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北斗在这里起飞!航天先锋:在“沟里”仰望星空

2020

06/29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火箭卸车

凉山新闻网讯(文/图 凌斯秦 王钟 记者 钱栩)火箭发射时,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莫过于倒计时口令:“10、9、8、7、6、5、4、3、2、1,点火,起飞!”随着“点火”口令的发出,惊雷般的巨响震撼山谷,火箭喷射出橘红色的火焰,在滚滚白烟中拔地而起、直刺苍穹。

作为火箭发射任务最后一棒的执行者,每一次航天发射,都倾注了测试发射系统全体工作人员的一腔心血;每一次成功发射,他们都会从心底迸发出激情的欢呼。

大凉山深山连绵,有许多与“沟”有关的偏僻地名,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发射场就坐落在一个名叫簸箩沟的地方。

从发射第一颗导航卫星至今,中国“北斗”已经走过了20年的非凡历程。

在这些自称“沟里人”的测发人的共同努力下,一颗颗北斗卫星在这个“母港”里组装、完成全部测试并成功升空。

抬头仰望星空,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测发人,是北斗完成全球组网的执着追梦人。

在创新中传承航天精神

站在发射场上,两座擎天巨柱般的火箭发射塔巍然屹立。“颗颗螺钉连着航天事业,小小按钮维系民族尊严”,这条标语异常醒目。

航天发射是一项高技术高风险的事业,点火之前充满了各种意想不到的风险和挑战,而作为火箭发射最后一道关卡的测发系统,则是直面着这些风险和挑战。

火箭在进行二检

每次发射任务开始后,火箭和卫星走出远在北京、上海的生产车间,来到卫星发射中心的技术测试厂房。到达车间以后,它们会分别在厂房完成各项技术指标测试。经过技术厂房测试合格后,火箭和卫星会转运至发射塔架。发射阵地测试合格后,通常在发射前加注火箭燃料常规推进剂,这是有剧毒的,所以在运输、加注、检查的过程中,工作人员都要戴防毒面具。临射前,塔架会徐徐打开,随着“点火”口令的发出,在巨大的轰鸣中,火箭托举着卫星挣脱塔架的怀抱,直刺苍穹。

在这些流程背后,是无数的准备和测试工作,涉及整个测发系统里的控制、测量、动力、通信、塔勤、气象和消防7个分系统,在发射过程中,航天事业“万人一杆枪”的特征体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抢占太空制高点,不断刷新中国高度,为北斗完成全面组网提供坚实保障,西昌航天人围绕创新驱动建成发射测控指挥控制、信息存储、数据处理和监控显示系统,率先在航天发射核心领域成体系构建国产自主可控信息系统,有效提升信息系统安全水平。

打造出具备远距离一体化任务指挥控制能力的发射平台,将测试发射、测量控制、通信、气象、勤务保障五大系统数据进行融合,彻底改变了过去各系统、各单位分散建设、自成体系、互不兼容等问题,为指挥和决策提供实时全面的信息支撑。

在有力的技术创新支撑下,面对高密度、高难度航天发射任务,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连战连胜,仅2018年,中心就完成17次航天任务,是以往发射任务极值近两倍,其中北斗卫星的发射任务就占了10次。

用奋斗为北斗助力

“01”指挥员,不仅仅是喊倒计时口号。

他们是火箭能否“顺利发射、准时发射、安全发射、成功发射、圆满发射”的关键之关键。

作为发射阵地指挥员,“01”指挥员要负责火箭和卫星进场、测试、吊装、发射等全过程的组织、指挥、计划和协调工作,需要全面准确地掌握任务涉及的20多个分系统近200个岗位工作的总体情况和各系统状况,相当于整个发射背后的“大总管”。

火箭系统测试

在某次任务发射工作日计划中,记者看到,当次发射任务的时间从当日早上的6点开始,一直要持续到次日的8点15分,共分为射前功能检查、发射、射后和撤收四个阶段。整场任务的执行时间节点被细化到了分钟,进入发射阶段后,任务更是被细化到了负两小时、负80分钟、负40分钟、负30分钟、负15分钟。

发射任务,就像接力赛。每一个分系统、每一个环节都会有相应的人负责测试、检查。结果汇总给“01”指挥员后,他再根据各种参照、要求和状态,下达指令。

也正是在这里,诞生了我国第一位发射阵地女性“01”指挥员。

2018年11月1日,随着一颗北斗导航卫星深夜发射升空,我国首位女性发射阵地指挥员张润红首秀告捷。“5、4、3、2、1,点火!”当日23时57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第41颗北斗导航卫星。

张润红说,“肩负着建设航天强国、建设世界一流发射场的神圣使命,我们每个航天人都应当有雄心,这个雄心,不分岗位、不分级别、不分男女。只要我们人人敢立雄心,争做筑梦太空的新时代航天人,就一定能够创造更多中国奇迹。”

颗颗螺钉印不悔初心

三号发射塔的重量有4800吨,高度是97.74米。

作为西昌发测站塔勤分队平台操作手、三号发射塔架的“大管家”,尚猛对整个发射塔的每一个细节都熟记于心。

尚猛所在的塔勤分队,管理维护西昌发射场的两个塔架。在塔架上,他们仔细检查每个平台操作箱、每段液压管路、每处机械部件的情况,在确保设备射后安全的情况下,快速开展塔架恢复工作。与此同时,他们铺设安全网、设置安装安全绳,为其他系统人员几小时后开展射后恢复工作提供前提保障。

他们是每次火箭发射前最晚撤离发射塔的人,最晚的时候,他们在发射前20分钟才开始撤离。他们也是发射结束后最晚结束工作的人,每一次火箭点火升空后不久,尚猛与队友便迅速来到热温未散的塔架,开展恢复检查工作。他们一层一层爬塔架,仔细检查、梳理和统计每一个平台操作箱、每一段液压管路、每一处机械部件的情况。

“连夜恢复维护塔架各种设备设施,已经是一种常态了。”发射结束后通常已经是凌晨,尚猛却依然干得起劲,“如果遇到下一次发射的火箭型号更改,射后恢复和调整的难度更大、工作量更多。”

近年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迎来高密度发射期。特别是2018年,西昌发射场执行了17次发射任务,大项的射后状态转换就进行了8次。

高空作业最危险、管理维护设备最杂、涉及接口最多、射后恢复工作最重、高密度任务转换最急。“以前,这样的大项转换至少需要半个月,现在发射密度高,我们一周内就要干完。”尚猛说,“周期压缩的背后,是我们中午不休息、晚上加班连轴干拼出来的。”

进行转场

“凉山的腹地,航天的摇篮,我们在这里写下人生的志愿……”

这首《加注分队之歌》书写的是最危险的低温加注岗位上,航天人的忠诚与担当。火箭的主要燃料——氢氧混合物,只要0.019毫焦耳的能量,大概就是一粒大米从一米的高处落下撞击地面所产生的能量,就足以将它引爆。

面对这样的危险,厚厚的防护服,沉重的防毒面具,一个墨绿色的工具包,这是加注分队工作人员全部的装具。他们整日打交道的是有刺鼻气味、具强烈腐蚀性、挥发后冒着滚滚黄烟的火箭燃料。

常规氧化剂加注系统指挥员王甲在氧化剂加注岗位上已经干了14年,每当有发射时,他总是早早地来到常规氧化剂加注控制间,熟练地操作打开繁琐的加注系统后,径直来到洞库,查看登记环境温度。当看到屏幕显示的温度指数满足加注条件时,他心里才踏实下来,静静地等待。

王甲介绍说,每次为火箭加注燃料的过程大约需要半小时,防护服内温度可达40摄氏度,加上透气不畅,不一会便会浑身湿透,但这并不是最辛苦的,每当遇上输送燃料的管道和设备的检修和维护,那穿着防护服的时间可达十几个小时。

……

“沟里人”在这里干的是惊天动地事,却做隐姓埋名人。

20年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光荣地成为了“北斗”母港,“沟里人”承担了祖国所有北斗导航卫星发射任务,特别是两年17箭29星高密度发射组网连战连捷,创造了世界卫星导航的奇迹,被称为“中国速度”。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每一次华美升空都牵动着世界的目光,在耀眼的烈焰和成功的喜悦背后,是坚守在这荒山沟里的航天人的感动和自豪,他们,在山沟里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