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他用音乐沁润了大凉山孩子的童年

2021

05/26
来源:

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

分享:

阿铁说日(中)和童谣传习班的孩子们。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群山连绵,地势险要,这里曾是中国西南部最贫困的一隅。群山连绵,一个个村寨分散在高山深谷之中。但这里的孩子因为一个老师,找到了精神乐园,也有孩子凭借着乐器走出了大凉山,见到了更大的舞台。这个老师就是土生土长的大凉山人阿铁说日。

重回大凉山,他搜寻彝族旋律、创办童谣传习班

1999年,从师范学校毕业后,阿铁说日背着一把父亲的老月琴,徒步走了三天三夜,走出了他从小生活的山村,走出了苍凉贫瘠的大凉山。

阿铁说日:“我19岁才真正学习专业的音乐知识,找到四川音乐学院的老师,我就想着虽然不能考进去,但至少可以学习音乐理论知识。老师让我先唱一首歌,我就唱了我们彝族的民歌,他就说特别美,他告诉我要坚持把自己的东西保留下去。”

后来,阿铁说日又从成都到了北京、上海。他白天自费学习民歌,晚上在酒吧做驻唱歌手,“酒吧也待过,歌舞团也待过。因为我嗓门比较高,唱的多是汉语歌曲,西南地区的这些民歌。”

穿行在大都市熙熙攘攘的人流里,高耸入云的大楼看不到顶,阿铁说日却时时想起儿时在家中围着火塘唱歌的情景。他毅然背着父亲的月琴,沿着新修好的公路,重新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大凉山。

再回到大凉山,阿铁说日开始了自己的寻找,跋山涉水,去到每一个村庄,搜寻那些散佚的古老的彝族旋律,收集、整理、传唱。“哪个老年人唱的最好,哪个地方有说唱的一些史诗、诗词,哪些地方有月琴弹得好的人,我经常去拜访他们。”

阿铁说日已经搜集整理了1000多首彝族传统民歌,他将这些曲子分门别类,集册归纳。令他惆怅的是,儿时“人人能琴,户户能歌”的场景早已不再,年轻人已经不再吟唱这些动人的歌谣,唱童谣的孩子更是越来越少。

“布拖县是我们大凉山的‘口弦之乡’,他们制作口弦是最好的,他们懂最基本的音乐知识,现在可以把口弦做成钢琴上的各个音。”阿铁说日说。

渐渐地,一个念头浮上心头。2015年春天,已经是月琴州级非遗传承人的阿铁说日将一张招生海报贴在了县文化馆的布告栏里:“童谣传习班”招生,热爱音乐即可报名,不收学费。

这些流传超过百年甚至千年的童谣是大山的赐予,它就在那里,等着人们一代又一代地吟唱。阿铁说日想把这些母语的歌谣种进孩子们的心里,一代代传唱下去。他相信这一个个美好律动的音符,就像彝族火把节上跳动的火苗,能照亮大山的孩子心中的梦想。

她凭借月琴走出了大凉山,“大凉山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宝藏的地方”

小学六年级的那个暑假,叶春雨在家乡美姑县文化馆的布告栏里,看到了“童谣传习班”的招生海报。叶春雨成了第一届童谣传习班的学生,学唱彝族童谣和弹奏月琴,很快她成为阿铁说日最得意的学生。六年后,凭借优秀的演唱和月琴演奏技能,她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音乐表演专业,成为这个专业招收的第一个大凉山彝族学生。

叶春雨说:“如果没有音乐的话,我是不可能在这个地方的。考这个学校的时候,表演了演唱之后,老师就问你有没有其他特长,我说我会弹月琴。当时我表演月琴的时候,老师们的表情非常惊喜。”

再开学就是大四了,叶春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毕业表演。

见了更大的世界,上了更大的舞台,叶春雨却总是想起小时候,跟着阿铁老师下乡演出时大凉山的小小天地。

叶春雨:“跟着阿铁老师四处去表演,农村下乡,觉得很快乐。那些人的那种掌声,对我来说,那种感觉就很不一样。大凉山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宝藏的地方,我还挺想回去采一下风,听一下那些歌,就会觉得心里面很有力量。”

童谣传习班不仅教授音乐更是孩子们的庇护所

阿铁说日经常带孩子们到户外,精神状态会特别棒。音乐都是来自生活,童谣也一样。“彝族童谣是在大自然里唱的,山上唱的、河边唱的,在火塘边唱的也多。游戏里面唱的,牧歌类也有。它的内容和旋律非常丰富,都是和生活分不开的。”阿铁说日说。

六年前,阿铁说日在美姑县牛牛坝小学的课堂里,发现了坐在角落里怯怯的阿合石里。她已经12岁,却身材瘦小,刚刚上小学三年级。

阿合石里说:“阿铁老师直接进我们班教室,问大家会不会唱彝族民歌。我们彝族人结婚的时候会唱一些民歌,有一首叫《努努户》,他们唱的时候,我在旁边学会那么一点。但我唱的时候太紧张了,全身都在抖,然后他还看了一下我的手,看灵不灵活,然后他说:你被选中了。”

“童谣传习班”里,大部分的女孩都选择学习月琴,独独阿合石里挑选了口弦。大凉山彝族特别钟爱这个外形小如树叶,声音却明亮、悠扬的乐器。在彝族传统音乐中,口弦常常用来表达最浓烈的情感。

阿铁说日心中的童谣传习班,不仅教授音乐,更是孩子们的庇护所。在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家庭,他希望孩子们拥有温暖,获得力量。

阿合石里说:“我看见过他管他的女儿和儿子,他也照样管我。因为他知道我爸爸早就去世了,对我也比较严。阿铁老师是真正给了我父爱的老师,他就是我心目中的父亲。”

“童谣传习班”目前的学生超过300人,分布在凉山州的8个县,几个从传习班毕业的优秀学生,又以志愿者的身份重新回到这里,成为更小的孩子们的“小老师”。在去年11月,童谣传习班的学生俄木以体,有了一个新身份——孩子们口中的“以体老师”。组乐队,改编传统彝族童谣,18岁的俄木以体做着跟阿铁老师一样又不一样的事。

成为阿铁老师的学生有一条“铁律”:不许辍学打工

阿合石里这几天格外高兴,再过一个月,她将和传习班的小伙伴们站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那是她心里最大、最美、最好的舞台。俄木以体忙了起来,除了自己的乐队,他还要带着孩子们排练,为马上到来的艺术节比赛做准备。

大凉山的路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山里,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到山外。一些孩子会选择在彝族新年或元旦放假之后辍学,跟着从外地打工回来的亲戚去打工。阿铁老师的学生遍布大凉山,却少有人辍学。成为阿铁老师的学生几乎是零门槛,但有一条“铁律”孩子们都知道:不许辍学打工。

阿铁说日说:“我是这样跟学生说的,只要不读书的,退学的、辍学的,你那边书都不读了,那我这边月琴也没必要再学,就把月琴退给我。我是这样要求的,希望他们提升自己的文化水平。”

今年春节前,16岁在读初二的吉海更热再没有来上课。阿铁说日追到村里,才知道孩子已经走了,去外面打工谋生。离开前的那天晚上,村里很多人听见,他弹着月琴唱着那首《卡共博》(彝语),《孩子,你要去哪里》。走的时候,吉海更热还背着那把他心爱的月琴。


编辑: 李洁 责任编辑: 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