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长安路:商贸云集的主干道 新旧交替的城市印记

2020

12/08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记者 李晓超 图/记者 冷文浩一个城市的主干道沿线,往往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经济活力最强的地方,例如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南京路,还有我们今天的主角——西昌的长安路。

长安路最初是长安乡辖内的国道108线段,因而得名长安路。它东西走向,东起西河长板桥,与长安中路连接,西至街心花园与长安南路、长安西路连接,三块板沥青路面。

今天的长安路是西昌重要的城市主干线

它是西昌城市的主干道沿线,其发展变迁与西昌经济发展紧密相连。

史在德还记得,长安路最辉煌的时代,工厂林立,机器轰鸣,一群斗志昂扬的年轻人,意气风发地走在长安路上,身边投射过来无数羡慕的眼光。而68岁的谢康林,则见证了长安路从一条风尘仆仆的泥巴路,变成了西昌商贸云集的主干道,也见证了长安村从贫穷到小康的巨大转变。

长安路最初是长安乡辖内的国道108线段,因而得名长安路。它东西走向,东起西河长板桥,与长安中路连接,西至街心花园与长安南路、长安西路连接,三块板沥青路面。但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并不会那么仔细去区分长安中路、长安东路、长安西路等地名,大部分的人印象里,长安路,指的就是从“彝海结盟”纪念碑到410生活区这条主干道。如果要更细化一些,人们会记住这条街道上的一些地标性的建筑,大世界数码广场、281、长安农贸市场、长板桥、街心花园等等。

一个城市的主干道沿线,往往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经济活力最强的地方,例如北京的长安街、上海的南京路,还有我们今天的主角——西昌的长安路。这些主干道不仅代表着一座城市的主体调性,更蕴藏着一座城市崛起的风雨历程。

从一碗豆腐发迹

长安村实现涅槃重生

过去人们常说,要致富先修路,得大道者得发展,长安路贯穿着整个长安村,长安路的不断扩展,带活了长安村的经济发展。如今,在西昌,很多人说起长安村5组,都会露出羡慕的眼神,为啥? 因为有钱!

谢康林说,1982年,长安村的人平均收入350元,1997年,长安村基本达到了小康村的标准,而如今,长安村5组的村民,但凡有股权的人平均一年的分红就有三万左右。谢康林家里有5个人能拿到分红,一年下来,光是分红就有十几万。

“长安村的发展,可以说是西昌发展的缩影,快速、有力,充满活力。”

长安村过去有多穷? 谢康林说起连连摇头,到处都是草房、瓦房,又破又烂。土改后,人均耕地一点八亩,群众的生产和生活一年好于一年。要说长安村经济发展的源头,得从一碗自家磨的豆腐说起。

改革开放之初,党制定了允许农民经商,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政策。然而,被“割资本主义尾巴”割怕了的人们,将信将疑,保守观望,不敢做,也不知从何处做起。1978年,有一个当过干部的回乡农民,在亲属的鼓励下磨豆腐卖。这便是长安村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卖豆腐成本低收益好,一天能赚几块钱,豆渣还能养猪。在这户农民的影响下,不到一年五组从事豆腐加工的就发展到二十多户,最多时达三十余户。

与此同时,长安路也在慢慢发生着改变。1993年7月出版的第一版《西昌市地名诠释》这样记载:长安路,全长5445米,从1979年起,逐步改造拓宽国道108线和宜西公路经城区段向路两侧辐射而成。

通过数年努力,长安路上建起了综合大楼、商铺、企业房等,变得热闹繁华起来。图为长安北路一带

聪明的长安村村民们趁机把临街的房屋改成商铺,卖点烟酒糖茶,坐在家中就做起了生意。路好了,赚钱的门路更多了,有的村民搞起了运输,有的搞劳务,经济的浪潮一被打开,挡也挡不住。

“过去的长安路就是一条泥巴路,晴天风尘仆仆,雨天泥泞堪,没想到,路修好了,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了。穷怕了的村民们变着方儿的寻求致富道路,饿肚子的年代终于过去。”

柏油马路代替了曾经的泥巴路,31米宽的长安路,有了行车道和人行道,街道两边绿树成荫,一栋栋楼房拔地而起,商店、旅馆、招待所、饭店越来越多。长安路变得热闹繁华便利。老人们回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长安路,最大的感受是,小时候进城要走一小时,有了公交车,乘车花一角钱只需五分钟就到了。

长安中路综合市场天桥

1992年,西昌市决定修长安街,规划修建城南开发区和长安工业开发区。长安村再次抓住这个大好机遇,采取各种措施,大力发展集体企业和个体私营经济。通过数年努力,在长安街增建了综合大楼、商铺、企业房。年纯收入360多万元,除集体提留扩大再生产外,农民年可从集体平均分得500元左右。

1995年,长安综合市场建设中

“90年代初,长安农贸市场建成投入使用,我们5组的村民收入又大大提高了。去年我们按股权分红,有股权的人每人拿到了2万多块钱,加上过节费,差不多有四、五万元,我们家算下来就有20多万元。”

谢康林说,这样的日子,在从前是不敢想的,而现在已经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事。长安路从一条普通的108国道,发展成西昌最热闹的中心街道,沿途还有许许多多讲不完的故事。这些故事成为西昌发展史上的光辉足迹,展现出当地老百姓在奔向小康的征途上,步子更稳更快更扎实。

南安河上的长板桥 连接西郊与市中心的桥梁

对于长安路的命名,很多人都知道是因为这里有个长安村,那么长安村的名字又是怎么得来的呢? 这就不得不提到长板桥了。长板桥是长安路上一个典型的历史建筑,是过去进城的必经之路。新中国成立前的长板桥周边,狼群出没,杂草丛生,田园荒芜,与如今身处闹市的长板桥相比,改变之大。

1981年,长安中路西昌市文化宫旱冰场内,滑冰的人玩得不亦乐乎

1996年出版的《西昌市志》上有一段这样的记载:长板桥位于城西,西河下游,川云西路405公里+650米,原名澜安河桥。初为支木结构简易桥梁。随着川滇西路的开通,民国34年(1945)2月26日开工,进行简易修补,命名为长板桥。1966年5月,进行了维修,桥梁质量、结构得到提高和改善。1982年,投资20万元,建成钢筋混凝土装配式T梁桥,全桥2孔,每孔净跨20米,桥长52米,桥面宽25米,净宽19米,两侧人行道各宽3米,桥高6米,设计载重汽—13吨、拖—60吨。

市志上所提到的澜安河,也叫作南安河,与宁远桥的西河同属一个源头的两条分支,这两条小河交汇后流入海河。

原西昌市政协副主席史在德至今记得,小时候体育老师教他们游泳,就在西河与南安河的交汇处。老师手拿一根竹竿,谁被淹了就把竹竿递过去拉上来。长板桥一头,有一家卖大碗茶的铺子,门口一棵大树下,坐着过路歇脚的行人或者马帮。铺子前面,有农民背点炒瓜子炒花生炒胡豆来卖。经常有舍不得花钱买茶喝的人,在老板那里借一个碗,到沟里面舀点水喝,然后继续赶路。

1995年,长安北路改造中

“南安河上的长板桥,就是用很长的木板搭起来的桥。桥的两端用大石头垒起来做桥墩,这个名字沿用了半个多世纪,如今已经成了西昌一个地标性的建筑,人人都知道,这是一座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桥。”史在德介绍说。

那么,“长安村”这个名字与长板桥有什么渊源呢?1991年,西昌市委党史研究室出了一本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七十周年的专辑《光辉的足迹》,里面就提到了“长安”的来历。

“1950年3月27日,人民解放军打垮了胡宗南残部,解放了西昌,水深火热中的穷苦人民从此出了头。党和政府派工作队,帮助农民搞减租退押,清匪反霸,土地改革。当家作主的农民们,积极发展生产,建设家园。

地下党员赵金魁同志,被派到长板桥当工作队队长。他对当地的历史和现状都很熟悉,土改结束建立乡级政权时,赵金魁同志建议定长安乡的乡名为“长安乡”。以取长板桥之“长”和南安河之“安”,寓兵匪横行、洪水为患的历史一去不复返,长期安居乐业建设家园之意。后来,撤并小乡建立大公社,这里成了西郊公社第六大队。撤销公社建立西郊乡,取销番号确定地名时,将六大队定名长安村。这就是村名的由来。

长安长安! 在解放了的土地上,长期的社会安定,为发展经济创造了良好的环境,而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又促使社会长期安定,政治经济,不可分割,相辅相成。解放后的长安插翅飞翔,面貌日新。”

如今的长板桥,经过数十年的风吹日晒,外观稍显陈旧,但它依然与南安河日日为伴。每天有数不清的车辆行人从上面经过,两头的建筑也一变再变,楼房越来越高,商店越来越潮,附近的居民也越来越多,进城的路线也变多了。不变的是,在嘈杂的车声人声中,长板桥在老西昌人心目中的沉重分量。

工厂林立机器轰鸣昔日光景已远去

“现在的很多老西昌人都还记得,过去长安那一片,是西昌的工业发展区,工厂林立,机器轰鸣,长安路上的车辆跑起来了,工人们上下班三五成群,一派欣欣向荣的光景,老百姓对幸福生活更有盼头了。”史在德一边回忆一边介绍,50年代中期,国家确定“三线”建设的方针,部分工厂向西部内迁。长安村由于交通方便,水源保证,地势平坦,可利用荒地多,被选定为西昌市的工业发展区,纳入有计划的发展。

1983年,长安路青工机械厂内,机器轰鸣,工作人员正在查看机器运行情况

对此盛况,《光辉的足迹》一书里做了详细的介绍:三十多年来,国家在这里先后建起了有冶金、机械、建材、化工等门类的中央、省、州、市属的十几个工厂。建在长安村六组的中央企业410厂,占地近百亩。它是为开发利用攀西地区丰富的钒钛磁铁资源而建的中间试验基地,其分离技术可与世界少数先进国家媲美。近几年,在完成中试任务前提下,还发展了生铁、钢材生产,每年给国家交纳税收近千万元。建在长安村境内四个机械厂之一的省属102厂、以修配,生产地质仪器水平最高著称,该厂批量生产的万能摇臂钻床,二十年前就畅销亚、非两洲。此外还有汽车大修厂、锡冶炼、砖厂、绸厂、松香厂等一批省、州企业。在长安村境内还有四个市级工厂。市机械厂,原名西昌县拖拉机修配厂,1958年新建,现在除修配汽车、拖拉机外,还批量生产铸造件和镀锌钢管。凯乐板式家具厂,即市家具一厂,1962年由重庆市迁来,五年前从国外引进设备技术,生产的板式家具质优、新颖、耐用、价廉,在省内同行业中居于领先,十五年前创建的市水泥厂,当时受财力所限,生产能力一万吨,不过三年就扩建成三万吨,今年要在“质景、品种、效益年”活动中挖潜革新,实现年增产八千吨。其425#硅酸盐水泥因质量好而深受用户欢迎,畅销州内外。广龄最短发展又最快的,是市压力容器厂。该厂是由敲白铁皮发展起来的集体工业企业,现在能生产普通蒸汽锅炉。

时代的发展,就像大浪淘沙,当城市有了新的需求,总会淘汰掉老旧的东西。很多工厂停工并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辉煌了三十多年的长安工业区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到现在,很多过去的工厂原址上已经修建起新的建筑,但很多厂名还是保留下来了,我们这一辈老西昌人在称呼地名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的叫以前老厂的名字。”史在德说,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这些厂名了,更不知道,过去有一群斗志昂扬的年轻人,意气风发地走在长安路上,身边投射过来无数羡慕的眼光。

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不只是长安工业区,还有西昌最早的交通指挥岗亭。一岗亭二岗亭这两个称谓,至今能在西昌人的口中听到。但要看实物,却不能了。

在城市发展的进程中,很多东西都是从无到有,从落后到先进。新中国成立前,西昌只有一辆车,是西昌历史上有名的大商人徐仲伟的专车,唯一一辆自行车,是一位马来西亚的归侨带来的自行车。那时候车辆极少,老百姓看到车子都很稀奇。到了七十年代初期,西昌的车辆逐渐增多,交通问题随之产生,特别是十字路口、三岔口,容易出现交通事故。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便在与长安路相邻的龙眼井路口、胜利南路路口设置了一岗亭和二岗亭。

“岗亭就是一个圆形的亭子,开了一道小门,有交警坐在里面透过玻璃窗指挥交通,有了交警坐镇,交通事故就少了。到了后来安装了红绿灯,岗亭才撤掉。”史在德介绍说。

对于一岗亭二岗亭,很多人至今记得当时那股新鲜劲。西昌市民林红说:“一岗亭是西昌最早设置红绿灯的路口,大概是1983年左右。那时候车少人多,经常绿灯亮起没有车,人行道是红灯,大家随便走惯了,不会看灯,义务交通员就会挥旗吹哨,拦住行人。不仅如此,因为红绿灯是新鲜事物,每天有很多人围观红绿灯。当年我还在读初二,我的一个同学从昭觉到西昌来耍,每天下午就去一岗亭看红绿灯,等我放学。”

每一个时代,总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被记忆封存,昔日长安路上那些繁星点点的日夜就完整的被保存在了一代人的记忆里。

繁华的市中心

人气最高的广场与纪念碑

长安东路起于龙眼井街口,紧邻月城广场和彝海结盟纪念碑。月城广场上,每天早晨和傍晚都有很多中老年人在这里健身跳舞,热闹非凡。而彝海结盟纪念碑,从建成至今,每天都有人在这里换上彝族衣服拍照留念。加上周边是商业繁华的市中心,人流不息,人气很旺。

月城广场的前身,就是过去的人民广场,不少老西昌人还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西昌二小没有体育场,体育老师就会带着学生去人民广场上课。平整的坝子上,时常能看到师生运动的身影。

据市民陈吉华回忆,月城广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辛亥革命前。在西昌解放初期,现在的月城广场所在地叫人民广场。清朝年间它名为校场坝,城内共有两处:一处在今天凉山军分区通讯营内,现仍在办武术学校,另一处是西校场,即今天的月城广场。这里在清朝年间是考武举之场所,后来成了公共体育场,民国32年还分别举办了宁属第一、二届秋季运动会。平时这两个校场为部队演练操场,西校场也曾是镇压死刑犯人的地方,直到西昌解放。

“随着城市的发展,月城广场的变迁很大。万人大会场后不几年,先是在靠路这边,修了露天篮球场,最先的篮球场连水泥地都不是,这有一些田径场所,后来才建成水泥地平场地。过几年在广场上建起了体育馆,馆容一个篮球场位置,还有露天看台。西昌县首届农民运动会就是在这里举办的,当时除篮球外,还有长短跑,跳远、投弹等项目在馆外实行。后来这体育馆还举办了四川省青少年乒乓球运动会,后来的奥运冠军童玲,就是在这场比赛中,以自贡队选手的身份拿下女单和女双冠军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体育馆前还成为最热闹的服装市场,是进买服装的必到地。”陈吉华说。

2001年,月城广场启动重建,2003年,月城广场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市民眼前。

月城广场一旁的彝海结盟纪念碑,原址上是一个为了便于交通行驶的街心花园。这座纪念碑是西昌的标志性雕塑,于1986年1月1日落成,碑体用凉山特有的红砂岩筑成,整体雕塑刘伯承和小叶丹两人戎装立像,正面碑座上有“彝海结盟纪念碑”七个苍劲飘逸的金字,由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题写。

彝海结盟纪念碑,记录着一段很多人都熟知的历史。1935年5月21日凌晨,刘伯承率领先遣队红一师到达冕宁县城,再往前走,进入大凉山拖乌彝族聚居地区。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和地方军阀的长期压迫,彝族与汉族的隔阂、猜疑很深,存在着根深蒂固的敌对情绪,给红军通过彝区带来很大困难。

1995年,长安嫦娥奔月塑像修建现场

为了顺利通过彝区,刘伯承与果基家支小叶丹在彝海湖边歃血为盟,结义为兄弟。彝海结盟后,红军授予小叶丹一面书有“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的红旗和部分枪支。在小叶丹的带路下,红军先遣队顺利通过彝区。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人来西昌,必定要在纪念碑前拍照留影,如今,纪念碑身处闹市,车流较大,但每天依旧能看见有人在碑前拍照。

长安路并不是与生俱来就拥有繁华热闹,它的发展变迁与西昌经济发展紧密相连,街道两边从荒原变成农田再变成今天的商贸云集,是几代人的努力付出,也是西昌人民吃苦耐劳追求幸福的又一体现。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