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民国礼州诗坛佳话

2021

03/23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礼州古镇

《迪山日记》主人陈光前先生一生作有700多首诗,创作颇丰。他与人交往也多以诗文楹联为媒,在二十七年的日记中,记录了许多陈先生与文人的诗文唱和,也留下了许多诗坛佳话。

1914年9月5日先生在日记中写到“今日诗社公推马逸尘、杨星如为会长,题由逸尘所出,鄙作录后……”这个诗社就是陶情吟社,从名称就可以看出,不是为了追名逐利,而是为了陶冶情操而成立。这个诗社持续时间长达十几年,人多时达到十几人,甚至连当时礼州县佐(相当于当时西昌县副县长)游象征也参与其间。陈先生在《踏月行》诗中有一句“良友喜群居,终日斗心巧。”首先他们是良友,其次斗的是心巧,不是勾心斗角的心机,而是看谁胸中的墨水多,谁的文采更风流。我们今天都想象不到,当时礼州这么一个偏远小镇的文人如此会玩,玩得如此优雅,高尚,还发生了那么多动人的故事。相比之下,今天的我们物质生活不知富足了多少倍,而许多人的精神生活却显得贫乏,我们需要时不时地仰望一下诗意的高远天空。这里我们截取1918年春天,陶情吟社诗词唱和雅集的情况,为读者展示当时西昌礼州文化人的文化生活情况,和诗社活动的盛况。

陈光前先生好友杨茂荣的后人杨跃华介绍杨家老屋的水楼和天井

又是一年花开时,二十七年诗社活动的一个标本

1917年,礼州经历了前五营(驻西昌县以北)和后五营(驻西昌和西昌以南)军队相互攻击的兵燹,甚至烧去礼州半条街。正如陈光前先生在1918年写的《兵灾周年纪念竹枝词》中所说“干戈去岁起邻封,小小山城作耍街。”当时所有人都经历了“枪林弹雨梦魂惊,屋瓦铮铮听有声。”这样的惊险场面,陈先生保护不了自己的家人,只能“嘱咐家人休妄动,墙根蜷伏好偷生。”陈先生的二儿媳就是礼州变成战场的那天,在邻居家生下了孩子。之后家人都躲到了樟木箐,只有陈先生自己一人留下看家。因此陈先生说“至今痛定犹思痛,怕听窗前一隙风。”听到风声都会以为是子弹在飞。

经历了这场兵变,礼州的每个人都是劫后余生,因此格外地珍惜生活。好在1918年的春节好兆头来了,陈先生年少时的同窗好友胡子美园中,大年初一刚到就有一朵牡丹花应时而开,十分华丽。欣喜之余,主人先作诗二首,邀当时名流入座赏之,并索和。当晚陈光前兴致非常好,大醉而归并为此写下了:

原韵和牡丹诗

眼底群芳郁未开,昨宵青帝送春来。

不须羯鼓催唐苑,已占琼林第一台。

连和五番,都还没有到元宵节。当时住礼州分县县佐游尚勤又召集诗社成员们,由东甫(名光启,字东甫,礼州女子学校校长。)拟题为“六夜灯始”限灯字韵,香山体,作七言六韵诗。“六夜灯始”出自南宋淳祐三年十三日预放元宵,凡巷陌桥道编竹张灯为“六夜灯始”。

正月十三日晚上,游尚勤、吴瑞卿(陈先生的朋友兼同事,著名书法家)、李海峰(女子学校校长,陈先生好友)三人来到陈光前先生的醉吟楼小饮。陈光前先生家贫,没有自己的住房,租别人的房子住,而且房子在雨季经常需要处处接漏,但陈先生却有孔子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而不改其乐。”的风骨,将自己的住处雅称为“醉吟楼”。诗友们经常在醉吟楼聚会,甚至为此而作诗唱和。在席间出了一道诗题为“预贺元宵”七绝四首,限二、萧韵。大家谈诗论文,直到十一二点朋友才别去。因为是游尚勤县佐做东出的题,陈光前先生清晨就将“六夜灯始”诗交进礼州分署中,这首诗引经据典,充分显示了陈先生的博学,游尚勤县佐随即在诗笺上评价这首诗为“夭矫不群”意思是诗写得曲折起伏有气势,不像一般的诗作。

到了元宵节这天,二鼓后,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九点过,尚勤游君将自己所作的《和子美牡丹诗五首》命人送到醉吟楼,当时陈先生《预贺元宵四绝》亦正脱稿,立即交给来送信的人带回去给游县佐看。陈光前先生的四首诗分别写了贺元宵的四种方式爆竹、百戏、杯酒、诗句。其中有:

语必惊人方握管,暗中消息递花朝。

游尚勤批:语必惊人方握管,此是作者(陈光前先生)历来本领!

正月十六这天,大家又到胡梓丹先生家雅聚,游尚勤先生刚入座,提及陈光前先生所拟《预贺元宵》,就赞叹不已,觉得诸位之中没有哪个能够作得更好了。陈先生谦虚地说,这正所谓见人先道三个好啊!我只是稍知平仄而已,如此夸奖不免让我愧怍难安啊!

正月十七这天,陈先生的好朋友杨心如,请陈先生到自己家相聚,客人当中有西昌城里来的付定之、谭月清等人,大家谈论当时时局慨然兴叹。忽然付定之口占一句诗“飞觞共醉故人来”,心如接下来吟道“惹得神仙笑口开。”看到园内海棠破蕊将开,陈光前先生接“话到沧桑眉尽舞。”心如杨先生吟了最后一句“花前一洗俗尘埃。”这就是兴之所至多人共同联吟成诗。这样的联诗还有好多次。

到了二月初三日,前面提到的杨心如家的海棠已经盛开,主人邀请诗社的朋友们到家,原本想即席赋诗。但是因为客人中有不会作诗的人,就没能成。大家离开之前,由诗友黄春瞻先生拟了“花底恒会客”一题,限东、咸、肴、青韵,让大家各赋七绝四章。主人杨心如先生写下了:

群芳似爱诗人聚,时遣飞花入酒肴。

陈光前先生也作了五绝四首其中有这样的诗句:

藏红依竹径,分绿饱兰肴。

旧雨联今雨,鞭丝满树梢。

旧雨就是老朋友,新雨就是新朋友的意思。鞭丝,是指海棠花的花蕊。两人诗来诗往,陈先生直写胸臆不拘之于题面,又步杨先生韵续作了花底恒会客题,其中描写海棠花开:

苔纹滋药苑,花影宿茅亭。

描写作诗的情景:

遥想深宵里,诗成快杀青。

又过了将近半月时间,诗社的诗友们相约,每人各准备两盘菜、一瓶酒、一些饼子类的干粮,那时不像现在去野餐,什么美食都买得到。那时全都得靠家中手工制作。诗人们约齐之后就到礼州陈远屯五显庙游玩踏青,参加者有游尚勤、李海峰、吴瑞卿、胡东甫及赵畏三、戴儒升这些诗友们。席间打诗钟六次,每打一次钟就作诗一首。大家都玩得非常高兴,时间也过得飞快,转眼已经月上柳梢头,大家才踏月而归。似乎还不够尽兴,借着美丽皎洁的月光,又出诗题,同作踏月行五古一首,相约第二天缴卷。陈光前先生写下了:

微云澹河汉,朗朗挂银蟾。

……

无负此花朝,听鹂来桑野。

散步到江村,流水对柴门。

……

人在镜中行,衣沾草头露。

这就是礼州诗社的一个春天,既是不平凡的一个春天,因为是劫后余生,生命仿佛变得格外蓬勃。又是寻常的一个春天,因为在热爱生活的人眼里,生活永远都充满了诗意,疾风劲草正是这些历尽沧桑的诗人们的品格。后来因为时代的变迁老友飘零,离开的离开,去世的去世,陈光前先生和老友杨心如、黄春瞻、刘岳仙,新友彭大光、杨润卿等几位先生才又成立了月谈清社。不管是陶情吟社也好,月谈清社也好,诗人惜诗人,真挚情怀令人动容,也就有了下面这几段佳话。

杨茂荣牡丹诗笺原件

雅友,赠之以鲜花,还之以佳章;无惧时光,从少年到生命之终

前面提到过的杨心如先生,陈光前先生一生和他的友谊可以说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因为一生都特别合得来,陈光前先生年轻时,晚年时两次受邀在杨家教私塾,可以说这里既是陈先生教育事业的起点,也是终点。杨家三兄弟,大哥杨茂荣字心如,或星如。他和他的二弟杨茂彬(字绍白,长期办团练,民国《西昌县志》有小传,曽被县令赠以“亮善长城”匾。)三弟杨梦池,都是陈光前先生终身好友。年轻时陈先生和杨先生宾主相得,成为知己。陈先生最早的诗词唱和就是从杨心如先生开始的,从前文可以看出陈光前先生一生中和许多的诗友有过诗词唱和,其中犹以和杨心如先生之间的唱和为最。杨先生也有较高的文学修养,写出了一些非常好的诗作。杨先生是西昌乾隆戊子科举人,著名诗人杨学述的侄孙,陈光前先生的《迪山日记》记录杨心如先生的诗作比任何其他人都多,比如他所作的《查村风俗竹枝词二十四首》,都是七绝诗,颇有先祖杨学述的风格,寥寥数语,用非常幽默的语言,生动地描画出当时礼州的婚丧嫁娶、年俗、贸易等等各种有趣的生活场景,读起来颇具画面感。礼州镇所在地古时称查村。

查村俗语

盐锤盐臼话模糊,时刻问人啖饭无。

堪笑夫妻相唤巧,借将儿女小名呼。

礼州土话的味道全在里面了。人们大多听说过新年争烧第一炷香的习俗。水象征着财源,从下面这首诗中我们才知道,当时的礼州还有过年争挑第一桶水的习俗,也是非常有意思:

新春争挑春水

立春屈指在明朝,早起人争水一挑。

要想今年时运好,财源涌进宝来朝。

杨茂荣先生还用自己的诗为礼州的咸菜打起了广告:

礼州咸菜甚好

礼州咸菜世人夸,味比珍馐百倍加。

女子学娘都会办,坛坛酸水不生花。

最有意思的是陈光前先生日记中几乎每年都有类似的记载“星如赠寒香梅二朵……”“清晨心如杨君送来梅花一枝……”这样的记载。两人都有共同的爱好,爱花爱诗。由此可见二人交往之清雅。花送来之后,两人往往会以此为题唱和一番。比如《清晨杨心如命人送来红梅一株,夜间挑灯作五言二十二韵谢之》诗中写道:

忽闻剥啄声,飞来三岛鹤。

遗我红梅花,苔藓满身著。

乍生寒谷春,移之自东阁。

……

有时慰调饥,将花和雪嚼。

有时入诗笺,瘦硬遗糟粕。

……

种花我未能,赏花我同乐。

屈指十年来,年年光素箔。

杨心如和陈光前早梅见寄诗:

数点悟天心,尘俗亦林壑。

笑口展南檐,无言怡自若。

……

树下读君诗,诗和花细嚼。

我渴君自清,借花掩糟粕。

臭味自相投,苦吟心逾乐。

两人深情唱和达五番之多,吟诵两人之间几十年不变的友谊,如梅花一般耐得岁寒,清香淡雅无惧世俗,无惧岁月。

有一次杨心如的二弟杨绍白,盆中开红芍药花三朵,他折了其中两朵送给自己的哥哥心如,(这两兄弟也是没有谁了!)心如又把其中大的那朵转赠给陈光前先生。于是陈先生不假思索,立即口占一绝酬之:

花开芍药暮春初,棠棣亲亲赠有余。

我亦得沾新雨露,胆瓶插对案头香。

而杨茂荣先生也立即就原韵和之:

香分红药上灯初,恍似霞杯席散余,

供向绛帷增彩色,花生醉笔句随书。

更有趣的是,杨先生先写好了一首,却不知怎么的找不到了,他在给陈先生的诗笺中写道:“昨夜和芍药诗七绝,凑逗中又复失粘,可笑已极!”他居然还幽默地问陈先生:“是不是耀光兄你悄悄地跑来把兄弟我的诗拿走了?!”

陈先生的日记中非常多的记载,每次在自己的人生紧要关头,杨心如先生总是在陈先生最需要的时候,如雪中送炭帮上一把。在宣统元年,就是由非常了解陈先生的杨氏兄弟,首先发起了举荐陈先生为孝廉方正的活动,最终陈先生被举荐为孝廉方正。

到了晚年陈先生又回到了杨家教私塾,和杨家三兄弟天天在一起,就连家务事,也经常参与调和。1930年最小的杨梦池先生先于两位兄长辞世。1932年两位杨先生相继辞世。而陈光前先生长达27年的《迪山日记》也在这一年停止。

挚友:临终之前的十几次深情呼唤

1926年8月3日,陈光前先生在日记中写到,“月谈清社之立于今数载,来者去者、生者死者不下十余人,惟仆与岳仙始终其事,暇时一唱酬焉。合于古人,余事作诗人之意。”意思是我们的诗社月谈清社成立,到今天已经有好些年了,来的去的,活着的死去的,不下十余人,只有我和岳仙始终在诗社中,闲暇时就唱酬一下,合于古人余事作诗人的意思。余事作诗人:出自韩愈的:“多情怀酒伴,余事作诗人。”这里是,业余时间写写诗,体验一下做诗人美好感觉的意思。

这个岳仙就是刘耀宗(字岳仙),是陈先生晚年最好的朋友,两人几乎每天都要相见,陈先生多年的日记中几乎每天都有“过刘岳仙一谈”或者“携某某到刘岳仙别墅一谈”,这样的记载。在刘岳仙去世后,陈先生写到“近十年予与岳仙交情最笃”,每年之中,加起来大约有十月个的夜晚是在他家座谈,每天都是九点十点钟才回家。烟茶应酬许多年如一日。1930年年底刘岳仙生病,陈光前先生当时在杨家的私塾教书,兼在礼州两等小学和女子两等小学上课。非常繁忙,但每天放学后都要去看望刘先生。1930年10月24日这天,陈光前先生从早一直忙到晚,心中虽挂念着老朋友,却还没有得空去看,刘先生家就命人牵马来接陈先生,说刘先生已经呼唤陈先生十多次。病卧在床的刘先生已经气若游丝,知道陈先生到了,却像是“绝而复苏,跃然兴起”,立即撑起身来,想让陈先生吸烟。但毕竟大病许久,到了临终之时,精神萧索,赶紧扶他躺下。刘先生见陈先生来了,心里安乐,才能安然睡下。陈先生预感到刘先生可能活不过那夜。果真到了三更时分后不久,刘先生就与世长辞了。陈先生在当天的日记中写到“今日之所以呼予数十次者,亦知病莫能兴,从此永诀,故中心藏之,无刻不忘之,以此兄良友之其挚吾贵也。”意思是今天呼唤我几十次,岳仙兄也知道自己的病好不了了,今天就是永别,所以他心中一直挂念着我,无时无刻不能忘记。像兄长这样的好朋友,感情是多么的真挚宝贵啊! 刘先生去世后陈光前先生写下了这样的挽联:

病到弥留,望我来来犹待我;

魂归忉利,挽君不住倍思君。

意思是病倒了临终之时,殷切盼望我来,我来了还想好好招待我。魂归天上,挽留不住你啊,多么想念你啊! 忉利就是天宫的意思。回忆起这么多年的美好岁月,陈先生在序言中说“自今以往,欲求如曩日之看花赌酒,坐月行诗,挥塵谈玄,围炉赏雪,其可得乎? 呜呼噫嘻!”意思是从今往后,想和以前一样坐在鲜花旁看花饮酒;坐在月光下作诗相和;像晋朝名士一样高谈阔论;冬天围着炉火赏雪。哪里还能有这样的时光啊!可叹啊!

刘耀宗(岳仙)原韵耀光三哥古诗四首

陈光前先生的《迪山日记》记录了刘岳仙先生的一些诗,有时还将刘先生的诗原稿直接沾到自己的日记中,有《刘岳仙和陈光前耀光三哥咏古诗四首》,今天的我们还能有幸看见刘先生的手迹。耀光三哥就是陈光前,字耀光,在家排行老三,因此称三哥。

刘耀宗(岳仙)原韵耀光三哥古诗四首

滕王阁

峥嵘高阁水之涯,孤鹜齐飞羡落霞。此次霓裳惊绝唱,阳春一曲说琅琊。

黄鹤楼

花散江城听落梅,闲吹玉笛妙莫推。昔年黄鹤今安在? 一夜沧桑浪作堆。

岳阳楼

耸峭危楼出草莱,每登临处细徘徊。挥毫重写岳阳记,意气相投范秀才。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