想念另一个家,就会挂念那个家的人和物。

 

三百公里,十个小时车程,一头是攀枝花,一头是木里藏区,两个家,都是王可和援藏干部们,永远割舍不掉的家。(记者 胡正清 马楠 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