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西昌爱收藏的人 | 生活里藏着另一种色彩

2021

02/18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图 记者 李晓超在西昌,不少人因为爱好收藏走到一起成为了挚友。他们分享各自的藏品,一起探寻藏品背后的历史文化,他们生活在闹市之中,却为藏品腾出一块清静之地,只为更好地保护这份热爱。他们收藏什么呢? 票证、玉器、陶器、拓片、印章、服饰、生活用具……每一件皆承载着西昌的历史文化,每一件都在讲述西昌的老故事。

李继全 喜欢收藏各种老物件更喜欢研究其背后的老故事

李继全的藏品比较杂,书籍、邮票、报纸、西洋画、试卷、印章等等,家里有一个角落,层层叠叠堆积着他的收藏。其中,与教育有关的藏品最多,数十张清代西昌泸峰书院学子的考试试卷、100多册不同时期初级小学、高级小学、边民小学、短期小学、部队小学或成套或零散、或竖版或横版、或印刷或手抄的各种课本。还有由西昌籍老师或学生保存的与教育、教学有关的书籍:《新增绘图幼学》(中国古代著名蒙学教材)、《初等代数讲义》(清光绪三十一年五月印刷并发行)等,21枚各级各类学校的校徽或集中学习、培训纪念章。西昌籍老师、学生的手抄教案、教材,以西康省西昌中学校作文本为代表的作文本及老师批语……

老式留声机

他很细心地分类保存,有的还做了目录。一个小小的箱子里面,装满了印章,他曾为其中一枚书画印章写过一篇文章——《亮善书院印章 见证西昌古代科举教育一段历史》,详细介绍了印章的出处、品质、历史背景以及发生在礼州镇的一段往事。他写到“光阴荏苒,时光流逝,古代书院早已消逝在中国历史长河之中。古代书院建筑、文物及各种实物资料弥足珍贵,特别是科举试卷、课本、印章、碑刻等独特的历史文物,其重要的文物价值和人文价值,值得研究。”

研究藏品背后的历史,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当你从一个小小的物件上,获悉了数十年前甚至百余年前发生的事,当你填补了一段历史的空白或者说破解了一个老物件的身世,成就感便油然而生。

“喜欢收藏的人,总是会不断邂逅各种惊喜。”

李继全的收藏并不是全部都是年代久远的,一些现代的票证和宣传单他也收藏。这些在大街上散发出来的传单,在很多人眼里是微不足道的东西,到了李继全手里,却又成了另一种藏品,他甚至想过为这些宣传单专门出一本书。

“过去西昌有家三六九饭店,非常有名气,谁要是去那里吃上一顿饭,连走路都是带风的,非常值得炫耀。这家店早已关门了,现在的年轻人也大多不知道这家店,但我们这一代人对它的感情延续至今,如果当时三六九饭店有宣传单,保留到今天也就成了很有价值的藏品了,可惜那时候没有。”

李继全说,收藏并不是一味去寻找古代的东西,把现在的有意思的东西保留下来,数十年后,是不是又成为后人眼里的“古董”了呢?

古籍

“我觉得,藏品最大的价值在于记录时代,我用宣传单打个比方,几十年甚至一百年后,人们再想看看2020年的西昌商业面貌,从这些宣传单上就能捕捉到很多讯息,西昌有些什么店,人们的穿的用的是个什么样子,都在宣传单里,所以不能小瞧了它。”

尽管收藏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但收藏确实为李继全带来了无数的欢乐,他也因此结识了很多好友,李明贵就是其中之一。

李明贵 每件藏品都有魅力讲述灿烂古老文化

李明贵的藏品也是多种多样的,有青铜器、陶罐、瓷器、服饰、宗教祭祀用品等等。他曾这样介绍自己:大千世界,林林总总,五光十色,笔者却别无所好,自甘淡泊,唯对收藏情有独钟,东寻西觅,杂七杂八,略有所获,乐在其中。就在前不久,李继全相约多位文友来到李明贵的家里欣赏他的藏品。一行人饮茶聊天,李明贵拿出藏品,与大家研究每件藏品的相关文化背景,热闹得很。

一幅拓片可再现古代书法艺术的神韵

李明贵家的客厅一角,摆着十数个器皿,陶器瓷器都有,大多形态完整。据李明贵介绍,这些藏品大多出自北山的火葬墓。说起火葬墓,众人议论纷纷。1985年,西昌北山发现了两万平方米的火葬墓,经过考古专家的抢救发掘,惊人发现,这并不是普通的火葬墓,而是大理国时期的火葬墓。随着一系列的文物浮出水面,南诏与西昌之间无数个风起云涌的历史故事一幕幕重现,西昌是如何被南诏攻陷成为一座空城、大量移民给西昌带来了独特的火葬习俗、好战的景庄王在西昌离世……     

虽然只是几个不起眼的瓶瓶罐罐,却为现代人展现了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千古绝唱,反映出古代西昌城的不同文化特色。

各个时期的陶罐

八仙桌、太师椅、屏风,还有墙上挂着的古代弓箭,一件件藏品把李明贵的家装扮得古香古色。细看每一件藏品,无不透露着古人的匠心,那些精美的工艺,在生产工具落后的年代,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呢? 话题再次被延伸开来,每个人都在津津乐道,有的讲自己的观点,有的转述别人的看法,内容不拘于藏品,也有古今碰撞的视角。

李明贵不仅爱收藏,也爱摄影,他为自己的藏品拍照存档,便于使用。点开电脑,一张张精美的青铜器影像资料便呈现出来,李明贵一边翻阅,一边讲解,让众人一饱眼福。除了用照片存档,他还喜欢用文字来记录藏品。他曾经偶然买下一座佛像,经多方求证,这是一座供于唐朝年间千佛寺里的佛像。他便写下一篇《穿越千年时空,遇见——西昌唐代石雕佛像》发表,让更多读者见识了西昌历史上的文化艺术。当然,他还有不少好的文字作品,被收录在《品味西昌》里,因此,家里保存了厚厚一叠杂志。

令人惊喜的还有部分明清时期的服饰藏品,用色惊艳,绣工了得,虽然服饰不易保存,每件皆有或多或少的损毁,但那种巧夺天工的细节依然让现代人叹为观止。

“每一件藏品都是有文化魅力的,古代的西昌是什么样子,老百姓的生活习俗是什么样的,都能从藏品中看出来,热爱收藏的人,并不一定看重它的经济价值,而更多的是注重藏品带来的精神享受以及它带来的社会贡献。”

王仁刚 古老的传统技艺包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

相较于李继全和李明贵的收藏,王仁刚的收藏比较专一,他热衷于拓片的收藏。很多人对拓片不太熟悉,什么是拓片呢? 王仁刚介绍说:将碑石石刻、青铜器、古器物上的文字与花纹等拓印下来的纸片,为拓片,它是我国所特有的一项古老的传统技术与艺术。因拓片是从原物上直接拓印,其大小、形状等与原物相同,因而它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记录与保存方法。


各类古钱币

据资料显示,拓片是记录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凡历史、地理、政治、经济、军事、民族、民俗、文学、艺术、科技、建筑等都可以从中找到有益的材料。广义的拓片就是将宣纸蒙在器物表面用墨拓印来记录花纹和文字,数量、内容之丰富可谓包罗万象,如甲骨青铜、碑刻墓志、摩崖造像、钱币画像等。狭义的拓片主要指碑拓。许多已散失毁坏的碑刻,因有拓片传世,才能感受原碑刻的内容及风采,如汉《西岳华山庙碑》,北魏《张玄墓志》,东吴《天发神谶碑》以及唐柳公权《宋拓神策军碑》等皆为孤本。

在李明贵家的文友聚会上,王仁刚特地带来了自己的几幅拓片,大小不一,大的拓片,需要几人合力才能将其展开。有的寥寥数字,有的洋洋洒洒一大篇,王仁刚说:“越大的拓片越难拓下来,耗时长,难度大。”

拓片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但整个操作过程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先将白芨水均匀涂抹在碑石上,然后将拓纸覆于碑上,用刷子均匀地刷纸,赶走纸与碑之间的气泡,使纸与碑之间结合紧密,没有皱褶。然后便开始上墨,先在拓板上倒少量墨,之后用拓包将拓板上的墨汁匀开,然后开始制作拓片。一般左手持拓板,右手持拓包,反复蘸墨、捶打、蘸墨、捶打……直到拓体文字清晰可见为止。最后是揭拓片,这道工序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需要经验,通常在拓片八九成干时将其轻轻揭下。

“过早掀揭,拓片潮湿易破裂,掀揭拓片是个技术活,需小心谨慎,不然撕坏了就只能重来了,拓片揭下自然晾干就大功告成了。”

李继全曾经参与过王仁刚的一次拓片过程,他笑着回忆,因为那座碑很大,又是竖立的,操作起来特别难,而且,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

即使过程困难,但是王仁刚却乐此不疲。

“我喜欢拓片,因为它再现了古代书法艺术的神韵,它所记录的内容,也是极其宝贵的历史资料。”

跟着“拓片达人”周学明学习已有六七年时间,目前,王仁刚收集近400份拓片,其中“研经书院碑记”卧云山题名碑等拓片精美无比,意义深远。因为喜欢拓片,只要听说哪里有老石碑,王仁刚就会抽出时间前往找寻。他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展示给大家,让更多人来领略拓片中的历史文化。

刘真 老物件的收藏是民俗文化的集中展示

刘真不是西昌人,却有着无比深厚的西昌情怀。从兜售二手书到收集了上万件老物件,他是一个民俗文化的经营者,也是一个传统文化的传播者,在古玩界摸爬滚打20年。

一开始,刘真只是尝试着去收售一些古玩。在当时,西昌的古玩市场并不具规模,也没有出现过大红大紫的稀世珍宝,刘真更多的是把目光对准了老百姓生活中的老物件。谁都没有想到,刘真收藏的第一件“宝贝”,竟然是一台风车。全木质结构的老式风车,满满的沧桑感,是旧时代里农村必不可少的一样生产用具,它的身上,是时代的烙印,也是前人的智慧和历史的见证。

小小的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类印章

从那之后,刘真经常从外面带回来一些又老又旧的“二手货”,眼看着包里的钱不断变成一些“废品”,妻子开始有了抱怨。1998年,刘真在上西街开起了古玩门市。凭借精准的眼光和活络的头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07年,凉山州冬旅会之后,刘真迎来了事业的高峰期。西昌很多地方开始拆迁,刘真收到了很多老物件。

老物件是一种历史镜头,更是一种活态文化。20多年的苦心收藏,让刘真和老物件的感情不断升华,在他眼里,库房里每一件生产农具、生活用品、红色年代的老物件都有着更深一层的诠释。很多时候,刘真感觉,这些老物件虽然没有眼耳口鼻,不能开口说话,但是它们却在告诉世人,历史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从文物的角度来说,这些东西肯定没有那么高的经济价值,但是从历史文化民俗文化的角度来说,它们是很宝贵的,它们是对民俗文化的一种最好的阐述。”正是因为这种情怀,十多年前,刘真的部分藏品被知青博物馆看中,至今还被博物馆收藏展示。

清末民初的床罩帘子

几年前,西昌的古玩店越来越多,生意开始走下坡路,身边很多人劝刘真把心思花在赚钱上,少做点亏本买卖。但刘真总是一笑而过。大家并不知道,此时的刘真正在酝酿一个大胆的计划,他想建一个西昌民俗博物馆。他要让自己的藏品被更多的人共享,他要留住一份西昌人的记忆,他要把这些精致的民俗文化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

在西昌,喜欢收藏的人还有很多很多,这其中以老年人居多,他们有的收藏不同年代的酒瓶,有的收藏烟盒,有的收藏票证,姑且不去探讨这些收藏的经济价值是多少,更多的藏品为我们带来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文化内涵,为我们解读了许多史籍不曾记载的故事与细节。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