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会理县这些地名与动物有渊源

2021

04/08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图 马世权)说起与动物相关的地名,我们会想到河北易县的狼牙山,它得名于这座山林立的奇峰状如狼牙;我们会想到云南的虎跳峡,它的名字则来源于一个猛虎越江的传说。此外,我们还会想到北京的龙须沟,贵阳的鲤鱼街,广西的象鼻山等。

地处四川省凉山州正南端的会理县,境内也有一些和动物相关的地名,比如龙肘山、凤山营、鰺鱼河,还有白马寺、猫猫沟、螃蟹箐、马鞍桥等。

龙肘山:岭上五月杜鹃艳

大凡地名中带有“龙”字的地方,皆属山水灵秀之地。位于会理县益门镇东北方的龙肘山即是如此。其山危峰兀立,层峦叠嶂,山势蜿蜒,仿佛一条巨龙,主峰高昂像龙头,两侧峰耸立似龙肘,因而得名。

民间把“龙”视为上天主管雨水的神灵,“龙不抬头、天不下雨”“一龙治水、多牛耕田”等带有强烈农耕文化色彩的神话故事,说的就是龙与降水的关系,反映出先民对神灵的敬畏与顶礼膜拜。龙肘山降雨丰沛,先民认为这是沾了“龙”的光,把丰沛的水资源视为上天的恩赐,对此尤为珍视,把龙肘山泉视为生命之源。由此在山麓衍生出一批带有灵性的地名,如“白龙河”“白龙洞”“龙泉”等,跟着也就有了“白龙村”“龙肘村”“龙泉乡”“玉龙度假村”“龙泉湿地公园”“龙肘山泉有限责任公司”等行政企事业单位和个体实业名称。

龙肘山涵水丰富,科学的解释是,东南季风遇到了高大绵延的龙肘山后,有一个爬坡的过程,水汽在上升过程中变冷凝结为雨滴降落下来,茂盛的植被涵住水分,形成山间积水。加上山上积雪融化,山间流水潺潺。泉水从山上流淌下来,成为会理人民的饮水之源,成为会理人民的母亲河——城河的发源地。城河贯穿会理全境,解决了人们的生产生活用水,滋润着沿岸的大片土地。

人们常用河流来形容母爱的“博大无私,润物无声”,用大山来形容父爱的“高大伟岸,默默无闻”。如果说城河是会理人民的“母亲河”,那么龙肘山就是会理人民的“父亲山”。它庞硕的山体犹如宽厚有力的臂膀,将会理坝子拥在自己宽阔的胸怀里;它自东北向西南方向绵亘的山势,又像会理坝子的一道天然屏障,护佑着一方百姓的风调雨顺,让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有了山的依靠和水的滋润,勤劳的会理人春播秋收,精耕细作,将肥沃的土地塑造出大片优美的田园风光,自龙肘山麓朝着会理坝子方向,尽情地舒展开来,与龙肘山岭醉人的杜鹃花海相映成趣。

杜鹃是龙肘山具有代表性的大自然杰作之一。每年春夏之交,是观赏杜鹃的最佳时节。有一年“五一”小长假我到省城游玩,打车时听见的士车载广播中为游客介绍小长假“旅游攻略”,推荐的第一个景区就是龙肘山万亩杜鹃花海。

山水景观,有龙则灵,有仙则名。今天的龙肘山同会理古城东北方的仙人湖一道属于省级风景名胜区,成为人们闲暇时节游山玩水的好去处。

鰺鱼河:绿水青山欣然重现

鰺鱼河是太平河的下游,属金沙江流域水系。该河流由东北向东南贯穿太平境内。鰺,会理方音念can1。鰺鱼,是鱼类的一种。《新华字典》解释,这种鱼“身体侧扁,侧面呈卵圆形,鳞细,胸鳍呈镰刀状,尾鳍分叉”,而且是“生活在海中”。这鱼怎么就成了这条河流的名字,有待考证。想必是这条河里的鱼儿,与字典中的描述有一些相似性,所以把这条河冠以此名。

县林业局退休的肖云才先生是太平人,他曾给我讲述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鰺鱼河“放漂木”的场景。他说,那个时期,河里的鱼儿多得很,劳动间隙弄一些来大家一起享用,那烤鱼的鲜香味儿,至今想起还让人吞咽口水。”“成群结队的大野鸭和水老鸹,不时在头顶上空飞来飞去,有时飞得很低,人们冲天扔石头追打取乐。”他说,因为砍树子、放漂木“一批接一批,一拨接一拨”,加上砍树烘烤烟叶等人为原因,山上那些长了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森林,几年时间就被三下五除二砍光了。植被一旦遭到破坏,水土就开始流失。砍树子、放漂木没有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多少经济效益,也没有改变他们的贫困面貌。

鰺鱼河,我没有到过,但河里的鱼儿我是吃过的。记得那些年县城东关东路有一家“太平鱼餐厅”,卖的鱼就是鰺鱼河中捕捞的。因这道“主打菜”以肉质细嫩,无污染而名噪一时。餐厅开业后的几年间生意一直兴隆。听说,后来河里的鱼少了,餐馆的生意也开始淡下来。听说老板改行做了别的生意。

近年来,随着国家天然林保护与退耕还林还草,江湖河流禁止捕捞等系列政策的落实,地方政府实施“打造天府名县,发展乡村旅游”规划,开展植树造林、鰺鱼河放流裂腹鱼苗5万尾等活动,鰺鱼河的生态得到较好的恢复。相信这片美丽的绿水青山在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即将成为当地百姓的金山银山。

凤山营: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凤山营,地处会理县城西南部,距离县城约30公里。因该地山形似凤,且地势险要,古为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亦是战时扎寨安营驻兵防守之要塞,故称凤山营。

驱车从会理向攀枝花方向行进,过鹿厂10多公里就进入凤营乡地界。108国道两边山峦对峙,雄奇绵亘的山形画面感让人心生震撼。在凤营村地段,有一段沉陷路,道路凹凸不平,公路旁边一直立有牌子温馨提示来往车辆——“沉降路段,小心驾驶”。可以推知,地势如此险要的地带在古时通行更是不易,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态势,也能深切体会到当年将士们行军打仗的艰辛。冷兵器时代,凤山营与会理古城北面的“大湾营”“摩挲营”一样,易守难攻,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如今的凤山营,山间林木苍翠茂密,山麓村落安静祥和。早已是“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之地,只剩下一个古老的地名承载着人们的怀古忧思。遥想当年,那些扎寨安营的将士们,战争平息后大多数人就“军屯”于会理这片土地上,世代繁衍,生生不息,千百年来与这方水土和谐共生。老地名留给后人的,是挥之不去的乡愁与思念。小时候听80多岁的外婆说过,她的祖上即是古时随军打仗到会理后留置下来的。我母亲今年85岁,她从小在鹿厂银坡村长大,她说十多岁的时候与哥哥把鹿厂瓷窑烧制的土碗挑到凤山营去卖,有了钱便可以买个饼子什么的与哥哥分享,还可以扯上一段红头绳打扮自己。凤山营,成为母亲少女时代就留有美好记忆的地名。

可是这么一个好听的地名,后来怎么就成了“凤营”呢?15年前笔者以县委党校中青班学员的身份随团到凤营村,考察学习那里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情况。在凤营乡办公室了解到,1951年会理解放后成立乡政府时,把“凤山营”改称“凤营”。

这样一改,虽然只是省去了中间一个“山”字,却失去了原有的韵味。“山”都没有了,又哪来的“凤”?于是心里便盼望着这地名能够恢复过来。在近年实行的行政区划调整过程中,有一些老地名得到了恢复,但“凤营乡”并入“鹿厂镇”后,村级建制地名依然叫“凤营村”,让人感到有些遗憾!

保护动物 保护生态 保护地名文化

龙、鱼、凤、龟,历来被民间视为吉祥物,“龙凤呈祥”“年年有鱼(余)”“龟鹤遐龄”等富含感情色彩的成语,更是表现出人们对这些动物的喜爱。龙肘山、凤山营、鰺鱼河等地名,可以说是当地百姓对山形地貌的一种合理想象,更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国当代作家、文化学者冯骥才说:“如果你崇敬这地方的文化,这地名就是一种尊称;如果你对这地方有感情,这地名就是一种深挚的爱称。比如故乡的山川,故乡的河流。”我们倡议保护动物,保护人和动物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保护与动物相关的地名文化。

会理县境内,以动物相关的地名还有许多。比如,南门桥与大花桥之间的乌龟鼻子,景庄校区西面的猫猫山,通安镇的狮子山,新安乡的马鞍桥、白鸡乡的螃蟹箐,南山村的螺蛳塘,城东的白马寺,等等。这些地名,有的描摹出那里的地形地貌,有的反映了当地的生态环境,有的寄托着人们的良好愿望……总而言之,每一个地名都有它的文化内涵,都值得我们去关注,去记录,去保护。

编辑: 但靖 责任编辑: 但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