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西昌西门坡:一城繁华的铿锵棋子

2020

12/22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图 记者 王亚)西门坡,因地处“新西门”外的斜坡,故称西门坡。虽然如今古老的“新西门”已不复存在,但随着西昌的版图向东南西北方向持续扩大,西门坡已从一城之西被“拥”入一城之心。

西门坡街,南起长安东路,与龙眼井街相对

西门坡街是包罗万象的,它始终以兼收并蓄的姿态,无声地拥抱着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的人群。即使城市框架持续拉大,一个个新的商圈不断成形,西门坡街依旧有着“热火朝天”的繁华气象。当一些人在新兴的商业综合体里享受着舒适、闲散、慵懒的小情调时,西门坡的街道上,三轮摩托、小拖车过往的声音未曾间断;收旧家具的汉子在街边停下来,喝下一口矿泉水,又马不停蹄地去往下一个小区;装修工人拉着一车材料和工具为业主的新房而奔忙……

西门坡,南北走向,北高南低,坡度约6度。南起长安东路,与龙眼井街相对,北至下西街口与马水河街交汇,街中段与商业街相交。长420米,宽16.3米,沥青路面。

据《西昌市地名诠释》1993年7月第一版的叙述,西门坡的位置在西昌城区西部。

这是有历史依据的。时光回溯至600余年前的明朝洪武年间,位于南方丝绸之路西线“零关道”中心节点的建昌古城用砖石修建了4道城门,北为建平门,南为大通门,东为安定门,西为宁远门。建平门、大通门、安定门留存并经修复,至今完好,而西门则历经了战争、洪水、地震等天灾人祸而被损毁。到了清朝时期,建昌古城的西面又修建了一道“新西门”。西门坡因地处“新西门”外的斜坡,故称西门坡,此街名沿用至今。

如今,古老的“新西门”已不复存在,随着西昌的版图向东南西北方向持续扩大,西门坡已从一城之西被“拥”入一城之心。

从人迹罕至到车水马龙,从商圈萌动到文娱兴起,从简简单单的一段路到串联城南城北的繁荣节点,它随光而行,以兼收并蓄、虚怀若谷的姿态,逐渐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花路”,承载着历史的沉淀、人间的物事、时代的变迁,与城市一起成长,不慌不忙。

“全城最繁华的地方”

2020年12月21日冬至已至,“数九寒天”便来了。当明晃晃的阳光也拉不住西昌城下跌的温度,冰冷的体感就又给了“买买买”一拨恰当的理由。

急购冬衣的人们涌入商场,选款、试穿、付款、打包,动作连贯如行云流水;在家里裹紧小被子也能买,划动手机屏幕,点开购物软件,就轻轻松松地下了单。

个体大厦中,各式各样的商品应有尽有

被冻得缩手缩脚的时候,想走进一家商业综合体避避寒,顺便吃顿饭、逛个街、买几件衣服,再看场电影,你会发现,市中心有达达春天,城西有华美商业广场,城南有世纪MALL购物中心,城东的万达广场前几天刚开了业。为了撬动消费,西昌花了10年时间下了一盘棋。如今,多中心的商业格局已初现雏形,这样的布局,不可谓不走心。

而想要了解这盘棋上的第一颗棋子,就要把时光拉回到45年前。1975年,我国实行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方针,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促进社会主义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地发展,在社会生产不断提高的基础上,逐步改进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

同年12月13日,位于西门坡南段街道东侧的西昌市工农兵商店开业了。据1987年印刷出版的《西昌市地名录》记载,作为西昌当时最大的综合性国营商店,工农兵商店以3899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两楼一底的钢筋混凝土方正结构亮相,由商业局、百货五金公司管理,经营文化、百货、针织、五金、交电、医药、副食等类别的商品。开业第一天,销售额就高达6万余元,成为了当时全县同类商店中销售额最高的佼佼者。

西门坡市场二楼的蔬菜摊点热火朝天,顾客络绎不绝

当时,扎着小辫的12岁小姑娘刁启霞就住在工农兵商店隔壁的西昌服装合作工厂,她的父母从泸州服装行业调来西昌,目的是助力成衣生产。周末,在街边用缝纫机打衣服的母亲常会让她端一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书,活泼伶俐的她哪里坐得住,趁母亲飞针走线的功夫,她常悄悄地和小伙伴们一起溜到工农兵商店的柜台间看稀奇。“全城最繁华的地方就是那里了。随处都是欣欣向荣的光景,俊男靓女两个一对、三个一伙,穿得相当时髦。”直至今日,已年近花甲之年的刁启霞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工农兵商店当时的盛况。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做出了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实施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

据1996年12月第1版《西昌市志》记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国家政策和计划的指导下,西昌加快扶持个体经济,个体经济得到了迅速恢复和发展。上个世纪80年代,西昌的个体商户增至3000余户。位于西门坡与上西街交汇处的个体大厦就是在那段时期拔地而起、开门迎客的,对于喜欢小商品的人而言,那里是天堂一般的存在。扎头发的橡皮筋、服装箱包、鞋子帽子、毛线毛衣、枕头床套......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商品都有卖。逛完了一楼,还有二楼在等着你。逢年过节,整栋大厦更是被挤得满满当当,大家摩肩接踵,就是这样热闹才有趣。

寸土寸金的购物天堂

时间轴很快延伸到了21世纪,龙旺商业城建成开业。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年代,寸土寸金的“龙旺”,俨然成了西昌人的购物天堂。

当时,杨舒还是西昌一中初三年级的小女生,龙旺商业城开业后不久,她就住进了龙旺小区内,爸爸新装修好的家。她的书房东面是停车场,客厅南面又正对龙旺卖文具用品的摊点。上完一天的课回到家,窗外滴滴叭叭、锣鼓喧天的噪音宣告着人间烟火的鼎盛,也让她不胜其扰。

九重天是西门坡街一个鲜明的地标

为了“以毒攻毒”,夜色中,她打开电脑,放入CD,把音量调大,一面循环播放华语流行乐女歌手梁静茹的巅峰之作《勇气》,一面激情澎湃地翻开《5年中考,3年模拟》。

题海无涯,签字笔很快没了墨。她下了小区的楼,又上了商业城的楼。摊位上,几个低年级的小女生还在一堆五光十色的文具里挑挑拣拣,而她火速抽出一支造型朴素而干练的笔,付钱、离开。毕业班的女生就是这么帅气,买东西的姿态称得上英姿飒爽,做作业的气质可以说是睥睨天下。

再后来,龙旺商业城的衣服款式越来越潮,小饰品越来越精致,一楼的中心区域还出现了小吃摊位。爱时髦的红男绿女空着手走进去,走几圈总能遇到想要的。一番“买买买”后,拎着大包小包,也不急着离开,裹一根卷粉、买一盒炸洋芋、点一份串串儿,有座位就坐,没座位就站着吃,舌尖上的味道,甜得满足、酸得畅快、辣得过瘾。买也买了,肚子也饱了,脑海中的多巴胺洋溢得简直“上头”。

看似平平无奇的龙旺商业城,成为了许多人拼搏奋斗的热土。有人放下了犁地的锄头,从周边的农村来此打工,任劳任怨,用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一双踏实勤快的手,帮掌柜实力带货;有人租上了一间小店,走南闯北就是为了拿到价格低、质量好的货,薄利多销,热情又诚信,很快就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袅袅炊烟”中,小吃摊主们麻利地吆喝、备菜、打包,一两分钟的功夫就是一单生意。

他们身上大都有一股韧劲。累了,歇一会儿;困了,睡一觉;压力大了,下一盘象棋,打一把“大二”,吃一顿火锅。之后,又精神百倍地开始工作。

从每天一睁眼就为生计犯愁,到多年后成了家立了业,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他们终于击溃了日子里的艰难困苦,在城市里扎下了根。

人来人往,地久天长

即使城市框架持续拉大,一个个新的商圈不断成形,西门坡街依旧有着“热火朝天”的繁华气象。

当一些人在新兴的商业综合体里享受着舒适、闲散、慵懒的小情调时,西门坡的街道上,三轮摩托、小拖车过往的声音未曾间断;收旧家具的汉子在街边停下来,喝下一口矿泉水,又马不停蹄地去往下一个小区;装修工人拉着一车材料和工具为业主的新房而奔忙。

西门坡街是包罗万象的,它始终以兼收并蓄的姿态,无声地拥抱着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的人群。

对于有着某种默契的爱书之人来说,位于西门坡街南段的方舟书城是一个让人“会心一笑”的所在。它的位置有点尴尬,夹在一家餐馆和理发店的中间,门脸和招牌也因为窄小而不太显眼。然而,顺着楼梯走上去,右拐进门,你会发现它的内在别有洞天。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张至今,方舟书城因为房租不断上涨等多种原因,搬过三次,然而,作为西昌的一家老牌书店,它的书籍品种和质量却已能排进全省前列。

方舟书城位于西门坡街南段的东侧

流连其间,各种装帧精美的书籍令人目不暇接:厚重大气的古典文学、广博深远的人文地理、灵动活泼的儿童文学……闲来无事去逛逛,翻开一本心仪的书,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读起来。末了,买或不买,都一样欢喜。

结识方舟书城的“主人”王德福,源于一次采访。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夏天,世界读书日过后,他结束了在成都购书中心的采购行程,在乘火车返回西昌路上与我进行了一段简短的“隔空”对谈。

王德福是个爱书、懂书之人,开业二十余年来,始终自主进货,反对供应商主配,坚持不主动批量推销教辅,始终坚守非教辅经营的主阵地,且进书事宜统统亲力亲为。

一直以来,方舟书城的人气都不低,这家书店的非教辅图书销量屡居全省除成都之外的民营书店之首。来看书、买书的,既有中老年人,也有大学生、中小学生、白领。即便是如此,书城每个月的租金开支,外加电费、书的折损费等都是需要花钱的地方,这样一来,利润空间难免被挤压。

很多人都说,在这个时代,书店是开不下去了,然而,王德福已在这条路上坚持了二十多年。面对书籍销售的颓势,他愿意在营销方面多动脑筋。比如,延长营业时间,每天8:30至20:30,经营12个小时,周五和周六要到20:00才闭店;在坚决不卖盗版书前提下,全场图书均参加促销活动……

因为有目光和脚步无法抵达的遥远,所以,我们需要以文字作为介质,沟通精神和思想的当下与未来,此处和彼岸。而在城市一隅,默默为一家书店的品质而坚守,寂寞亦属寻常。

和书中世界一样,西门坡上,满街成排成列的银桦树,也在时光的长调里,承载了西昌人乡愁和记忆,一如既往。

弥望间,树干已高入云天,即便是深冬时节,葳蕤的枝叶也像被洗过一般,翠色欲流。清风徐来,广阔的树冠如海一般泛起波涛,“飒飒”声引人遐想。

无论白天盛满了多少阳光,夕阳西下时分,城市也会抖落下一地柔和的光束。白昼如潮水般褪去,西门坡的街灯次第点亮,街道被烘托得温暖如春。街道东面不远处的月城广场上,火热的音乐如同冲锋号角一般,集结起各路男女老少。台上的领舞者不断旋转、跳跃,每一个动作都准确地“击打”在音乐的鼓点上,脚底与地板碰撞的“嘣嘣”声清晰可闻。

那是一座城市的声音和气场。而西门坡街上依旧人来人往。每一个夜晚,无论你来自何方,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可以带上情感的起伏、呼吸的节律,有的放矢或一往无前地穿行其间。在人世的荆棘与坦途中,领略生命的地久天长。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