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彝族文化与“冶勒羊”将在这个冬季不期而遇

2019-12-18 15:08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肖薇

IMG_6791(20191218-150444)

 

凉山新闻网讯 在大凉山北部,在大渡河重要支流南桠河发源的地方,有两座神山。他们没有显赫的声名,却身负一个动人的传说。最高的山是噢洛斯阿姆,彝语意为神的女儿,又叫则尔山,海拔5299米;与之迎立的是则俄瑟勒子,彝语意为仙的儿子,又名象鼻子山。据说,那是一对年轻的神,已经相守亿万年,亘古的真爱如流淌的河流。

 

神山之下,有一片草原叫“冶勒”。

 

“站在约尔勒哈,我就可以放声歌唱;躺在约尔勒哈,我就可以抚摸星空。青青的约尔勒哈啊!每一只绵羊都有个人的名字。”

 

冶勒,彝语里的全称叫“约尔勒哈”,直译过来就是盛产绵羊的地方。那是一个民族迁徙的历史进程中,为了记住来时的路,刻在骨头里的记忆。

 

《指路经》是指引彝人亡灵回归祖界的安魂圣书,是打开彝人精神世界的秘钥。在彝人长长的《指路经》中,反复多次提到冶勒。那是一块阳光普照的高地,是一片水草丰美的原野。

 

叙事长诗《勒俄特依》讲,冶勒的母羊春秋发情,冶勒的公羊四季健硕,冶勒的羊羔夜夜撒欢……对“冶勒羊”鲜美的肉质,更是不吝溢美之词。祭祀敬神必用之,招待贵宾少不了。

 

彝人因为“冶勒羊”,记住了冶勒,甚至自称“绵羊”。一个性情彪悍、自古尚武的民族,为何几乎把温良敦厚的“绵羊”当做了自己的图腾。

 

那一定是出自对上苍的感恩。

 

传说古时候遇到灾荒年,彝人就把绵羊赶在前面看羊吃什么草,人就跟着吃什么草,以免误食毒草。所以,彝人对绵羊有种特殊的感情,大概因为这原因,彝人不用刀宰杀绵羊,不称“杀绵羊”,而称“打绵羊”。要先用特定的木棍将绵羊击昏,再用手勒住羊嘴,让其窒息死亡。或许,就是不忍看到“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惨烈场面吧!

 

不同仪式,不同场合,不同的地域对解剖绵羊的刀法,怎么起怎么落都有一套严谨的程序要求。

 

活着,彝人吃羊肉、喝羊奶、盖羊皮、穿羊毛,时代养绵羊为生;死去,彝人要身着羊毛擀制的蓝色皮毡,在一只盘了三转角的公绵羊的指引下回归祖界。可谓,彝人生离不开绵羊,死亦离不开绵羊。

 

IMG_6790

 

曾有人问冶勒一牧民:“你家有多少个人?”答:“七十二个,不加羊子是五个。”潜意识里,他把羊子当做了自己的家人和伙伴。

 

在冶勒,羊圈都要修成两层。夏天羊儿住上层,凉爽;冬天羊儿住下层,温暖。

 

彝人与绵羊的密切关系不言而喻,彝人对绵羊的珍惜爱怜毋庸赘叙。因而,在彝人的食谱里,绵羊肉的地位至高无上。

 

绵羊肉味甘性温,能补肾益气,冬天里吃绵羊肉、喝绵羊肉汤能驱寒逐痛,还具有美容功效,头晚吃了绵羊肉,第二天早上起来能使人污垢尽除、容光焕发。绵羊的千层肚(瓣胃)可治胃病。摘下千层肚后连肚带草一同壅在烫灰里煨熟,吃的时候才将层瓣中的草翻抖干净食用。

 

其实,绵羊肉的做法也极简。

 

将羊肉砍成块状,羊排虽肋间挑开,用中火炖煮。待到熟时,将肉捞出来,撒上食盐,直接可用。而火候的把握,得有经验的人,方能拿捏到位。多熟一分,则肉了,没有弹性,味道不足;少熟一成,则未过心,咬不动,也出不出地道的味道。

 

羊肉杂碎汤,更是有一股淡淡的草香。把洗净的杂碎也下冷水锅里煮至半熟时捞出切成小块再煮,等熟时把块盐或干净卵石烧红包在羊油里(羊瘦时可用猪油替代),置长柄汤瓢内用碗扣住,估计瓢中的油化尽时连瓢带油埋入汤锅,让羊油在汤锅里煮涨挥发,然后放作料。做羊肉杂碎汤一般不放酸菜,彝人喝羊肉汤时喜欢原汁原味的鲜。做羊肉杂碎汤一定将血(绵羊不用刀放血但腔内有瘀血)和头蹄同煮成全羊汤,这样煮出的羊肉羊汤喷香扑鼻,鲜美可口,妙不可言。

 

还可以将羊肉砍成块状,羊排虽肋间挑开,用中火炖煮。待到熟时,将肉捞出来,撒上食盐,直接可用。而火候的把握,得有经验的人,方能拿捏到位。多熟一分,则肉了,没有弹性,味道不足;少熟一成,则未过心,咬不动,也出不出地道的味道。

 

要做坨坨肉或做羊肉杂碎汤,视喜好或人数而定,人多肉少时可做羊肉杂碎汤,人少肉多时可将肉做成坨坨肉,将杂碎头蹄和血做成杂碎汤。

 

12月21日,“2019大凉山冬季阳光音乐季冕宁专场暨冶勒羊美食文化周”即将开启,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安排了“冶勒羊”传统文化巡演,冶勒羊篝火狂欢晚会等极富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的美食文化活动。

 

古老的彝族文化与冶勒羊在这个冬季不期而遇。美滋美味和民族文化探秘之旅,在冕宁静静等你。(记者 伍忠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