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记者再访“悬崖村”“没搬走的人”怎么办?

2021

02/01
来源:

央视网

分享: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2015年,17个县(市)中11个民族聚居县均为深度贫困县,全州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4.8万户105.2万人、贫困村2072个,贫困发生率达到了19.8%,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2020年11月,凉山州最后7个贫困县整体退出贫困县序列,这标志着四川全省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完成。

昭觉县阿土列尔村曾经是凉山州众多贫困村之一,因为坐落在垂直落差800多米的悬崖上而得名“悬崖村”。记者曾经多次探访过这个村庄,2020年5月,按照易地扶贫搬迁的政策要求,村里的贫困户搬到了县城附近的安置点,但是在勒尔社仍然有27户非贫困户留了下来,这些人该怎么办?半年多来,记者一直在持续关注。今年的新春走基层,我们就一起再访悬崖村。

2020年5月,阿土列尔村勒尔社的31户贫困户告别世代居住的悬崖,搬迁到县城附近的集中安置点。一大早村民苏不惹就来到好朋友拉博家帮忙,与拉博乔迁新居的兴奋和喜悦相比,苏不惹却显得有些失落,因为他不在搬迁的名单里。

在勒尔社像苏不惹这样的家庭共有27户100多人,同在一个村社为什么不能享受相同的政策呢? 原来,易地扶贫搬迁需要同时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一是生活在“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地方。二是本人必须是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且自愿搬迁。因为苏不惹家有七八亩土地,养了100多只羊,自己在外打工一个月还能挣2000多块钱,年收入远远超过了当地人均2736元的贫困线,所以没有被识别为贫困户,而他的父亲和弟弟一家,由于人均收入低于贫困线,早就分到了安置房,这让苏不惹更加不平衡。

搬是因为精准,不搬也是因为精准。一边是无法突破的政策底线,一边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世俗心态,难题并没有因为脱贫攻坚任务完成而自动化解。为此,当地政府拿出了解决问题的第一套方案。

然而众所周知,发展旅游需要投入很大的资金和时间,这让苏不惹等不了。

为了让留在山上的群众有信心,党员干部们就从大家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下手。2017年干部四处考察,引进了适合“悬崖村”气候海拔的油橄榄。当年种下的97亩油橄榄,在2020年底迎来了第一次丰收,村民除了流转土地获得收益外,还可以在油橄榄企业打工挣钱并参与年底分红,苏不惹正是油橄榄企业在村里招聘的第一批员工。看到试种3年的效益不错,乡政府希望企业能把油橄榄种植面积再扩大97亩。经过一番协商,企业答应了,还让苏不惹担任负责人,现场给村民发放土地流转金。

新流转的97亩土地,要栽种3500株橄榄苗。但是要命的是在新索道尚未建成的情况下,只有靠人背上山。每株橄榄苗都带有20斤的营养土,一个人一天背一次,一次只能背三四株。在背苗的队伍里,我们发现带队的依然是4年前带头架钢梯的村党支部书记某色吉日,他今年55岁。

4年前是党员干部带领老乡人背肩扛,用6000根钢管,125吨建材,耗时200多天,硬是在悬崖绝壁上拼出了2556级钢梯。脱贫后的今天,依然是党员干部带着老乡再次种下小康的新希望。

这次扩种,油橄榄企业计划再招聘10个工人,首选的就是没有搬走的非贫困户。

这两天,油橄榄企业又出资,让苏不惹和几个村民一起入股,在村上建起了新房子。  


编辑: 李洁 责任编辑: 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