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有自信敢开口能交流 凉山“学前学普”从破题到深耕

2020

09/29
来源:

凉山日报

分享:

“学前学普”,让山里孩子不再输在起跑线上。

凉山新闻网讯(文/图 记者 钱栩)伴随着2019年开学的铃声,“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以下简称“学前学普行动”)试点的第一批从幼教点毕业的学前儿童开始正式进入各小学校园,成为一名小学生。

对这些孩子们来说,进入小学意味着新的开始。但对于凉山强力推进“学前学普行动”的各级工作人员来说,新生入学,则意味着检验工作成效的时候到了。

在新生入学近一学期后,2020年1月,17县市对全州小学一年级学生进行了全员发展测评。数据显示,参加过“学前学普行动”的试点的学生合格率比未接受学前教育学生合格率高出15.44个百分点。对于老师和家长们来说,不仅在学业上,这些孩子的前后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孩子们的生活习惯、卫生习惯和学习习惯都相对更好;面对陌生人时,更加自信开朗了。同时,这些变化也在渐渐影响着他们的家庭。

一个个“学普娃”就像一粒粒小小的种子,在“学前学普行动”的滋养下,正在茁壮成长。

从胆怯到自信

“学普娃”们在学校渐入佳境

2020年6月18日,是州学前学普办效果对比组到喜德县开展效果比对的日子。到达喜德县小学效果比对点——拉克乡中心校的时候,孩子们正在上当天的第一节课,教室里传出朗朗读书声。一年级2班的教室里,孩子们正在上语文课,今天学习的课文叫《小壁虎借尾巴》。

“没有尾巴多难看呐,小壁虎想,向谁去借一只尾巴呢?”老师一边讲授课文,一边向学生们提问。

站在教室外面,喜德县学前学普办的工作人员吉格阿呷认出了以前在幼教点见过的小朋友马顺。被老师点名后,马顺用发音标准的普通话,大声、流利读出了老师刚刚教过的内容。

课堂上,老师带领孩子们讲了三遍课文,每读一遍,老师都会抽学生起来回答或是跟读,根据学生们课堂上的反应,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谁参加过“学前学普”,一些学生可以比较流利地用普通话回答问题,也有小部分学生回答得磕磕绊绊,或者即使能读,声音都比较小。

普通话语言基础,是否会对孩子们进入小学后的课堂表现和学习状况产生较大的差异?随后,我们对学生的随机访谈印证了这一结果。

效果比对组对该班4名学生(2名参加过学前学普行动,2名未接受过学前教育)进行了随访,所反映出来的结果成为了这种差异的佐证:在回答比对组提出的问题时,没有接受过“学前学普”的学生在反复鼓励下,尽管能回答相对简单的问题,声音依然很小,谈到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时,两名学生不清楚自己的学习成绩;而参加过“学前学普”的两个学生则能大声、自信地和提问老师进行交流,使用的词汇较为丰富,能清楚地记得自己考试成绩,并且能够说出这学期开学推迟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随访结束后,他们还能主动地跟老师有礼貌的告别。根据老师的普遍反映,参加过“学前学普”的学生除了学业成绩,在日常生活习惯和卫生习惯方面也比其他学生好。

2019年12月,中国传媒大学受中国扶贫志愿促进会委托,对试点阶段的“学前学普”儿童进入小学后语言发展水平进行了抽样测评,合格率为99.03%。2020年1月,17县市根据州学前学普办制定的细则标准,对全州小学一年级105122名学生进行了全员测评,测评结果显示,参加过“学前学普行动”试点的学生合格率为96.37%,比未接受学前教育学生合格率高15.44%。

喜德县拉克乡中心校副校长赵发林介绍,2015年启动的“一村一幼”计划和2018年开始实施的“学前学普行动”对农村孩子的改变是巨大的。在他35年的小学教育教学生涯里,接触了很多农村孩子,近年来更是感受到我州教育迅猛发展和变化。“现在,在进入小学前,这些孩子就接受了比较系统的学前教育,不仅过了语言关,基本养成了普通话表达习惯,也养成了懂礼貌、讲卫生的好习惯。这些习惯养成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老师在管理上花费的精力更少了,可以在教学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孩子们的学习成绩都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并通过“小手拉大手”,把这些好的影响带给家长。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学前学普”的效果会更加显现。”

从学校到家庭

小手拉大手带来更多变化

曾经的大凉山,由于交通闭塞、经济落后,与外界沟通甚少,很多彝族群众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也听不懂汉语,大家习惯用彝语交流。全州50万名学前儿童中,听不懂、不会说普通话的现象极为普遍,学前教育落后是凉山脱贫攻坚“短板中的短板”。

肖丽是宁南县新建乡红光村“一村一幼”辅导员,“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开始后,她见证了孩子们的进步,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班上的一个彝族小女孩张霞。刚到学校来时,张霞从来不理会老师和其他小朋友,也不爱说话,偶尔用彝语自言自语几句。她通常都是离开大家,喜欢一个人躲在一边玩。在课堂上,她也总是闷闷不乐地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班上小朋友一起做游戏时,她不愿意加入,有时候还会哇哇大哭。经过观察和分析,肖丽觉得产生这些排斥心理的最主要原因是张霞听不懂老师说的普通话。肖丽在普通话教育教学活动中关注着张霞,下课时经常带着她,用简单的普通话与她交流。

经过半学期的适应和改变,现在的张霞,不仅变成了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更成为了一个善于沟通的小朋友;现在的她,会主动用普通话跟老师问好、跟小朋友交流了。

在凉山,像张霞这样的小朋友。正因为学前学普行动的实施,变得开朗、勇敢。

随着“学前学普行动”的深入实施,孩子们逐渐攻克了语言关,一些可喜的变化也开始在他们家里发生着。

余昕是喜德县拉克乡中心校一年级二班的学生,家就住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走进她的家,你能真切、直观地感受到孩子给这个家庭带来的变化。

走进小院,四处干净整洁,物品摆放有序,硕果累累的苹果枝掩映着小院。由于疫情的影响,余昕的母亲何友约今年没有出去打工。她告诉记者,自己上小学时不太能听懂老师讲课的内容,导致学习也跟不上;因为普通话不好,现在在外打工都不能很好与人交流,只能做一些比较简单的工作。

“现在有了条件,就不能把我们上一辈的遗憾留给孩子,要让她多读书,要让她过得比我们好。”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余昕和姐姐房间外有一个小鞋架,鞋架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姐妹俩的鞋,每双鞋都是干干净净的。“学前学普行动”,不仅让孩子们学会了普通话,还帮助孩子们养成良好的习惯。这些,正在影响着家庭,进而影响着社会……

小手牵大手,“学前学普”进万家。凉山州摸索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实施举措——

幼儿园老师、幼教点辅导员把学说普通话、养成好习惯贯穿在一日生活的教育教学中,通过游戏、音乐、故事等多方式的“浸润式教学”(或“沉浸式教学”),让幼儿轻松学习普通话。在行动中,全州着力推进幼儿教师、辅导员培训计划,让教师、辅导员接受幼儿教育专业技能和普通话教育教学培训,不断提高专业能力和综合素养。通过做好家园联系,通过开放日、家长会、亲子运动会等方式,跟家长建立良好的关系,积极引导家长为娃娃营造良好的环境。此外,各幼教点还大力争取乡镇政府、村委会的大力支持,驻村第一书记、村长定期入户督导,召集村民进行说普通话比赛,对普通话说得好而且卫生搞得好的家庭给予奖励。通过多种形式的“学前学普”宣传活动,广泛宣传“学前学普”的意义,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激发家长积极主动送孩子入园点接受普通话学习,让家长们变“被动学”为“主动学”。

多方的努力成就了现在的行动效果。2019年4月至6月,全州各县(市)乡镇中心校(中心园)对本辖区内所有幼教点开展了在园儿童普通话达标自查,州、县两级进行了抽查测评,其中县级全员普测11.19万人,合格率为73.5%,即将进入小学的学前儿童普通话合格率为99.23%。受疫情影响,2020年学年末凉山州未开展学前儿童普通话测评,但2020年1月开展的学前儿童普通话中期测评数据显示,入园半年的儿童合格率(82.62%)比入园时合格率(50.01%)提升了32.61%,其中幼教点儿童的合格率提升了37.1%,2020年9月将进入小学的学前儿童普通话合格率达90.40%。

从听不懂、不会说、不敢说普通话,到课堂上自信满满、课后主动交流的“学普娃”,“学前学普行动”试点在科学的规划和实践中继续向前推进。


编辑: 李洁 责任编辑: 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