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组图丨高铁时代,大凉山铁轨上流淌“慢幸福”

2021

04/15
来源:

新华社

分享:

↑这是即将抵达成昆铁路沙马拉达站的5634次列车和通站公路(4月11日摄,无人机照片)。

1970年,在30万筑路大军的卓绝努力下,连接川滇两省的钢铁大动脉——成昆铁路通车。在四川境内,它穿越茫茫大凉山,将曾经闭塞的土地与外界连通。

↑在5633次列车的行李车厢,乘客准备把他们带上车的小猪装到袋子里(4月11日摄)。为了方便群众运送动物,5633/5634次列车对行李车厢专门进行改造,黄牛、山羊、猪、马,都是这儿的“常客”。

在成昆铁路上,如今依然风雨无阻地行驶着平均时速不到40公里的5633/5634次列车,从普雄到攀枝花南全程共行驶11小时4分钟,沿途停靠26个站。票价最高25.5元,最低2元。

↑5633次列车停靠小站,彝族乘客与等候在月台上的小商贩通过车窗交易(4月11日摄)。

“慢火车”既是孩子们的“校车”,也是人们看病的“救护车”,更是百姓奔向希望的“致富车”。一些上了年纪的乘客还记得,没有铁路的岁月里,吃盐都是问题,出门只能骑马,火车不仅带他们离开大山,也带来了希望。

↑在5633次列车上,小朋友走过两边放着家禽的车厢(4月11日摄)。

今天的中国大地上,这样的公益性“慢火车”共有81对,覆盖530个车站。“慢火车”票价几十年不变,且远低于公路票价水平,已成为沿途百姓外出务工、求医就学、逢会赶集等主要交通工具。

↑在乘坐5633次列车从家返校途中,两名女生在玩翻绳(4月11日摄)。

高铁时代,平均时速不到40公里的“慢火车”有些另类,但它独特的节奏为其所经过的地区带来无限生机。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胥冰洁 摄影报道

↑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成都客运段5633/5634次列车驾驶员赵玮在发车前确认信号(4月11日摄)。

↑在5633次列车的“行李车厢”内,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成都客运段5633/5634次列车长刘伟(右)了解村民携带牲畜情况(4月11日摄)。

↑在乘坐5633次列车从家返校途中,一名学生望着窗外的风景(4月11日摄)。

↑冕宁县村民马光玉带着自家种的樱桃前往西昌出售,每天她都会搭乘5633/5634次列车往返西昌和冕宁(4月11日摄)。

↑一名彝族商贩端着新鲜樱桃走上5634次列车,她要把这些樱桃拿去外地售卖(4月12日摄)。

↑来自越西县苏姑乡的彝族乘客吉木木加(右)带上火车的小猪从袋子里爬了出来,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成都客运段5633次彝族列车员俄木日古帮他把小猪重新装好(4月11日摄)。5633/5634次列车特别配备了6名彝族列车员,以更好地为当地彝族百姓服务。

↑在5633次列车上的“流动集市”,一名彝族妇女(前右)在挑选折耳根(4月11日摄)。

↑在乘坐5633次列车从家返校途中,喜德县城关小学三年级学生阿尔伍支(左)和弟弟罗泽元在玩火车玩具(4月11日摄)。姐弟俩几乎每个星期都坐这趟火车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

↑人们准备乘坐5633次列车出行(4月11日摄)。

↑在成昆铁路上普雄站,人们准备乘坐5633次列车出行(4月11日摄)。

↑一名彝族小商贩拎着新鲜苹果走上5634次列车,车厢两边堆满了蔬菜水果等货品(4月12日摄)。

↑两名小乘客乘坐5633次列车去外地上学(4月11日摄)。

↑在5633次列车上,彝族乘客带着的小猪从袋子里爬了出来(4月11日摄)。

↑乘坐5633次列车前往西昌的小乘客等待发车(4月11日摄)。

↑在5633次列车上的“流动集市”,一名彝族妇女(前右)向其他乘客售卖山货(4月11日摄)。

↑5633次列车上摆放着一筐要被乘客带到西昌集市上出售的鸡(4月11日摄)。

↑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成都客运段5634次列车员吉木阿且(右一)在车厢里与彝族乘客交流(4月12日摄)。5633/5634次列车配备了6名彝族列车员,以更好地为当地彝族百姓服务。

↑在乘坐5633次列车从家返校途中,一名学生在复习功课(4月11日摄)。

↑在5633次列车上的“流动集市”,一名彝族妇女(左一)向其他乘客售卖新鲜的折耳根(4月11日摄)。

↑在5634次列车上,越西县村民尔古阿吉木展示车票(4月12日摄)。

↑在5633次列车上,一名彝族乘客在制作彝绣鞋垫(4月11日摄)。

↑5633次列车停靠车站后,彝族小商贩忙着把货卸下来(4月11日摄)。

↑在5634次列车上,75岁的彝族妇女拉衣阿呷在整理她从西昌进的货(4月12日摄)。拉衣阿呷是5633/5634次列车的常客,她每两周就要坐火车到西昌批发小商品。


编辑: 肖薇 责任编辑: 肖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