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城顺街:触摸古城文脉,寻一座城市的根

2020

09/15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图 记者 任艳娥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在建昌城“九街十八巷”的其它街巷中或多或少还可以找到一些历史的痕迹,而顺城街则成为了一条既古老又年轻的街道。古老,因为自明洪武年间修建建昌城时起,它就存在了,当时名为崇正街;年轻,那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变迁,在这条街上已经找不到什么老旧建筑了,它展现在大家面前更多的是新建的仿古建筑。

顺城街在建昌城南面,东至大通门与南街交汇,西至西门坡街口。顺城街沿古城南门至西门的城墙而建。内侧修建街道,故名顺城街。街北侧连接道沟、太子巷,南向与西街并行。据《西昌史话》记载,旧时,顺城街不分上、下段,只一条街道。20世纪20年代末,西昌地方官员为庆贺国民革命军北伐胜利,拆毁城西一段城墙修建“凯旋门”(即今天的大巷口),将街一分为二,形成为现在的上、下顺城街。

自明洪武年间修建建昌城时起,明建昌卫署、清西昌县署、明代考棚、明代文庙都建在顺城街上,随着各个朝代政权的更迭,这些古建筑也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今天,有关顺城街的历史故事,我们只能在一些地方志和史书上找到叙述,而老街依然在,只是换成了另外一番样貌。

紧接大通楼,古城文脉从这里开始

穿过大通门,站在顺城街与南街的交汇处,放眼望去,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筑掩映在两旁的行道树间,临街的商铺百分之九十都是餐饮、彝族服饰店铺,鳞次栉比,好不热闹。这些仿古建筑是2002年建成的,之前是一楼一底的砖木结构老式建筑。

大通门菜市场门前热闹的小广场,“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最早就塑在这里。叶长智 摄于2018年

一日之计在于晨,每天清晨,上顺城街2号——大通门菜市场,成为西昌老城最繁忙的所在,老城居民大多穿梭于此,忙着采购一天的食材。

7月22日上午,和往常一样,家住西昌市道沟22号老县委大院的史在德老人来到大通楼上,泡上一壶茶,打开手机,继续看喜欢的连续剧。退休后的生活,在老城闲散的时光中很是惬意。

今年77岁的史在德是土生土长的西昌人,从1984年开始直至退休,都在和西昌历史打交道,编辑整理了二十多年的《西昌文史》,对西昌老城的历史,史在德可以说是了然于胸。

“别看大通门现在是最具烟火气息的地方,百年前,这里充满了文化气息。明清时期,大通楼就是文人墨客吟诗作画、品茶聊天的好去处。”据史在德介绍,清末民初,大通门菜市场这个地方曾是民众教育馆。民国时期,成为了月城公园,是居民们休闲、娱乐的地方,公园里塑有“犀牛望月”、各种假山景观。

史在德退休后的生活,在老城闲散的时光中很是惬意,常在大通楼上喝喝茶、写写字

1940年,西康省主席刘文辉以个人的名义购买了一批图书,在这里建立了“文辉图书馆”。史在德至今还记得,“文辉图书馆”是一楼一底正三间土木结构建筑,当时自己还在图书馆借阅过书籍,那个时候只需要登记一下姓名,就可以在图书馆免费借阅书籍。1955年,西康省撤销,1956年“文辉图书馆”成为了“西昌县图书馆”。1986年县市合并后更名为“西昌市图书馆”,馆舍迁到滨河路二段181号。之后在这里修建了西昌市政府招待所。

大通门菜市场前的小广场上曾经有一块抗战阵亡烈士纪念牌,史在德清楚记得,如今矗立在泸山脚下的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最初就建在这里,初建时是平面碑,那是1938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一周年之际,这是全国建造最早的一座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后来改建为三棱形碑。

毗邻西街,一片商贸繁华景象

每天早上,到下顺城街15号“城门洞牛肉”馆吃一碗地道的牛肉粉,是很多在老城上班的人的早餐标配。马群的“城门洞牛肉馆”主要经营卤牛肉和米粉,是老西昌人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舍不得,我是在涌泉街长大的,最熟悉的是老城,最喜欢的还是老城。虽然也在南坛买了房子,但还是离不开这里。”马群说,店子是2002年从大通门瓮城搬到下顺城街15号的,主要还是舍不得离开这里。

顺城街在西昌古城南面,东至大通门与南街交汇,西至西门坡,全长800米。

顺城街沿古城南门至西门的城墙而建。内侧修建街道,故名顺城街。街道中段在旧时为“孔庙”(也称“文庙”)所在,取“万世师表,教以正义”之义,名为崇正街。因临街围墙被涂成了红色,故又被民众俗称为“红照壁”。抗日战争时期曾被称为文辉东路,1966年改名向阳路,1981年复名顺城街。据《西昌史话》记载,旧时,顺城街不分上、下段,只一条街道。20世纪20年代末,西昌地方官员为庆贺国民革命军北伐胜利,拆毁城西一段城墙修建“凯旋门”(即今天的大巷口),将街一分为二,形成为现在的上、下顺城街。

“现在西昌古城的名气越来越大,到店里来的除了本地人,外地游客也越来越多,成都、重庆、广州、深圳……全国各地的都有。”马群说。

“温记鸡汤抄手”“周鲫鱼”“皇城锅盔”“田才煲仔饭”等,和“城门洞牛肉”一样,这些在顺城街上已经挂了近20年的招牌老店,已经俨然成为街区的独特景观,烟火气十足。

沿顺城街两边的店铺走了一圈,在这条800米长的街道两旁,大大小小开了30多家彝族服饰店,每家店都各有特色,是顺城街上另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大通楼旁边的花市是顺城街与西街之间一处美丽的所在。大通门花市是2002年从大礼堂(今凉山州级老年人活动中心)搬过来的,这是一个不折不扣隐藏在闹市中的地方,花市的入口跟小区的入口差不多,不仔细看的话,不一定能发现。花市规模不大,甚至有点小,全长不到百米,却有三十四家花铺。

明清时考棚所在地,现在是凉山州级老年人活动中心

花市的位置虽然比较隐秘,但本地人对这里是再熟悉不过的,而且因为“名声”在外,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去,都能见到穿梭于花间的市民和游客。

因为花市里的单个铺面都不大,所以经营的多数是盆栽、多肉植物,以及一些时节性花卉。

从大通门花市建成的那天起,杨正伦就在这里经营了一间店面,“卖的都是些花花草草,利薄,全靠诚信经营,都是回头客,熟人介绍熟人。还有很多是游客,他们大都只是逛逛,也很好,做生意嘛,人气足财运才旺。”虽然今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生意很清淡,杨正伦却很乐观。

从明建昌卫署到老县委大院

上顺城街6号,三株油橄榄树在阳光的照射下,生机勃勃,原老县委大门就在这个地方。

每天上午,李年琼阿姨都会准时来到老县委大院的小广场,打上一个小时的太极拳,锻炼身体。

曾经的老县委,是铭刻在老西昌人心间的一个特定符号,如今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更不知道明代的建昌卫署,清代的西昌县知县署就建在这里。史在德老人就住在老县委大院,他说自己在这里已经住了40多年了,老县委大院(现西昌市老干局)前面的小广场就是清西昌县署的正堂所在。

原西昌市文管所所长张正宁曾经在《沧桑岁月建昌城》一文里详细记载了老县委原址的历史面貌:

清雍正六年(1728),雍正帝施行“改土归流”,拆建昌卫军民指挥使司为西昌县,将建昌卫署改为西昌县知县署。县署坐北向南,由“大堂”“后堂”“花厅”“签押房”“幕厅”“六房”“三班”“监狱”以及大门、仪门、宅门等建置组成。大门在最前面,所以又叫“头门”或“正门”。大门上悬有一匾,上书“宁远府西昌县”六个大字。大门前方有一照壁,八字大门两侧张贴榜文或者告示。

进入大门,可看到第二道门,即二门,又叫仪门。仪门北侧有一条通向大堂的甬道。在甬道中间立有一碑,名曰“戒石碑”,碑上刻铭文:“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属易虐,上天难欺”。

甬道的东西两旁,则是书吏办公的六房所在。六房即指吏、户、礼、兵、刑六类,是县署的职能部门。

1976年,顺城街龙灯表演。记者 冷文浩提供

大堂的东西两旁为“幕厅”,是知县办公的地方,大堂正中,有一座暖阁,中间置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即是公案。暖阁上方挂一块横匾,上书“持公守正”三字。正堂之左置有大鼓一面,知县升座时鸣鼓。

大堂之后为二堂,即后堂,“二堂”在宅门之内,其格局与大堂相似,但功能不同,知县在大堂升案时必须穿戴朝服,二堂则可穿便服,诉讼户、婚、田、士之类的民事。二堂之后为花厅。花厅内有一套间,称“签押房”。知县在此批阅判定一应公事。在大堂与二堂之间,还有一“川堂”。“川堂”也叫“穿堂”。川堂不是办事之所,而是为官员从内衙去大堂时穿行或休整之所,也是幕友、人役坐立伺应的地方。

岁月虽已远去,但当年的崇正街(今顺城街)因为县署的存在,成为建昌古城一条热闹无比的繁华街道。

道沟:古城三大排水系统之一

顺城街北侧连接道沟、太子巷,《西昌市地名诠释》(1993年7月第一版)上说,道沟,南起上顺城街,北接什字街,长120米、宽6.4米,街北端与黄家巷连接。因街东侧为城区下水道,故得名道沟。

据史在德介绍,几百年来,西昌老城未遭遇过重大洪涝灾害,除了建昌古城是建在坐北朝南的缓坡之上外,还得宜于三大排水系统,这三大排水系统就是大水沟、滴水岩、道沟。大水沟是从北向南排水,从北街的东边沿滴水岩,顺陶家祠巷往下,再顺道沟从黄家巷分流,最后从“邛都坊”汇流入南门河。

太子巷在“九街十八巷”中是一条少为人知的小巷,位于大通门城楼斜对面(顺城街东侧),旧时是连通顺城街与黄家巷的一条日常通道。如今你若不仔细寻找,还真不知道它的所在,大通门菜市与老县委大院之间的“太子巷4号”,标示着小巷的存在。

穿过大通门“城门洞”左转就是顺城街。吕延均摄于2010年

太子巷的由来,据说和“炳灵太子”有关。炳灵太子苏家坡神祠迁老西门,新庙未建成前,太子神像曾于巷侧之公园(涌泉街口对面)内临时驻跸,民众因之将巷名改称“太子巷”,以表对其崇敬之意;另曰旧时西昌每年农历二月初八的城隍会时,民众抬府,县城隍神像在城内巡游,太子巷北侧系县衙,民俗活动分量较他处为多。民俗表演时,太子神像多被放置于其巷口待候节目表演完毕后再前行,常会待上较长一段时间,年年如此。巷中居民为求吉祥,便以此为由,将巷名改为“太子巷”。

这种说法是否确切,现在已无从考证,但小巷装着这些传奇故事,多少也增添了一丝神秘色彩。

明清时期考棚,涌现一大批杰出人才

7月22日,恰巧是今年高考公布成绩的日子。高考沿于科举制度,科举制度是中国古代通过考试选拔官员的制度,由于采用的是分科取士的办法,所以叫作科举,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古代的高考。史在德说,明清时期,举行科举考试的考棚就建在顺城街上,在现在凉山州级机关老年人活动中心的位置。

关于考棚,刘弘、张正宁、贾丽主编的《微吟集》里是这样描述的:所谓考棚,即指封建社会举行科举考试的场所。西昌的科举考试制度比较晚,大约在明代的永乐年前后,分县试、府试、院试、乡试、殿试各个级别,县试、府试、院试在当地举行,乡试在省城举行,殿试在京城举行,每三年举行一次县试,府试和院试,取秀才三十六名,考生两千余名。西昌第一个通过乡试考取举人的是彭珽,时间是明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第一个进京考取进士的人是毛万铨,时间是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任湖北松滋县知县,是一位有名的清官。

清乾隆年间,宁远地区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书院兴起。乾隆十三年,西昌创办了第一座书院——泸峰书院,继后,圣功书院、亮善书院(礼州)、香城书院(河西)、研经书院(市二中)等相继开课,为科举考试提供了人才基础。清代中后期通过科举涌现了一大批杰出人才,如冯文郁、李元极、李拔萃、杨学述、郑宗瑞、苏必和、杨鼎才、颜启华等。

据《四川通志》《宁远府志》《邛嶲野录》等文献不完全统计,明清两代,西昌共计涌现出进士9名,举人38名,恩贡26名,拔贡20名,岁贡4名,优贡12名,封赠16名,贡生副榜14名。这批士子先后在全国各省为官,出任道台、知州、知府、知县、训导、教谕、通判等职,两人入翰林院,三人入国子监,一人入内阁中书。其中进士毛万铨,举人杨学述、马忠良,贡生杨衍、冯履晋、谌昌绪、杨鼎才、陈其谟、陶懋模、颜启华、刘文珍,拔贡张以存,优贡许国琮、颜启芳,恩贡周之让、倪星朗,画家周开鉴,倪文彬、马骀,书家张岳,泥塑家陈德山、杨海南等应是这批士子的佼佼者。

而在这些士子的佼佼者中,尤其以毛万铨、杨学述、颜启华、宋慎、谌昌绪等人最为出众。

毛万铨少时就读于泸峰书院。乾隆十年(1752年)乡试中举人;十九年(1754年)京城殿试中进士,被朝廷分派到汉阳(今武汉)任通判,继后又任湖广省松滋县(今湖北省松滋县)知县。他秉性耿直,作风简朴,为政清廉,对权贵从不阿谀奉承,对百姓却爱民如子。百姓如有冤屈,他总是雷厉风行,深入调查,秉公断案,从不收受钱财,因而深得一方百姓的拥戴,称他为“毛青天”。

松滋县百姓将毛万铨的品行、作风编成歌谣来传唱:

我爱毛公廉,不取半文钱。脂膏怜赤子,葡瓠养性天。慕我毛公断,听颂早结案。民无拖延苦,曲直皆立判。

杨学述,建昌城人,清乾隆三十二年(1768年)戊子科举人,授筠连县(今筠研县)教谕,调监锦江书院,兼署彭山县教谕,后又分发福建署安溪县知县。工诗文,各体皆有风韵。其代表作有“建昌竹枝词二十首”,对建昌的景色、风物及习俗作了生动具体的描写,犹如一幅幅风景画和风俗画,很有地方特色,情趣颇浓。

1905年,也就是清末,随着各种民主化思想的推进,科举制度被废除,考棚也渐渐地失去了它的特定功能,最终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这里是凉山州级机关老年人活动中心,凉山州老年大学就办在这里。据老年大学副校长刘道廉介绍,学校从2012年搬到这里以后,已经有1700多名学员,开设有33个班,包括舞蹈、太极、健身、柔力球、国标、走秀、瑜珈、书法、摄影、国画、手风琴、京剧、电子琴、合唱、手工筀等等,成为老人们退休后充实自己的好地方。

明成化年间文庙,“尊师重教”的重要标志

顺城街中段在旧时为“孔庙”(也称“文庙”)所在,取“万世师表,教以正义”之义,顺城街最早名为崇正街。因临街围墙被涂成了红色,故又被民众俗称为“红照壁”。

1989年,西昌顺城街理发摊。记者 冷文浩提供

“文庙就建在现在州粮食局和原西昌市文化馆背后,从三衙街向下,中营巷以南,一直到考棚(凉山州机关老年活动中心)旁边,占地大概有三四十亩,供奉的是孔子。文庙内松树、柏树居多,约有上百株。1950年,西康省政府设西昌专区,办公地点就设在文庙。”史在德称,在历史上,文庙是一个很重要的文化性质的建筑。

文庙,是纪念和祭祀我国伟大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孔子的祠庙建筑,在历代王朝更迭中又被称作文庙、夫子庙、至圣庙、先师庙、先圣庙、文宣王庙,尤以“文庙”之名更为普遍。由于孔子创立的儒家思想对于维护社会统治安定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历代封建王朝对孔子尊崇备至,从而把修庙祀孔作为国家大事来办,到了明、清时期,每一州、府、县治所所在都有孔庙或文庙。其数量之多、规制之高,建筑技术与艺术之精美,在我国古代建筑类型中,堪称最为突出的一种,是我国古代文化遗产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深刻的反映了孔子思想、教育和文化等对后世的影响力。

西昌的文庙创建于明成化年间,每年八月二十七日(孔子的诞辰日),地方正印长官率领文武百官、乡贤节孝千余人到文庙举行祀孔典礼。上午10时许,典礼开始,钟鼓齐鸣,众皆一跪三叩,颂祀文,颂毕上香祀拜,礼数隆重。而文庙祭祀所采用的礼仪称为“释奠礼”,是传统社会的“国之要典”,成为中国历史上非常独特的文化现象,蕴涵着重要的文化信息。同时,文庙祭祀开创了一种新的祭祀模式,是中国“尊师重教”传统的重要标志。

民国版《西昌县志》有记载:民国二十八年(1939),由县中绅士及高中以上学校毕业学员组织成立文化协进会,设于崇正街文庙内。也就是说,上世纪四十年代,文庙都还在。随着社会不断向前发展,西昌文庙也就渐渐消失在了历史的车轮之中。

一条街可以讲述一段精彩的故事,一栋楼承载着几代人的兴衰沉浮,一个广场有自己的沧桑炎凉……顺城街就是这样一条街,县署、文庙、考棚、商贸并存,是明清时期西昌政治、文化、教育、商贸的一个缩影,这些远去的历史,值得坐下来慢慢品读。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