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沉浸在历史长河中的大匠嶲砚

2020

10/15
来源:

凉山日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图记者 徐箭明)一场秋雨后的清晨的西昌,被淡淡的雾气笼罩起来,烟雨朦胧中的山水之色,伴着素雅、幽静和神秘。久负盛名的嶲砚文化,便藏在这锦绣的画卷之中。

拨开一层薄薄的轻纱,背靠青山的路旁两尊精巧的小石狮子相对而出,视线内有院子中放置的巨石块,有一栋古朴老旧的“石楼”,有大巧不工的石器砚品……闻嶲砚之名已久,无数对古砚历史的向往和热爱,在走进这处嶲砚“故里”之时,诸多情感便汇聚为一种探索悠久厚重砚文化的冲动。

古老的地方砚种

凉山的砚文化是什么?它曾走过怎样的历史?从一度被“掩埋”到再度被“挖掘”,中间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在传统“实用主义”和现代工艺文化的碰撞下,又擦出了怎样耀眼的火花……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但嶲砚的传承人方晓介绍了更加丰富饱满的嶲砚故事,从新视角出发,或许可以窥见悠久的嶲砚文化。

方晓生于安徽黄山,青年求学西昌,24岁拜师有着“中华第一刀”之称的砚台大师方见尘门下。人生成长和学习的经历,不仅让他拥有高超的石雕技艺,同时也对“石器”古件有着执着而深沉的热爱。

90年代中,方晓在西昌扎根,一次偶然的经历,他从古玩店发现了很多古砚。“每一块都被遗弃在黑洞洞的仓库里,上边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在别人心中,它或许只是一块毫无价值的破石头,但对我来说却是不可估价的宝物。”方晓对这种承载着中国文人情感的古砚无人问津感到惋惜。而如获至宝的他用近乎全部的积蓄,购买了数百块收藏,并对其材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

研究结果令他感到震惊。他发现,所收集的从汉代到民国的西昌地区砚种,是完全不同于端砚、歙砚、陶砚、鲁砚等知名品种的古老砚种,并且这种砚种在2000多年的历史中,其石料和砚文化内涵从未有过断代,几乎一脉相承。当时,还未积攒系统学术研究的方晓,将所发现的新砚种暂取名“西砚”。

在方晓建立的嶲砚博物馆中见到的这批古砚,黑黢黢的砚石烙满了岁月的风霜,眼前的景象随想象力而延伸出去,视线仿佛穿过时空隧道,回到千年以前。一位古代的中国文人,在雨夜的窗前点上一盏油灯,铺开一卷宣纸,在沉甸甸的砚台上推磨出一池青墨,用笔锋坚硬犀利的小楷沾着砚中的满腔抱负,奋笔疾书写下家国情怀……砚,是中国文人情怀的承载,以其独特的东方神韵成为中华文明极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

“我用了数十年的时间,对‘西砚’进行了考察,走遍了雅砻江、金沙江、大小金河、安宁河等流域的主要和支流周边地区,采集了大量的标本和制砚石料,和收集的古砚进行了一一比对,发现两种石料同出一源。”方晓说。

翻阅历史古集,方晓更是寻到了“西砚”的根。清代《建昌府志》记载,所采雅砻江相石,因具有“膘”“眼”“晕”“玉带”的特点,所制之砚,在前清朝,曾作为皇家贡品进宫御用,被称为嶲砚,又名建昌砚、相石砚。《邛嶲野録》(府志)记载:“相石砚,冕宁县产,所属九盘营亦产。”

“嶲砚文化非常的悠久,底蕴浓厚,内容丰富,但受限于地理、交通等局限,当地的砚并未有太多流传出去。”方晓说,种种资料显示,这种古老的地方砚种和砚文化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过辉煌,但又一度被淹没在时代的尘埃里。若无人传承,拥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嶲砚文化,或许很快就会消失。

在今天,方晓“接受”了嶲砚的传承,他也找到了人生目标方向。十几年的研究,方晓凭借的精巧高超的石刻技艺,把山水风光、花鸟走兽、人物故事融进制砚之中,把传统的砚台变成精美的艺术品,让嶲砚在中国砚种的大书上写下了笔墨文章,沉在历史长河中的凉山砚文化得以重现天日,并与凉山的文化、西昌的文化相融合,成为一个地区传统的文化符号。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