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期盼“建平门”门额“回家”

2021

03/04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刘康梅 图/晓康 看了2021年3月2日凉山广播电视报·新月副刊《西昌启动建平门修缮工程》的报道,十分高兴,高兴的原因是前几年我采写《寻访“建平门”门额》的愿望即将实现。当时的愿望是:让距今600多年、落款“洪武贰拾年肆月吉日立”的“建平门”石刻门额“回家”。它们的“家”,就在西昌古城“建平门”(北门洞)。

“建平门”石刻拓片

西昌古城“建平门”(北门洞)修缮工程启动,2014年寻访“建平门”门额的经历仿佛就在昨天。

发现门额

2008年底,我到凉山州博物馆采访,意外发现两块方方正正的石刻斜靠在最后面一幢宿舍楼南侧的墙壁上,走近一看:一块上面刻有“建”字,一块上面刻有“門”字。仔细察看,“門”字石刻上有落款“洪武贰拾年肆月吉日立”。我十分惊喜:这两块石刻肯定是西昌古城“建平门”的门额!

“建”字和“門”字怎么在凉山州博物馆?“平”字在哪里?于是,寻访西昌古城“建平门”门额列为我的采访计划。

2014年,西昌市开展老城区综合整治,计划修复“建平门”。我开始寻访“建平门”门额。

2014年1月23日,我前往凉山州博物馆,想看看“建”和“門”两块石刻是否还在。

两块石刻还在最后面那幢宿舍楼的南侧旁边,但位置发生了改变:原本斜靠在宿舍楼南侧墙壁上的两块石刻,挪到了宿舍楼南侧旁边的“寸园”(休闲娱乐场地)内。

“建”字石刻缺了两个角

“门”字上“洪武贰拾年肆月吉日立”的落款清清楚楚

2014年10月24日,我再次到凉山州博物馆探望“建”和“門”两块石刻,它们还在,位置没有变化。

寻访门额

采访“建平门”附近群众——

2014年1月26日,我就“建平门”门额问题,采访了“建平门”附近居住的、60岁以上的群众刘映祥、李玉兰、李玉华、王崇德、胡明松、许林、刘光福、李盛武、谢明先。

采访梳理:

刘映祥看到过“建平门”门额,他说:“字是刻在一块石板上的。”

李玉华看到过“建平门”门额,她说:“有‘建平门’三个字,是在城里的一面,在中间(指城门)。”

谢明先不识字,她说:“靠城里面有一块石板写的有字,红色的(指石板)。”

其余人,均对“建平门”门额没有印象。

采访唐亮——

2014年1月27日,我就“建平门”门额问题,采访了凉山州博物馆馆长唐亮。

采访王兆琪——2014年1月27日,我就“建平门”门额问题,采访了原凉山州博物馆保管室主任王兆琪(女,已退休)。

采访梳理:

一:“建平门”门额的收藏,应该是地震考古(注一)时的事情。1975年,王兆琪调到州博物馆时,没有建、平、門三块石刻。

二:估计是黄承忠(州博物馆干部,人称“黄考古”)他们文物考古时发现拉回来的。

三:只见过“建”字和“門”字,没有看见过“平”字。没有正式入库手续。

采访张正宁——

2014年2月8日,我就“建平门”门额问题,采访了原西昌市文物管理所所长、副研究员张正宁。

采访梳理:

一:原凉山州博物馆馆长刘弘(已退休)曾告诉张正宁博物馆收藏了“建平门”门额,并带张正宁去看过。张正宁回忆说:“好像三个字都摆在坝坝头(州博物馆院内),是红砂石”“字写得很好,很雄壮,应该是颜体楷书”“三个字应该是一个挨一个从右向左排列。”

二:张正宁回忆:“建平门”门额不是地震考古调查时发现的,之前就可能被黄承忠他们抬回去了。原因可能是“建平门”出现垮塌,三个字脱落或是部分字脱落。

三:张正宁的疑惑:明代洪武中期修建西昌土城墙,泥巴城墙不容易承担得起其(“建平门”石刻门额)重量。(注二)

采访刘弘——

2014年2月10日,我就“建平门”门额问题,电话采访了居住成都的原凉山州博物馆馆长刘弘。

采访梳理:

一:“建平门”门额的三个石刻字,保存在凉山州博物馆。

二:从“建平门”门额三个石刻字的体量来看,现在的“建平门”规模,没有位置可以放得上去。推测:建于明代洪武中期的“建平门”,经历了明代嘉靖十五(1536年)、清代雍正十年(1732年)和清代道光三十年(1850年)三次大地震,城墙、城门均不同程度地损坏或坍塌,后来多次修复时,城墙、城门、城楼的规模、高度等有所缩小。

三:“建平门”门额应该面向城外(北山)。

门额简介

“建平门”门额简介(注三):

形制:近正方形,共三通,每通上阴刻一楷书大字,周边饰以阳刻蔓草纹。

尺寸:每通大小尺寸相同,高91厘米,宽81厘米,厚15厘米。

石质:红砂石。

年代:明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2015年5月,凉山州博物馆将“建平门”门额移交西昌市文管所,用于“建平门”修复使用。

我的期盼

没有寻访到“建平门”门额被州博物馆发现、收藏、保护的全部过程,但是心中十分舒坦:为600多年前的“建平门”门额完整保留,给西昌明清古城留下了珍贵的历史文物。

我期盼明代洪武时期的“建平门”门额重新立于“建平门”,让古老的门额,为西昌老城区综合整治重点项目——“建平门”修复以及“亮城门”工程、休闲小广场建设,增添历史厚重感和历史文化元素。

(注一)20世纪70年代中期,四川的文物工作者和来自地震、地质、建筑等部门的技术人员,在西昌开始了地震考古工作,对西昌城区、邛海沿岸及其周边地区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地震考古调查,收集了包括碑刻、家谱、地震痕迹等大量资料。其中最主要的收获是收集和发现了许多记载有地震内容的历史碑刻。(摘自《西昌地震碑林》,主编:刘弘)

(注二)据《西昌县志》(民国版)记载:“宁远府城,西昌县附郭,即建昌卫,明洪武中建土城,宣德二年,甃以砖石,高三丈,周九里三分,计一千六百七十四丈,门四,安定,建平,大通,宁远……”

(注三)摘自《凉山历史碑刻注评》,主编:刘弘 唐亮。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