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向佑君老战友鞠躬致敬

2021

03/02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李凯恩)大年初二“上坟”祭奠逝去亲人的习俗,在西昌一直延续至今,表达了人们对祖宗先辈的感恩和怀念之情,并祈福子孙后代兴旺发达、幸福安康。

记得2018年的春节,西昌风和日丽、阳光暖人,我同老伴乘着子女自驾私车,专程来到西昌市佑君镇,瞻仰70年前光荣牺牲的老战友丁佑君烈士陵墓。

丁佑君烈士陵园庄严肃穆。记者 任艳娥 摄

在镇政府办公室同志的陪同下,我们全家参观了丁佑君烈士陵园,在烈士墓前敬献鲜花,三鞠躬致哀。而后来到陈列馆,凭吊烈士生前穿戴过的衣帽鞋袜、亲笔书信、日记本等珍贵遗物140余件,还参观了烈士纪念碑亭。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时而热泪盈眶。

初识丁佑君

回顾70年前,我们南下干部工作团,在贺龙总司令率领下进驻四川成都,没过多久,有一位身着天蓝色上装、黑色裙子,留着短头发的女学生,从乐山五通桥来到成都南下干部工作团办公室,要求参加革命,经过团部审查同意接收,分配到西干校学习,18岁的丁佑君在西干校加入了共青团组织,由于她进步快,担任了团小组长,提前毕业分配了工作。

丁佑君被分配到62军184师乐西支队队部。当时我也在乐西支队队部,小我5岁的丁佑君,我俩初次认识了,并一同参加了西昌战役。

行军途中

南下干部乐西支队,于1950年3月初从成都出发,步行先到雅安,再到西昌,经过了半个月爬山涉水,晓行夜宿的行军。一路上,丁佑君的行为让人钦佩点赞。每天到达宿营地,那些双足打起水泡的战友,丁佑君都会用针帮他们将水泡刺破,再用碘酒消毒,而她自己足上打起的水泡最后才处理。过大渡河时,全支队只有2只小木船摆渡,每只船一次只能上10人,北方来的南下干部,不少人没有渡过这种急流的大河,提心吊胆,她把这些有担心的干部全都搀扶上船安全过完,最后一船她才上去。一个初出校门参加革命的学生,有这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令人称赞。

一同征借粮食

同年3月下旬,西昌战役胜利结束,西昌地区获得解放,乐西支队的人员大多数分赴各县开辟工作,我和丁佑君被分配到西昌军管会为军事代表,分管粮食征借和入库工作。

刚解放的西昌,城市军民严重缺粮,军管会很快组织了征借粮工作队,到西昌的产粮地区向富裕农户征借粮食,解决城内军需民用燃眉之急。我和丁佑君分别来到安宁河西岸的河西区进行征借粮工作,她对工作认真负责,很有办事能力,征借的黄谷、大米、玉米很快通过马帮运回西昌城内入了粮库,及时供应军、政用粮及城市居民口粮。我与佑君同志在一起工作,成了亲密战友。

战友好榜样

当时国民党在西昌败退时,布置下许多土匪特务,因而西昌解放不久,潜伏的匪特开始活动,准备暴乱,河西镇是河西区政府的驻地,又是匪首赵明安组织土匪暴乱的窝点。到了8月间,黄联关区及河西区的匪乱情况愈加明显,征粮工作队的干部陆续撤回西昌城内,黄联关和河西区的干部,天黑下来集体住进碉楼,区干部通知丁佑君同志尽快回城,但她为了多征借点粮食,一直坚持在河西区的乡村不走。

不幸的事发生了。丁佑君在河西区高草乡被土匪绑走,遭到匪众残酷毒打,连夜审问她,城内有多少解放军和南下干部的布防情况,佑君同志闭口不说,匪徒将她押到河西区政府碉楼之下,明亮亮的大刀架在她的脖颈,要她向碉楼里的干部喊话:“赶快投降,缴枪不杀”。佑君同志大声喊道“:同志们不要怕,毛毛土匪没有几个,解放大军就要到来,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气急败坏的匪首赵明安,将丁佑君押到河西街口,残忍杀害,1950年9月19日,佑君同志光荣牺牲,时年19岁。朱德总司令为丁佑君烈士题词:丁佑君烈士是党和人民的好儿女,是共青团员和青年的好榜样。丁佑君牺牲后被追认为中共党员,为纪念佑君烈士,将河西镇改名为佑君镇。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