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西昌涌泉街育婴局残碑

2021

03/02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特约撰稿 刘康梅 图/晓康)

两块残碑,引出旧时西昌的一段慈善公益史。两块残碑,引起围观者的感叹与共鸣。

两块残碑,在西昌古城历史文化的保护、发掘中,其历史意义、现实意义和文化艺术价值,依然熠熠生辉。

涌泉街育婴局残碑之一

涌泉街育婴局残碑之二

残碑碑文(简化字抄录):

……愿抱者同均由委员随时开单呈明府县一面给予执照盖用该局钤记该族日后不得以异姓乱宗为词藉口驱逐该孩两岁以上即交绅妇照管饭养不必再交乳妇八岁以上无人抱抚传谕本地绅粮保团代为觅主男孩或习织机裁缝等项手艺或在各铺学徒或为人服役牧牛聪秀者送入城内义馆诵读由局供给口食女孩或为养媳或为使女均无不可但必查悉实系清白之家取具连环的保中证甘结以杜贩卖之弊该孩中有瞽目残废者应雇算命一人每日来局教习算命技艺艺成即令出局自寻生活该算命教习每月给口食辛工钱陆百文

一局帐宜分明也局内所用银钱由委员开单禀府听候核发设立出入印簿两本随时核实登记清楚十日一结一月一总按月将簿呈送府署过硃并将每月之帐另开清单呈县备案其一切人役工食亦须按月算给或十日一发切勿徇情预支亦不得勒掯不给此系阴骘稍节一分侵蚀即可多活婴孩数人严谕局员实心经理倘有浮冒等弊一经查出定予严究勒追不贷

一痘局宜附设也婴孩之疾惟痘为最险无论天花吹苗总难保百无一失近今牛痘一法实为千妥万当宁郡牛痘医生现尠高明兹创设育婴局即于局内留出空房一间每年正月初间专人晋省延请种放牛痘高手一人来局居住两三月凡局内及郡属人家婴孩均由该医放痘该医应需辛工及往返盘费育婴生息项下如有剩银即于此款开支如无存剩仍由府署筹给不取民间分文但须于年前预由委员会县商明须费若干擬延何人禀府批准再行照办

以上八条业经禀奉

督宪批明更定自应实力遵行查现在省城办理育婴不雇乳妇但分助□□养助养系有母之子无力养活每月由局给钱柒捌百文资助□□系无母之子寄与他人乳养每月由局给钱□千文其助养寄养□子均令按十日抱验一次以婴孩之肥瘠定□妇之赏罚其法较□……

春节前夕,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开发银行等7家单位公布了320个文化和旅游投融资项目,总投资6194.1亿元,拟融资2325.4亿元。西昌历史文化名城涌泉街片区保护更新项目成功入选。不由让我想起2016年发现及查证涌泉街两块残碑的经过。

发现时间:2016年3月9日

发现地点:西昌市涌泉街46号老宅

残碑保护人:段朝升、李时翠

发现残碑

2016年3月10日上午,我到涌泉街46号老宅采访段朝升、李时翠夫妇,了解育婴局残碑的发现、保护经过。

65岁的李时翠说,她知道涌泉街46号老宅以前是育婴堂,是听她父母说的。后来,涌泉街46号老宅分给了5户人家,她父母是其中之一。

66岁的段朝升说:“听老人说最早叫‘育婴局’,后来大家叫成了‘育婴堂’。”

李时翠讲述了他们发现、保护育婴局残碑的经过。2014年,西昌市打造涌泉街修排水沟时,李时翠看见挖掘机在隔壁王家大门处挖出两块上面有文字的石板,她仔细一看,是以前育婴堂的石碑,其中一块已经被挖掘机挖断。李时翠觉得应该把碑留下来,于是拦住正在清运装车的挖掘机,和爱人把石碑搬了回去。

初识残碑

3月10日上午,段朝升等人把石碑搬到了大门通道处并垫平了那块被拦腰挖断的石碑。

我请他们用水浸湿石碑后,顿时为石碑艳丽的色彩、漂亮的楷书书法以及连贯的碑文而怦然心动。

残碑形制:长方形,碑文阴刻楷书。残碑尺寸:高76 厘米,宽42厘米。残碑石质:红砂石质。

我迫不及待阅读碑文。涌泉街的胡洪生热心地一面用湿帕子浸湿碑文,一面和我一起阅读碑文。可惜的是,虽然两块石碑系前后相连碑刻,内容连贯,但没有开头和结尾,是残碑。

邻居佐证育婴局

无头无尾的育婴局残碑,引起了围观者、感兴趣者的猜测。

有人说育婴局不在涌泉街46号而是在46号对面。有人说育婴局是基督教办的。有人说育婴局是天主教办的。

我认为育婴局是旧时的西昌地方政府办的。大家揣测的还有为什么立碑、其他碑文在哪里等等。

我判断育婴局应该在涌泉街46号老宅。一是李时翠从小生活在涌泉街46号老宅,其父母的讲述一般不会错。二是育婴局的两块残碑就在涌泉街48号大门处发现。三是涌泉街46号老宅原来的环境(随着历史的变迁,涌泉街46号老宅的格局、房屋、权属等发生了变化)符合办育婴局的条件。

后来,我采访涌泉街52号民居时,房主人徐和平称,原来的育婴局就在他家隔壁,因为他家老房契上有清楚的文字和图示说明。后来,我两次目睹了徐和平珍藏的那份民国时期的土地所有权状、地段图、契格等资料,上面注明了现在的涌泉街52号民居与以前的育婴局为一墙之隔。

史书证实育婴局

3月22日上午,我和时为西昌市文管所研究员姜先杰等人前往涌泉街46号老宅看残碑。

阅读碑文后姜先杰认为:育婴局残碑可能是清末民初时期的,应该有立碑原因和立碑时间。他说他没有见过这样内容的碑文。

时为西昌市文管所研究员姜先杰,在涌泉街46号老宅查看育婴局残碑

进一步了解涌泉街育婴局,查阅《西昌县志》后,不仅了解了涌泉街育婴局的来龙去脉,而且还查到了育婴局碑文,即《宁远知府崔志道育婴局碑示》。

梳理《西昌县志》“政制志”的“地方公益”篇,涌泉街育婴局脉络如下:

创办:“光绪九年,宁远府知府崔志道,就府署闲款,提银二千两,捐银二千两,创设育婴局于涌泉街,中附牛痘局规模完备。”

沿革:“西昌原有育婴局,推行至民国二十六年,四川第十八区行政专员王旭东,奉令组织救济院,即就育婴局推广组织,遴聘士绅充任其事。于民国二十六年一月二十五日成立。以育婴附属其中。”

组织概况:“救济院应设孤儿,育婴,残废,养老四所。就育婴局改组,合并孤儿为一所……”

地点:“孤儿育婴所,设涌泉街。”

院所房舍:“孤儿育婴所,系太守崔志道购置,捐作育婴局。计房舍一院,大小九间。”

梳理《宁远知府崔志道育婴局碑示》,涌泉街育婴局的创办起因、章程等如下:

创办起因:“出示晓谕事照得宁郡地方贫民极多育产甚繁既食指之难供更谋生之分力或弃或溺事所常有本府蒿目□(左竖心旁、右灵柩的右半边“匛”)心正思拯救乏计适奉督宪檄饬督属筹办育婴义举自应设法兴办因于郡城先创一局经费由府捐备丝毫不累民间”。

开局时间:“该局现设涌泉街定期于光绪十年正月初一日开局”。

八条章程:经费宜筹备也。经理宜得人也。用费宜酌定也。收养宜慎重也。防闲宜周密也。后路宜妥筹也。局帐宜分明也。痘局宜附设也。

碑示目的:“合行示谕为此示仰閤郡军民人等一体遵照”。

关于残碑的几点说明

2016年4月18日,西昌市文管所人员前往涌泉街46号老宅,对育婴局的两块残碑进行拓片处理,并征集入库。

一:涌泉街发现的两块残碑,内容涉及《宁远知府崔志道育婴局碑示》八条章程中的后三条章程。

二:从内容判断,两块残碑后面还有一块碑刻,应该有立碑时间。

三:《宁远知府崔志道育婴局碑示》的内容和表述,与育婴局残碑上的内容和表述个别地方不一,我以残碑上的内容和表述为准。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