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彝族少年从军记:凉山的孩子不怕苦 要像雄鹰展翅飞翔

2021

02/03
来源:

中国军网

分享:

他叫木呷铁布,是一名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彝族少年。从故乡开往军营的列车带他第一次离开大山,木呷铁布怀揣着全家人的“从军梦”来到部队,开始了一段未知的旅程。你听,嘹亮的军歌响起,让我们一起走近这段闪闪发光的少年故事。

木呷(右)跟着老班长学驾驶。

(郭占琦 伍海峰 周楚竣)初识木呷铁布,是在一次早操训练。队列中,他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炯炯有神的双眼透着些许坚毅,我主动上去搭话,“兄弟,当兵苦不苦”,一句简单的询问打开了木呷的话匣子。

木呷铁布,一位出生在四川凉山甘洛县尔巴阿且村的小伙子,从小在爷爷和爸爸的影响下,在心底种下了一颗“军装梦”。

木呷的爷爷木及约布是一名老革命,现年81岁,1959年入伍,1964年退伍,服役期间连续3年被评为“五好战士”,他所在的排在凉山剿匪斗争中3天之内活捉3个土匪头子……

从木呷记事起,爷爷就经常在家里围着火炉、烤着土豆,向他讲述自己那段辉煌的战斗历程,讲述彝族英雄小叶丹与红军歃血为盟的故事,火炉里的柴火噼里啪啦的响,火光映在木呷稚嫩的脸颊上,似懂非懂的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

自制玩具手枪、“真人CS”、打仗游戏……在田间地头、在上学路上,木呷和小伙伴们在丛林里“激战正酣”,军装梦也在慢慢“萌芽”。

木呷有两个哥哥,大哥阿木铁福,二哥木乃铁皮。爸爸呷呷铁哈是一位有着18年党龄的老党员,当年因体检不合格没有当上兵一直是心底的遗憾,因此,他期望自己的儿子当兵来完成自己的心愿。

“是共产党给我们修了公路,建了水泥房,让我们过上了现在的幸福生活,我们要感党恩、报党情,我希望你们长大后参军报国,哪怕只有一个,我就知足”,爸爸的话从小就挂在木呷的耳边。

同是因体检未过,两个哥哥都没能当上兵。到了木呷参军的年纪,爸爸又把他送去体检,焦虑、着急、辗转反侧,终于在接到征兵合格通知的那一瞬间如释重负。

启程前夜,家里宰了猪,全家围在火炉旁为木呷送行,爷爷也特地穿上了他一直压在箱底舍不得穿的泛白的军装,饱经风霜的手紧握着木呷,颤抖着对他说,“要听党的话,到了部队好好干”。木呷知道,这个家浓得化不开的军旅情节在他这得到了延续。

从凉山到攀枝花,再到重庆,火车开了2天2夜,第一次离开大山的木呷兴奋又忐忑,大多时候他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的风景,未知的未来在他眼前徐徐展开……

列车走了两天两夜,木呷铁布终于来到了军营。大山的孩子总是比同龄人显得更能吃苦,新兵时候的他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一开始,班长武洋就对这个彝族娃另眼相看。但是,木呷还是遇到了“麻烦”。

普通话不标准,口语表达能力差,部分汉字认得不全,在一次新闻点评中木呷出了大大的“洋相”,战友无心的调侃使原本就内向的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远离家乡、初入军营的彷徨,上交手机、通信失联的迷茫,条条框框、紧张节奏的不适,18岁的木呷经常躲在被子里哭鼻子,武班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什么不行就补什么”,武班长主动和木呷唠起了家常,讲起了自己当新兵时的故事,并当起了“私人家教”。读报、练字,每遇到不懂的词组武班长总是耐心解读,并教他如何用手机查阅;每次新闻点评、文娱活动,木呷总是“被迫”走上台前,开始他的“表演”,慢慢的,大家也逐渐了解了这位淳朴憨厚的彝族战友,木呷的“麻烦”也渐渐退去。

凉山的孩子,披上奶奶做的“擦尔瓦”,总是要像雄鹰展翅飞翔。训练场上的木呷把血液里的豪情展现的淋漓尽致,手掌脱皮、膝盖淤青、手腕划破,他不吭一声。3000米武装越野、手榴弹投远、战术动作考核,他名列前茅,新兵龙虎榜上总有他的身影。

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命运从不亏待奋斗的追梦人。短短三个月的新兵期,木呷已从大山里的“雏鹰”慢慢转变为军营里的“雄鹰”。

新兵连结束后,木呷被分到了西藏昌都,成了一名驾驶学兵,谈及西藏苦不苦,头晕、呕吐、流鼻血等高原反应,木呷唱起了自创的那首“我是来自四川的娃,从小吃着玉米长大,青蛙不叫青蛙叫蛤蟆,冬天烤着火,吃着土豆长大……”他心里知道,这里再苦,也能克服。

彝族人有句谚语:“战马不怕枪声鸣,飞鹰不惧路遥远”。相信木呷在新的岗位上能不断打磨自己,振翅翱翔在雪域高原,经历不一样的风雨、收获不一样的精彩人生。


编辑: 李洁 责任编辑: 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