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庞茂琨的凉山情结

2020

08/04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记者 何万敏 图/受访者提供)“沿循总书记的足迹——川渝艺术家助力脱贫攻坚走进凉山采风写生活动”7月25日至30日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举行,活动由四川、重庆两地文联和凉山州政府主办。来自两地的30多位艺术家,在参加了西昌的启动仪式后,不辞辛劳,一头扎进凉山脱贫攻坚冲刺阶段的火热现场,感受昭觉、美姑、布拖三个未摘帽贫困县各族干部群众鼓足干劲的奋斗,聆听他们确保如期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收官之战,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信心与决心。

7月26日,庞茂琨在昭觉县解放乡火普村采风。 杨黎明 摄

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是一众艺术家当中常常被聚焦的那一位。不是因为他还身兼中国美协副主席、重庆市美协主席等要职,重要的是他肩负有中宣部重大题材创作任务,主题正与凉山脱贫攻坚有关,以向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献礼。            “2018年秋天已经到凉山采风,走进习总书记察看过的两个彝家村寨,小稿完成送审后也基本通过。”站在昭觉县解放乡火普村依山而建的白墙灰瓦彝家新居前,庞茂琨内心颇为感慨,“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彝族群众的生活面貌焕然一新啊!”

《苹果熟了》花开布拖

眼望苍茫的群山,层叠起伏的山影。夏日里郁郁葱葱的绿色,把庞茂琨的思绪,带回到一次创作的绿色之中,跨越30多年的时空仿佛叠印在一起,却是难忘的回忆,接续艺术的话题。

上世纪80年代,到凉山采风创作成为一种艺术现象;凉山,作为与都市形成强烈反差的民族地区,几乎就是四川美术学院的创作基地。

1983年4月,春天刚刚爬上凉山高原。经历过冬天的白雪覆盖,大地正渐渐苏醒过来,最早的新绿才带着朝气攀上树枝头。一群几乎有着相同打扮的青年学生,披着浓密的长发,身着牛仔衣裤,有时手拿速写本匆忙地涂抹线条,有时举起照相机对着来来往往的彝族人拍照。布拖县城的街头以及郊区,多出来的这些年轻人,一看就知道是“不速之客”——他们的装扮实在与众不同。

这是庞茂琨第一次凉山之行,当时在读本科三年级。由川美教务处处长范朴和刚留校任教的高小华带队,他和同学们从重庆来到布拖县,为创作课将完成的作品体验生活、采集素材。“我突然有一个感觉,这才是真正的生活,看着满街走动的人、集市上的人,天天画速写,一直在想创作咋个办?”7月30日中午乘机离开西昌前,庞茂琨接受记者采访时,沉浸在对艺术创作的美好回顾中,详细讲述。“印象太深了。彝族人身上有一种气质,淳朴、包容,宁静、安详,我就是想把这种气质画出来,翻来覆去地琢磨。”

油画《苹果熟了》(1983年) 庞茂琨 作

回到重庆后,他立即进暗房自己动手把拍摄的黑白胶卷洗印出来。突然从一张照片中,撞见一位阿妈的眼神;她并不是照片当中的主角,前面两个行走的姑娘才是拍摄的主体,恰好在两人的后面,阿妈双手举起在眉弓处遮挡炽烈的阳光,动作非常自然而且典型,阿妈的顾盼神情,仿佛从照片上直接与他有了对视。“一下觉得可以发展成一幅作品,尽管照片上的阿妈只是一个很小的人影;我的直觉,这典型的动态,是在自然状态下发生的,具有说服力。”庞茂琨说。

确定了肖像的情景,用草图尝试了各种形象,庞茂琨还让自己的祖母做模特,模仿着那个动作。待动作也确定后,做了很多构图,选择了三角形的,即把人物放在画面正中间,让人物的动态外形构成三角形,稳定而安详,显得很庄重。当时的季节,布拖的苹果树正在开花,喜欢克里姆特的庞茂琨想到把背景做平面化处理,于是画为果实满枝头的收获季节;画面色调受到的是德拉克罗瓦的风格启发,所以土地就是一块黄色,同样是平面化的处理。

彝人,果实,土地,人在大地上的状态,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表达出感恩的主题。

坚持探索古典画风

艺术家庞茂琨绘画生涯第一幅重要作品《苹果熟了》,历经8个月创作的艰辛与快乐,终于大功告成。这幅尺寸为100×150厘米的油画,1984年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他与人合作的另一幅油画和一幅素描同时参展,庞茂琨可谓崭露头角。

权威的《美术》杂志1985年第10期,发表美术评论家高名潞的文章《三个层次的比较——读四川美院毕业生油画作品》。至今,庞茂琨对文章标题记得只字不漏;我从自己当年订阅存留的杂志找出,读到这样的评价。“庞茂琨追求静穆的理想美……画面中再不是那灰霾的天空笼罩下的村户,而是灿烂的阳光照耀下的廓外青山和绿树相结合的农舍。他们的美不是浮光掠影般的感官形式美,因为他们有不同程度的‘超形式’的追求。”编辑巧妙安排,同期刊发庞茂琨的创作谈《对艺术的理解或体验》。这篇充满哲思的理论文章,明白无误地宣告,一个艺术家成长的起步阶段就站立在了高点。“艺术家从事的工作就是以各种方式去接触那个高深的层次,抓住隐秘闪现的稀贵契机,使之凝结而易于让人把握。”他继而写道,“因此艺术作品中的每一个因素都应指向那个高深处,使这些因素因之结合为一个有生命的整体,这是艺术创作的第一目的,这些因素本身是较低浅的层次,但它们却因为有了那个实体的光照而显示出不凡的气质。”

这一年,庞茂琨本科毕业,继续读研究生。从1978年考入四川美院附中算起,至1988年硕士毕业,正好10年时间。而就此留校任教至今,从事教学已经32年。

庞茂琨本人把自己的艺术历程有过大致的分期:大学时代至1990年早期为“彝族系列”时期;1990年早期至1996年为“都市生活系列”时期;1996年至2000年早期为“模糊系列”时期;2000早期至2008年为“虚拟时光系列”时期;2009年至今是新近创作时期。由如此归纳的五个分期,可以看出不断进行艺术探索的踪迹。但事实上,他在每一个时期都有若干的绘画主题和绘画风格交叉推动,所以佳作迭出强劲地支撑起艺术家活跃的姿态与实力。

繁忙没有让庞茂琨失去对创作的思考,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探索古典油画语言在当代文化情境的表达与呈现,将个人的艺术创作熔铸在当下社会现实之中。他总是以凝视的视角来描述现实本身,原本静穆的古典画风也被他赋予了一种别样于日常的陌生感和距离感,而这样的艺术气质不仅仅代表着个人化风格的建构与完整,更能由此衍生出油画艺术在当代艺术中的价值和意义。

融入中国审美精神

在中国当代油画家中,庞茂琨因其精湛的古典油画技巧而备受画界好评。多年来,他坚持探索古典油画语言在当代文化情境的表达与呈现,将创作熔铸于当下社会现实之中,发展出一种以写实语言为基础,具有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特征的现代绘画。

2019年3月,《相遇此在——庞茂琨艺术展(2009-2019)》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办,400余幅作品,成为庞茂琨艺术生涯迄今最大规模的一次个展。展览分为“舞台系列”、“游观系列”、“镜像系列”、“折叠系列”共四个单元,以回顾展的叙述角度和现代感的展现方式,全面立体地展示出庞茂琨丰富的创作历程和艺术探索。

策展人殷双喜在展览序言中,恳切道出评论家视角的观察:“庞茂琨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写实画家,他对于西方古典油画的研究不是简单的模仿,而是在深切了解西方油画史的基础上,寻求自己的独特思想、语言和技法。他以冷静的观看者身份凝视和描述现实,原本静穆和谐的古典画风被他赋予了一种陌生感和距离感,他的艺术理想和气质不仅代表着个人风格的建构,同时也指向‘中国油画在当代艺术中的价值和意义’这一具有历史性的研究课题。”

此时,再回望庞茂琨的彝族题材绘画,从表现手法到表现形式,已经发生很大的改变。

在《苹果熟了》带给庞茂琨最初的声誉之后,1987年他很快又有一次凉山之行,《扬》《捻》《织》《喂食》等作品即是收获。有关彝族题材的作品,庞茂琨大致匡算达到30多幅,当然其中并不包括大量的素描、速写和色粉画。间隔较长一段时间后,他第三次到凉山已是1998年,台湾收藏家林明哲约请他一起,前者非常好奇庞茂琨所画出的神来之笔,究竟拥有怎样独特的社会环境和朴实生活。意外的是,庞茂琨不无惊讶,布拖县城的街上“有了许多卡拉OK,歌声嘹亮”。

那个时候,庞茂琨的艺术探索正处于新一次蜕变的节点。此前,他应邀到荷兰阿姆斯特丹进行学术访问,赴俄罗斯圣彼得堡参加国际艺术交流。他称受到强烈的刺激,回来就放弃了对具象的描绘,开始更乐意表达对现实世界的主观感受。经过多年的摸索,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古典艺术的神圣,将经典作为资源或者说创作方法,植入中国美学精神从而体现“中国价值”更为重要。

在庞茂琨看来,东西方的对话能够在艺术层面容易实现。2015年出任四川美院院长后他多了这方面的思考,地处西南的四川美术学院要保持自己的优势,应该在国际化的同时保留本土的、乡土的艺术元素和资源,创作出更多具有中国特色和中国元素的作品。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