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三岔口:连接一个城市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交通枢纽

2020

11/12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特约撰稿/王青山 图/记者 冷文浩)西昌的道路,有众多的三岔口,但真正取名“三岔口”的,就只有中行大厦前面那个很大的三岔口。“三岔口”是国道108线和宜西公路的汇合点。往西北方向跨南门大桥(一般称“南桥”)连接“塑像”这一段叫“三岔口西路”。往南,一直到“四公里半”的四袁路口,则为三岔口南路,而从三岔口往东,一直到熊家碾路,就是三岔口东路了。三条街道皆为“以公路代街”,都是1981年才正式取得名称,列入“西昌户口”的,但其存在的历史,要一直上溯到上世纪40年代。从建成之初到现在,这三条街道是连接西昌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交通枢纽,是这个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的每一个哪怕是微小的变化,也会牵动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每一个人的敏感神经。

西昌城区道路的三岔口多!随便数数,老城区“53号家园”门前是一个三岔口。城中心,“塑像”那里又是一个三岔口,再往东南走,中行大厦前面一个很大的三岔口,继续走,往南,约2.2公里处,在一个叫“四公里半”的地方,又是一个三岔口,还有城西,机场路和城南大道交汇处,它也是一个三岔口……

奇怪的是,众多三岔口中,直接取其名曰“三岔口”的,就只有中行大厦前面那个很大的三岔口。

岔口,《汉语词典》解释为“道路分岔的地方”。岔口好像只有单数之分,如三岔口、五岔口、七岔口等等,没有听说两岔口、四岔口的。笔者理解,因为三岔口是最起码的,两岔口它就是一条路,岔不起来的,而四岔口呢? 一般都叫“十字路口”了。六岔口没听说过,更没走过……

不晓得最多的岔口有多少,笔者曾在山东潍坊走过五岔口,听说山西晋城有个七岔口,再多的就不晓得有没有了。但随着立体交通的日渐发达,估计超过十个也是有可能的,重庆不是就被大家戏谑为“走错一个路口就是一日游”吗?

记不起来是哪个随口吟出下面四句顺口溜:

东边三岔口,西边山丫口。三岔口人多,山丫口车多。

上面提到的山丫口,就是机场路和城南大道的交汇处那个三岔口。

它和中行大厦前面那个很大的三岔口一样,都是很重要的交通枢纽。但因为中行大厦前面那个很大的三岔口地处城区中心,连接城区和景区,所以才说“三岔口人多”。

2010年,三岔口南路火把节花车游行

现在我们只说中行大厦前面那个三岔口。1993年7月版的《西昌市地名诠释》称其为国道108线和宜(宾)西(昌)公路的汇合点。

《西昌市地名诠释》具体描述说:“三岔口的中心,建有400平方米的街心花园,周围高楼矗立。攀西地质大队大楼,凉山州五交化公司三岔口商店坐落其间;南往泸山风景区,东往川兴镇,西接南门大桥。”

这里所说的“南门大桥”应该就是南桥,《西昌市志》称其为“南门桥”,“位于城区东面的东河下游”。

三岔口的典型标志是中间那硕大的街心花园,直径22.6米,面积达400平方米。花园中间一年四季花团锦簇,是西昌一处著名的打卡地。围绕这个街心花园形成一个交通环岛,将三岔口西路、三岔口南路和三岔口东路紧紧连在一起。因此,市民们都亲切地称呼这个街心花园叫“大转盘”。2011年这个转盘取消后,很多市民依依不舍,一个网名为“小芒果”的就在网上发帖说:“大转盘没有了,太伤心了,那是我们西昌的标志啊。大转盘没有了,三岔口还叫三岔口哇? 没有转盘的三岔口不叫三岔口了。”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大转盘的依依不舍,对三岔口的拳拳之心。

是啊,徜徉在三岔口,漫步在车水马龙之间,你会深切体会到,这是连接一个城市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交通枢纽,是这个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每一个哪怕是微小的变化,也会牵动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每一个人的敏感神经。

从“褴褛开疆”到天堑通途

三岔口是国道108线和宜西公路的汇合点。往西北方向跨南门大桥(一般称“南桥”)连接“塑像”这一段叫“三岔口西路”。《西昌地名诠释》记载:“西北、东南走向。西起南门大桥,南至三岔口,长486米,宽31米……此路为国道108线穿城区的一段,1981年以前街在三岔口以西故名。”

1986年,三岔口,往来的车辆很少,行人较多

往南,一直到“四公里半”的四袁路口,则为三岔口南路,也是国道108线穿城区的一段,《西昌地名诠释》标注为:长2.2千米,宽30米。

而从三岔口往东,一直到熊家碾路,就是三岔口东路了。《西昌地名诠释》标注为:全长1.25千米,宽31米,“系宜(宾)西(昌)公路的起点……”

三条街道皆为“以公路代街”,也都是1981年才正式取得名称,列入“西昌户口”的。但其存在的历史,要一直上溯到上世纪40年代。而连接三条街道的三岔口的历史,应该自国道108线和宜西公路汇合的那一天开始。

我们知道,国道108线自汉源到西昌这一段,完全与历史上的乐(山)西(昌)公路重合。而乐(山)西(昌)公路,又是历史上著名的“川云西路”的一部分。

“川云西路”是抗战时期仓促修建的一条战备公路,以西昌新村为界,由北面的乐(山)西(昌)公路和南面的西(昌)祥(云)公路组成,其中乐西公路全长525公里,西祥公路全长548.7公里。其大致走向为:四川乐山——金口河——蓑衣岭——永利——乌斯河——汉源——石棉——冕宁——西昌——会理——云南永平——大姚——南华——祥云。

《西昌市志》载:“乐西公路全长525公里。起于乐山,至于西昌。民国28年(1939)动工修建,30年(1941)2月竣工通车。在西昌境内自缸窑北行,经小庙、马坪坝、锅盖梁、茨柯泉、礼州、羲农至黄土坡处境,共44公里。”

就是说,北面的乐(山)西(昌)公路和南面的西(昌)祥(云)公路,是在缸窑相接的。缸窑很大,具体是哪里呢? 民国时期的《大凉山夷区考察记》很明确:新村!

既然如此,那么三岔口肯定是在乐西公路上,故此,我们重点回顾乐西公路。

1937年抗战爆发,当时的国民政府迁都重庆。1938年8月,国际通道滇缅公路全线通车,但进入四川特别是战时陪都重庆的物资要绕道贵州,因此,修建“川云西路”与滇缅公路相连接,就显得尤为重要。

《没去过血肉筑成的乐西公路,人生不算完整》一文描述说:1939年8月正式开始修建乐西公路,“历时18个月,于1940年12月通车,近30万人浴血奋战,死伤2万余人,是鲜血和生命铸成的‘抗战血路’。”其中就包括西昌、会理等地的民工。

《中国大百科》词条:“乐西公路是为当时国内最艰巨的公路工程”。时任中华民国交通公路总管理处处长兼乐西公路施工总队长赵祖康先生,亲笔撰文并题写了悲壮的“褴褛开疆”纪念碑,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九月立于乐西公路蓑衣岭至今。

抗战结束后,国民政府首都回迁南京,川滇西路失去战略意义。从而年久失养,受风雨侵蚀,山洪冲刷,桥涵朽烂,路基坍塌,路面破损,到凉山解放时,已经名存实亡。《凉山公路:从7公里到2.7万公里的璀璨变迁》一文载:“1950年3月,凉山一步跨千年,由奴隶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当时只有西昌城区到小庙的7公里路段勉强维持通车。原因是小庙有机场,这段路才得以保存下来。”

该文记载,于是,人民政府从1951年4月开始抢修乐西公路,用了4个月的时间,于当年7月初完工。从而“打开了西昌北上的大通道,加强了西昌与四川内地的联系。”这是国道108线西昌段的历史,也是三岔口西路和三岔口南路的历史,其真正存在的时间,应该是从1951年7月开始。

从“褴褛开疆”到天堑通途,“几代人梦寐以求的愿景,终于在新中国得以梦想成真。”

再说宜(宾)西(昌)公路。早在这条公路之前,西昌到昭觉是有驿道相通的,《西昌市志》载:西昌到昭觉(卑水)“此道在西汉时期开通。西昌城出南门至高枧、川兴、越小花山至大兴场,再过玄参坝,即通昭觉大道。”

1996年,在三岔口义务指挥交通的交通员

但这条驿道并不走三岔口。西昌解放后,人民政府即决定修筑宜西公路。宜西公路自宜宾地区屏山县的新市镇至西昌,全长336公里……《西昌市志》载:该条公路1953年动工修建,1957年元月通车。后又于1987年扩建,市内部分路面宽度由7米扩宽至30米。曾担任凉山州交通局局长的曹科材老人回忆说:“我就是1955年到西昌参加工作的,来了就参与到西昌经昭觉到宜宾的宜西公路项目中。”

由此得知,三岔口和三岔口东路的历史是从1957年开始的,比三岔口西路和三岔口南路晚了6年。

说到这里,还要说说南桥。位于三岔口西路最北端的这座大桥,《西昌市志》称为“南门桥”,《西昌地名录》又称为“东河大桥”。《西昌地名诠释》也称“南门桥”,说:“由于东河流经西昌东门和南门,南门古名大通门等原因,自有桥以来,名称较多:始称南门桥,后改新桥,又称东河大桥,南门河大桥,1990年定今名。”

喊习惯了,还是叫它南桥吧。南桥对于西昌来说,太重要了。它不仅仅是国道108线上的一个重要节点,还是西昌新老城区衔接的重要枢纽,《西昌地名诠释》载:西昌“新城区地处邛海湖平原。从1979年起,逐步改造拓宽国道108线和宜西公路经城区段向两侧辐射而成。”

就是说,这一切改变,都是从南桥这个点上延伸出去的。

据《西昌市志》记载,该桥于民国32年(1943)始建,为木架木面桥,常遭洪水毁坏。1959年,在现桥位另修建一座石台木架木面桥,共15孔,每孔净跨7米,全长120米,桥面净宽7米,次年建成通车。

1980年10月,三岔口民贸大楼开业

1965年进行改建,设计为永久式钢筋混凝土T型梁桥,是年10月动工,次年7月竣工,全长124米,7孔净跨16米,桥高5米,桥面净跨7米,人行道两侧各宽2.5米,下为石桥台混凝土重力式墩。1982年,投资60.3万元,扩建大桥与路面宽度,同年12月开工,次年9月竣工通车。扩宽后的桥长127.64米,桥面宽为25米,其中快车道宽9米,慢车道宽7米,绿化带3米,人行道两边各宽3米,设计载重汽—13吨、拖—60吨。

现在的南桥,已经与这个城市融在一起不可分割,南桥就是西昌这座城市的象征。

城市迅猛发展的里程碑

从“塑像”往东南数,三岔口西路分别与滨河路、健康路、顺河路和三岔口西巷相连。这其中,除了三岔口西巷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就有房屋建筑外,其余一直到1966年以后才逐渐形成街道的。

三岔口西巷隔三岔口西路与顺河街相对,长350米,《西昌地名诠释》载:“原为河滩及农田,1960年以后兴建而成。”

三岔口西巷一段时间叫作“老鸽市”,每逢周末,这里的鸽子市场异常热闹。

1966年在南桥头林业招待所(现绿宝石大酒店)上班的陈以藻老先生回忆说,他来的那一年,南桥往南一直到三岔口,除了路北的林管局和路南的林业中心医院和招待所,就全是河滩和农田了,“到了晚上,四周一片漆黑。”

张崇宁在《西昌城市如此壮美缘于敢想敢干》一文中也写道,甚至到1979年的时候“跨过南桥便是郊区了,遍地是菜地、粪坑。”

1980年西昌建市,以三岔口民族商业商场开业为标志,西昌城市发展步入快车道。三岔口以及三岔口西路、三岔口南路和三岔口东路迅速改变面貌。

1981年,位于三岔口东路16号的攀西地质队成立。那幢现在看来并不很高的大楼,与街心的花园一道,立即成为三岔口的典型标志。

与此同时,三岔口西路记载了西昌城市发展进程中的许多个第一:

第一条公交线路:你知道吗? 西昌第一条公交线路不是现在的1路公交,而是1966年开通的西昌——新村公交线路,当时沿路不设站点,招手即停。随之又开通了西昌到小庙的公交线路。冷文浩在《从2辆到373辆,西昌公交52年之变》一文中写道:“那时,公共汽车线路少,在人民广场附近上车,最熟悉的一路就是去邛海的公共汽车。由于经常去邛海游泳,所以常坐这路车,用气开关车门,由售票员控制,而且沿途招手就停,随时上下。所以车速较慢,有时摇摇晃晃,要近一个小时才能到邛海。到邛海公园,票价4分钱。”

第一座过街人行天桥:有多篇文章称西昌首座过街人行天桥是名店街口那座,其实很早以前西昌就有过街人行天桥,位置就在现在的滨河路与三岔口西路交汇处,也就是南桥的北端。桥为钢结构,用钢架焊接的。许多上了点年纪的人还记得桥上打的广告,是多大的“雪花啤酒”。

2018年,三岔口的街心花园已不在

这座人行天桥建于上世纪90年代,具体哪一年笔者手头资料有限无法确定。拆除时间也众说纷纭,一说是2007年,一说是2005年。拆除原因,有的说钢架焊接不美观,不安全,有安全隐患,有的说桥上治安复杂,还有的说当时没有蔬菜批发市场,只能在滨河路上沿街交易,每天天不亮,批发蔬菜的商贩聚集在一起,甚至把三岔口西路截断,严重影响交通。

尽管众说纷纭,但这座跨街人行天桥确实存在过,而且在人们的记忆深处永远矗立。

第一次火把游行:1994年7月,州、市政府举办第一届中国凉山彝族国际火把节。外地游客大量涌入西昌,感受原汁原味的东方狂欢节。一些老西昌人不会忘记,三岔口、塑像、月城广场、三岔口东路民族体育馆这些地方都曾摆放过主火堆,而三岔口西路、三岔口东路、三岔口南路等都是主要狂欢活动区域。

与三岔口西路不太一样的是,三岔口南路是伴随着“一办三创”的号角而繁盛起来的。

2006年,作为四川省冬季旅游会的主会场、凉山州一号重点工程的火把广场落成。火把广场是一个以演艺中心为主,融学术交流、展览、休闲、娱乐为 一体的多功能文化建筑,占地约1100亩。

在火把广场的入口处,有一组九虎塑像,往里是一组成弧形布置的56个直径为2米的民族文化柱群,56根柱子表示56个民族大团结,而高6至9米、直径2米的柱体表面,是反映彝民族的优秀文化、经典传说的装饰性浮雕。

随后,西昌旅游客运中心(长途汽车站)、天禧花卉园、老海亭、海河天街等相继落成,三岔口南路的功能逐渐从市区与景区的连接道路向城市不可分割组成部分转变。

从三岔口往东数,三岔口南路分别与土城巷、下鱼市街、体健巷、农贸巷、东南街、石柱子路、河东大道、通海巷、南坛路、熊家碾路相连接。其中的河东大道起于胜利大桥,止于三岔口东路州广播电视大楼西侧,全长1180米,宽56米。它贯穿新老城区,彻底改变了西昌城区道路交通格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在三岔口东路东端尽头,熊家碾路对面,曾经是州车管所所在地,因为办理车辆业务的人车多,带动了这一片的餐饮、复印等相关产业异常繁荣,也经常造成道路拥堵,直到搬迁至太和为止。

这条街上,“新仓库”附近曾经有一家“古蔺麻辣鸡”,这家主营麻辣鸡,以鲜、香、麻、辣著称,是多少西昌人趋之若鹜的餐馆之一,甚至许多年轻人结婚都选在这里。

三岔口东路独具特色的建筑很多,位于三岔口东路357号的州图书馆极富民族特色。三岔口东路148号的民族体育馆是体育爱好者的天堂。

“开水爷爷”精神永存

如果说,三岔口西路和南路承载着“褴褛开疆”的民族精神,那么,三岔口以及三岔口西路、三岔口南路和三岔口东路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就是“西昌精神”的真实写照。

海河,横穿三岔口南路,曾经的海河弯弯曲曲,河浅水缓,是人们不屈不挠的治理,才有了风景如画的今天。

李良如在他撰写的《海河记忆》中深情回忆到:1976年新修海河,解决邛海涨水造成水患问题,“西昌县组织县级机关到工地劳动,全县在县政府门前集合,上午8点扛上红旗,敲锣打鼓,参加劳动的人们扛上锄头、铁铲、撮箕,浩浩荡荡向工地。从现在的中西医结合医院沿健康路(原来是小路,可以通架架车),到大修厂背后,就沿机耕道拐向108国道向海河工地走去。最后到达现在海河桥以东的工地上去参加劳动,有的挖土,有的铲土,有的用撮箕担土,工地上人山人海,红旗飘扬。”

谈精神,就不能不说到“开水爷爷”和“开水婆婆”。

“开水爷爷”名叫施永清,大约2003年,他在西昌南街见一位老婆婆在一个供水点上常年义务为路人提供开水,不管什么人,只要口渴,都可以取水来喝。

老婆婆的善举,让施永清很是感动,回家给老伴王彩仙说了这件事,两人琢磨着准备为市民做点好事。碰巧,没过多久,南街那位老婆婆和供水点都不见了。施永清和老伴唏嘘之余,最终决定接过老婆婆的“枪”,为市民免费烧水供水。从2004年清明节开始,他和老伴在三岔口西路“双狮电器”门口为路人建了一个免费供水点,他买来保温桶,写上“免费供开水”几个大字,放在一个好心商家的门口。

他每天在家烧好开水后,提上街倒进保温桶,提供一次性纸杯,路人口渴了,坐下来,喝点水再走。大家都称呼他为“开水爷爷”,

那年他66岁。

一直到2013年12月,“开水爷爷”施永清因腰椎间盘突出无法行走,无法送开水了。为了将爱心延续下去,75岁的老伴王彩仙接下“接力棒”,每天继续送开水。

“开水爷爷”变成了“开水婆婆”,夫妇俩的善举感动着身边的人们。“开水爷爷”的事迹被多家媒体报道,被评为感动西昌人物,2014年6月获得“天天正能量”奖励。

2014年8月17日,77岁的“开水爷爷”施永清与世长辞,到殡仪馆悼念“开水爷爷”的人络绎不绝,有亲戚、同事,更多的是自发前来悼念的市民。

从“褴褛开疆”到“开水爷爷”,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延续传承;从老城区的“九街十八巷”到南桥以南的三岔口西路、三岔口南路和三岔口东路,则是西昌城市发展的生动记录,而三岔口,就是连接一个城市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交通枢纽。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