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书评】聆听生命之歌

2021

05/14
来源:

分享:

《刹那时光》 [美]丁松青著;三毛 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5年9月出版

《清泉故事》 (美)丁松青著;三毛 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5年7月出版

文/戴耕泓三毛的散文一直是我爱读的,即使很多篇章已经熟悉。2020年春节前,县图书馆新上架一套新书,《三毛全集》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套全集里有了“新面孔”,收入两本由三毛翻译、丁松青撰写的《刹那时光》、《清泉故事》,强烈的好奇,让我神往,

把两本书接连读了两遍。

作者丁松青来自大洋彼岸的圣地亚哥,从九岁就立志当一个神父,18岁进入耶稣会修道院修习,从此走上神职人员的道路。1969年,他带着爱的种子,来到台湾,两年后在东南海岸的小岛兰屿上当见习修士。1972年,他认识了来兰屿旅行的三毛,开启了两人二十多年的友谊,三毛深情地写下:在许多许多时候,我们的灵魂是如此地相像,不仅相像,我们还可以,或者说我还可以,感受你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对于生命,对于爱,对于心,对于困难的、辛苦的、温暖的、悲伤的,对于快乐。三毛用细腻、灵动的文字,翻译丁松青的系列作品《刹那时光》、《清泉故事》、《兰屿之歌》,于是,丁松青神父出现在更多读者的视线里,他带着光芒、带着爱、带着温暖。

通读完第一遍时,头脑竟然是一片茫然,我像是忙着赶夜路的行者,匆匆前行,没有留意周围的风景。放下书,我甚至连作品集里的主线也找不到,而他笔下的一次次人生之旅更是混乱地出现在我的记忆里。于是,我接着再读一遍,顺着他的成长足迹,跟着作者一起走过幸福的孩提时代、迷茫的青春时期,然后看到他,一边修习研读神学,一边在现实的生活中去感受、历练、体悟。终于,丁松青神父,带着灿烂的笑容,踏波而来,走进山野,走进林地,走进村庄,走进我们的心里。他是诗人,如诗行的足迹,写在圣地亚哥、墨西哥、菲律宾、台湾的大地上。他是画家,兰屿的教堂、清泉的教堂四壁是他的画作。他更有一颗孩子般的心,用真挚的爱去拥抱世界。他亲历的一个个小故事,质朴自然,没有华美的词藻,就像一个老朋友,带着微笑,在皎洁的月光下,把这些年的经历娓娓道来。因为他的内心充满阳光,因此他的故事温暖如春;因为他真诚,当他将离开墨西哥时,他舍不得当地的朋友而痛苦,以至对修习之路踯躅不前;因为他睿智,再复杂的俗事,经他过滤也变得纯净透明;因为他的心里流淌着欢乐,因此故事里总有幽默的语句在闪耀。他现在依然是台湾新竹山区清泉天主堂的任职神父,在那里把爱与希望传达给更多人。

丁松青神父,为爱而生,为爱而活,在施予中快乐。在海岛贫瘠的土地上,他能播种快乐,面对愚昧落后的山地土著,他真心去帮助,即使自己饥饿,也会把仅有的食物分给孩子们。他眼中的孩子们,虽然衣衫褴褛,有些只是腰间围着块当地人织的土布,但孩子们有着最纯净的笑容和眼睛。三毛记录:“神父,请你留下一些,你自己也要吃的。葡萄被一颗颗放到孩子们的口里去了,这双温柔的手,怎么就不知道自己呢。”

为了体验劳作的辛苦,他与山地同胞们一起去伐木、种树,“那些在山里工作的日子,对我有一种特殊意义,它们使我更接近山地村民的痛苦与快乐。它们也帮助我更完整地参与他们的生活。”山地青年能歌善舞,他克服语言文字的障碍,为他们编排“文化剧”、组织演出山地芭蕾,让他们战胜自卑,坚守传统、民族文化。“否定自己,就是摒弃我们最美好的禀赋”。当山地青年们激越起舞,一张张欢乐的脸黝黑闪亮,这就是山地舞的力量,“我觉得自己正在目睹着一次山地文化的复苏。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在见证某种宗教性的东西”。

新竹市有许多务工的山地青年,他们机械、麻木地打工,寂寞而又疏离,是都市里的孤岛。丁神父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筹办由这些离家在外的工人们组成的联谊会。第一次举办的那个晚上,尽管下着大雨,仍然来了100多位工人,从此,每月聚会一次的“山青会”继续下去,并得到壮大和发展,扩大到了台北和桃园。不同部落的山地青年们,收获了友谊,也获得了认同感。

当我读到《吃飞鼠肉》这一章节,我震惊了。泰雅人是天生的猎手,对捕捉飞鼠和吃飞鼠肉有一种狂热的喜爱,捕捉到的飞鼠用盐腌过,再放进煮熟的米里好几天,就直接取出来吃。丁神父无法接受这种食物,面对盛情的主人递来的飞鼠肉,他只能悄悄地吐掉。几天后,吃了飞鼠肉的村民忽然得了一种怪病,喉咙肿、视力模糊、皮肤发痒、吃不下东西。当地人说这种现象每十年会出现一次,什么药都不管用,因为喉咙肿胀无法呼吸,不少人会死去,他们不懂,认为不小心吃了被诅咒的飞鼠。这一个多月 内,村民不会吃飞鼠肉,但慢慢地,病人的症状开始减轻,他们又开始上山去捉飞鼠。大部分医生认为,飞鼠病是一种只限于对啮齿类动物(包括飞鼠)的特殊反应,每到十年或十多年周期性地发生在飞鼠身上。看到村民们兴致勃勃地又去捉飞鼠,丁神父悲悯地想到:这大概就像开车吧,你出过一次车祸,并不代表你永远不会再开车! 历史惊人的相似,自然界无时无刻地提醒着人类,而人类却做了什么,破坏生态、猎杀野生动物、过度开垦、污染水源……飞鼠病、非典、禽流感以及如今仍然严峻的新冠病毒肺炎,不是偶然事件,然而人们如果不警醒,那疫情还会再次发生。

读完这两本书,对爱与生命相似的感悟,仿佛是一座桥,一种连接,有一轮暖阳,缓缓地从心里升起。我相信:“在我们的一生里,常会出现某些闪烁若纯金一般的时刻。如果,我们能够将时间就停驻在那一霎,将它凝冻起来,这个世界必然有如天堂”。

编辑: 石都伊洛 责任编辑: 石都伊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