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大平台上拍“乡愁”

2021

05/14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蔡应律)整个上午就是一桩事情: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华语环球节目中心《记住乡愁》西昌摄制组的采访拍摄。原打算到登相营去拍的,后来觉得,意义不是很大,反而劳累奔波,就选择了在泸山光福寺前的大平台上进行。

这一天,天气阴霾。

阴霾中拍“乡愁”,似乎还甚切题。

朱导说,只要不落雨就好。又说,阴霾中拍摄,没有太阳,不用考虑阴影,这样其实更好。朱导修养好,每每接触,都甚感舒服。

依其约定,我就讲司马相如来西昌这一段话题。

史书记载,西汉时期,汉武帝派司马相如“通零关道,桥孙水,以通邛都。”史书上寥寥几个字,说的却是彼时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件。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一直想要经略西南。他派了四路人马南下试探,都损兵折将,失败了。他想有进一步的动作,却遭到朝臣的激烈反对。朝臣们认为,守好既有江山就行,没必要花大代价冒险。这个时节,司马相如,就走到历史镜头前端来了。司马相如四川人,在朝中做官。其青少年时代即博览群书,练武习剑,而胸怀大的抱负。他理解武帝胸中韬略,也清楚获取西南广袤疆土对大汉朝的非凡意义,乃出面与群臣激辩。他写了《难蜀父老》一文,文中数语,尤得武帝赏识:“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武帝问计于他,他更成竹在胸,对答如流。武帝乃拜他为中郎将,率军南下,来完成这一重大使命。

司马相如领命,精选两千余人登程。两千余人若逐鹿中原,简直就不算什么了;但是挺进西南,背后有大汉朝为后盾,对于西南分散的氏族部落却极具威慑力。

何况,这既是一支武装力量,又是一支和平使者——司马相如汲取前面失败的教训,他带了很多贵重礼品上路,金银珠宝、丝绸、铜器铁器等等,一路上恩威并重,先礼后兵。

由于方法得当,颇显成效。或主动或被迫,这些部落都相继归顺了大汉朝。

司马相如南进走的是牦牛道,这是一条隐约于崇山峻岭间的羊肠小道。汉军南来既非路过而是要开发大西南,故而大力扩路,沿途征招大批民夫甚至囚徒,一路上披荆斩棘,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备尝艰辛,步步为营,向南推进。还注意在途经的重要节点设立卫城和驿站,以巩固后方,保障后勤供给……

就这样,从西汉建元六年到元鼎六年,也就是从公元前135年到前111年,历时二十四年,司马相如大军抵达邛都,设越嶲郡,范围大抵囊括今天的凉山州全境,治所即设在邛都。

郡县之设,这片土地也就纳入了大汉朝版图,成为华夏大家庭里的一个组成部分。

接着,司马相如留下一部分兵士修筑汉城,如今西昌城郊高枧乡的汉城遗址,即是其遗存。他还让一部分兵士解甲归田并迁来他们的家属,参与开垦安宁河平原广阔的土地。

至此,司马相如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成就了一番伟业。大西南这片原本封闭的土地,也就由氏族部落社会进入到了大汉朝的封建大一统社会。

要论这件事情的后续,我举了个例子——当代史家总是在说“古代邛人后来神秘消失了”,意思是后来的历史典籍中再也不见只言片语提到邛人。他们为此而困惑。依我的解释这事儿就比较简单:其实就是司马相如南来后带来了一大波移民潮,本地邛人慢慢融入其中了。你想,安宁河谷平原乃蜀川第二大平原,土质肥沃,气候温暖,雨水丰沛,却人烟稀少。随着零关道被打通,并由其军士和筑路民伕带动,焉能不吸引外地大量的汉族农人到这里来耕种? 移民源源不断地来,也带来了先进的文化和先进的生产、生活方式,并必然地要对本地邛人造成影响。这种影响虽然缓慢却不可逆转。久而久之,邛人就“消失”了。但这种消失,不是人不见了,而是没有声音和响动了——只要不发生大的冲突和事件,史籍便不会记上一笔。

主持人问:司马相如领受的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使命,那样艰难,那样漫长,他何以会坚持下来呢?

我说这就要说到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家国情怀和使命感了。追求青史留名和成就一桩伟业,这都是中国传统士大夫与生俱来的内心情结和乐于毕生努力的。司马相如志向远大,作为汉代四大辞赋家之首,领命出征时早已名满天下了。但具有远见卓识的司马相如受其精神人格和理想主义、英雄情结驱使,他是不会满足于此的,一旦机会到来而有某个伟大使命落到头上,他就会全力以赴,鞠躬尽瘁。人活的就是精神。精神不倒,所向披靡。

编辑: 石都伊洛 责任编辑: 石都伊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