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教育,照亮彝家孩子未来——喜德县教育脱贫攻坚工作纪实

2021

03/09
来源:

凉山日报

分享:

开展讲红色故事进校园活动。

凉山新闻网讯(何文鑫)“天空那么蓝,那么高,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人’字,一会儿排成个‘一’字。”在喜德县拉克乡中心校,一年级彝族学生马顺流利地用普通话背出课文。

流利的普通话得益于马顺在喜德县拉克乡拉克幼教点的学习。他和他的幼儿园同学,在学前便掌握了普通话,因此入读小学后,在汉语语言学习上,完全没有受阻。

如今在喜德县,像马顺这样的彝族孩子越来越多。喜德县地处凉山彝族聚居区腹地,彝族人口 占91.78%。过去,因为不精通汉语,彝族同胞在上学、打工、办事等方面吃了不少“苦头”。娃娃送到学校,老师也为如何才能让他们听懂课而发愁。

“今年脱贫,我们教育完全有信心。”喜德县教育体育和科学技术局负责人说。马顺的例子,只是近年来喜德县教育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随着脱贫攻坚战的打响,喜德教育实现了“修得最好的建筑是学校”“最文明的是师生”等变化,而另一方面,喜德致力于让孩子“义务教育有保障”,让彝族家庭圆“大学梦”,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如今,喜德教育的新命题是如何在优质的硬件条件下,让教育走向优质发展之路。“我们坚信,教育,一定能照亮彝族孩子的未来。”

打通“语言关”连接外界有了更多可能

“上过幼儿园、学会普通话的孩子,来到小学后,无论是行为习惯还是学习能力,与没有上过的相比,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喜德县尼波镇中心小学教师勒尔瓦则从教27年,在他看来,近年来,随着教育投入不断加大、彝族孩子普遍到幼儿园就读,教师的教学难度大幅下降,学生的学习状态也明显好转。

在以前,彝族孩子的语言“坎”,是一大难题。

“即使能听懂,也不会说,上课回答问题时不知道怎么表达。”喜德县教育体育和科学技术局基教股股长苦乐华以自己的成长经历现身说“法”。苦乐华小时候没有上过幼儿园,家里人都是用彝语交流,没有汉语基础。他小学五年级从乡上转到县城念书,因为语言“问题”,表达困难和交流不自信的状态伴随了他很长时间。

近年来,随着“一村一幼”计划的实施,民族地区学生就近接受学前教育的比例大幅提升。在此基础上,2018年,国务院扶贫办、教育部在凉山州启动实施了“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试点工作,切实发挥普通话在脱贫攻坚中的基础性作用,着力补齐学前教育短板。

目前,喜德县共有181所(个)幼儿园(幼教点),“学前学会普通话”覆盖所有幼儿园(幼教点),惠及幼儿12945人。

在喜德县教育体育和科学技术局负责人看来,正是因为前期园点布局打好了基础,“学前学会普通话”得以有效推进,让孩子们能从小接受汉语学习,以后他们与外界交流,就不会再受困于语言。

为确保幼教辅导员队伍的素质,严把入口关,该县设立了严格的进入标准,幼教辅导员必须具备全日制中师以上的师范类学历,并且具有教师资格。招来的教师每人每年都要参加业务培训。

2019年底,第三方机构赴喜德县开展“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试点抽查评估,该县的合格率为100%。

2020年疫情期间,幼儿园和幼教点的老师们也没闲着,既要参加教师线上培训,也要在线下针对幼儿及其家庭发放防疫手册,在班级群、家长群内推送儿歌和讲故事等视频、音频,“小手拉大手”等活动,家长也不时地在群里分享孩子说普通话的视频。

据喜德县“学前学会普通话”办公室工作人员阿呷介绍,该县借助各村的广播喇叭,开展“学前学普通话”小喇叭活动,定期播放儿歌、故事,营造学习氛围。喇叭一响,小朋友就开始跟着又唱又跳。如今,喜德还积极利用抖音等新媒体,上传幼儿朗诵视频,形成带动效应。

“现在,学生见到老师会问好,注重个人卫生,写字规范多了,上课听讲也很认真。”前后对比,勒尔瓦则感受颇深。

层层压实责任确保每一名学生留得住、学得好

2018年暑假,喜德县光明镇马厂村初中生小李(化名)因为厌学,跑到广州打工,镇村干部、学校多次劝说但效果不佳。

过去,每到放长假,凉山州一些学校和老师就紧张,因为总有几个孩子跑出去打工。“打工热,家长、学生看到谁家孩子出去打工挣到钱,就效仿。”喜德县一位控辍保学负责人说。

面对控辍保学的严峻形势,喜德县层层建立控辍保学工作领导小组,实行县级领导包片,相关单位和教体科局干部包校,乡镇(村)、家长和帮扶责任人包村、包户的“双线八包”工作机制,教育、公安、民政、司法、食药监等多部门联合行动,每年开学前由乡政府牵头摸清辖区内本地户籍和常住适龄儿童少年底数和入学情况。

“在脱贫攻坚的大背景下,为了拔掉穷根,压实责任,不怕自己揭丑。”喜德县教体科局相关负责人说,控辍保学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建立严格的督察督办和责任追究机制。

记者了解到,因控辍保学工作不力,喜德县1名校长被免职,排名末位的2个乡镇在全县大会上作检讨,2名校长被诫勉谈话。

在这样的力度下,光明镇政府、村组干部和辖区学校通过电话、走访形式劝说小李,并提供往返机票动员其返校。小李最终被说服,返回了喜德县民族中学,参加集中编班教育。

大量适龄学生被找回,喜德县又面临一项难题:校舍跟不上教育的变化。为此,喜德县先后投入7.49亿元,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并结合寄宿制学校建设,推进乡村学校标准化建设。

在县城,喜德开启新的项目建设和化解大班额工作;在乡镇,该县整合资源合并学校,调整布局。此外,利用信息化手段,全县54所中小学校均接入互联网,全面实现互联网络“校校通”,充分整合、利用网络教育资源。今年,喜德县启动教育信息化二期建设,将为各中小学校建设教育城域网、中心机房、网络阅卷系统、远程视频会议系统等信息化项目。

2018年,高标准建设的喜德县思源实验学校开学招生。该校无论是整体设计、设施设备,还是师资力量,均让人眼前一亮。思源实验学校学生来自周边乡镇,优质教育正在逐步剔除凉山教育“落后”的标签。同时,为让劝返复学学生“留得住”“学得好”,解决中途再次辍学等问题,喜德县教体科局以德育教育为抓手,组织集中编班师生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比如组织学生参观彝海、冕宁红军广场和西昌市知青博物馆等红色教育基地,利用课余时间举办乒乓球、篮球等比赛活动,丰富学生的校园生活。该县还尝试探索补偿教育、单独编班、“集中编班+校外实训”等,努力为学生提供多样化的学习路径。

“希望通过这些举措,让每一个孩子能够掌握一定的科学文化知识和技术,真正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喜德县教育体育和科学技术局负责人说。

教育资助全覆盖孩子们的求学路越来越畅通

尼波镇尼波村村民阿西伍尼以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政府资助以及扶贫干部的帮扶,他家养起了猪、马和牛,再加上村集体经济分红、土地流转费,如今已脱贫。“现在日子好多了,全靠帮扶队啊。”

最让他骄傲的,还是几个孩子都在上学。其中,老二通过彝区“9+3”免费职业教育计划,正就读四川省档案学校。“以后他们的日子肯定比我们更好了。”想着自家孩子的未来,阿西伍尼喜不自禁。

这与尼波村驻村第一书记克日古尔的帮助分不开。2016年,喜德县教育系统派克日古尔到尼波村当第一书记,他和扶贫队队员时常走村入户宣讲党和国家的政策。

身为县教育考试中心主任的克日古尔熟知教育政策。中职招生什么时候举行、大中专学校有哪些资助政策、彝区“9+3”免费职业教育计划有哪些学校可以报……走村入户时,每遇到有学生的家庭,克日古尔都要一一告知。

听了克日古尔书记介绍的“9+3”免费职业教育计划,了解了到内地读中职学校,自己不用交一分钱,还能领补贴等等优惠政策,阿西伍尼的孩子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读书。

在扶贫队的宣讲、督促和协助下,尼波村276名适龄学生没有一人辍学,村里孩子上中高职和大中专学校的人数也是一年比一年多。

“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最好方式,村民越来越认识到坚持读书的好处,未来一定会更好。”克日古尔说。

据统计,2019年,喜德县教育扶贫救助基金资助建档立卡享受普惠性政策外,仍然困难的学生共计1637人,从学前到高中各阶段根据学生家庭困难程度和学校缴费情况每人补助400至1000元不等,兑付资助资金92.75万元。

此外,该县2019年共计2384名学生顺利获得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贷款总额1399.27万元,其中该政策惠及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1223人,金额达672.75万元。其中,中职(技工)、本专科学生可网络申请特别资助。在2019年春秋学期中,971名中职学生享受资助共48.55万元,536名中职人社局技工学生得到资助26.8万元,1137名本专科生获得资助共454.8万元。

丰富的教育资助政策让求学路变得通畅,越来越多的凉山孩子因此拥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编辑: 李洁 责任编辑: 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