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凉山红色记忆丨近千名越西热血男儿踏上长征路

2021

06/23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记者 田宏)1935年5月,近千名越西热血男儿聚集在同一面旗帜之下,踏上了同一条征程——二万五千里长征。不管当时他们是基于何种原因集合在中国工农红军的军旗下,踏上了艰难的长征。今天,我们可以说,是信仰召唤着他们站在了一起。

“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宣传队……”86年前,中国工农红军从江西瑞金出发,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是一支有着坚定信仰的队伍。因为有了信仰,他们战胜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因为有了信仰,他们点燃了中国大地上的火种;因为有了信仰,最终在越西县集结起了近千名热血男儿,锻造出了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第一个“红军县”。

“为了新中国——前进!”热血的越西男儿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留下了自己呐喊的声音。

1、 扩红运动

1935年12月27日,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这样指出,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长征的伟大胜利,不仅宣告了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围追堵截的破产,而且宣传了红军道路,播种了必将发芽、长叶、开花、结果的红色种子。

长征的伟大胜利,让红军形象广为传播、道路深入人心、影响恢弘浩大。一路行军、一路宣传,红军用遵纪爱民的实际行动,吸引了大批青壮年参军入伍,补充了新鲜血液,扩大了红军力量,为长征的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央红军从瑞金出发,面临着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围追阻截,面对着沿途恶劣的自然环境。一路行军一路打仗,各部队伤亡不断,减员严重。为解决兵力吃紧问题,“扩红”一直被当作一项重要的任务而紧抓不放。

长征沿路,扩红对象十分广泛,主要以工农贫苦大众为主,除此还有少数民族、战俘以及地方武装的赤少队和模范营。

红军是革命队伍,征募新兵不能靠花钱,也不能动用武力抓丁入伙,只能耐心细致地向群众宣讲革命道理,并通过为民谋利的实际行动来赢得人心,吸引青壮年参军入伍。

陈云在其著作《随军西行见闻录》中这样表述:赤军所以不被击败,而反日益扩大,由于民众给赤军以帮助。赤军之所以得民众帮助,不由赤军之威胁民众,而由于赤军兵士守纪律,的确不扰民,不动民间一草一木。非但如此,而且常常没收军阀、官僚、劣绅的财物,散给居民。民众感觉赤军对他们有实际利益,所以趋之若狂。

“送郎去当红军啊,坚决打敌人啊,消灭哪反动派,大家有田分哪;送郎去当红军啊,红军最文明啊,公买哪公卖啊,大家最欢迎哪。”这是当时红军文艺工作者创作的红色经典歌曲《送郎当红军》。在广泛宣传革命主张、严格执行群众路线的基础上,红军采用多种形式的宣传方式,开展丰富多彩的宣传活动,在许多地方形成了父送子、妻送夫乃至父子、夫妻、兄弟共同参加红军的热烈场面。

黄火青在其回忆录中这样记述:“群众参军踊跃,真是应接不暇,成批成批的报名”。

扩红运动的顺利开展,突出反映了广大群众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队伍的拥护与支持,加强了民族团结,促进了各族人民的友好。

扩红运动取得的累累成果,扩大了红军的力量,为红军顺利实现战略大转移,使党和红军转危为安,为接下来的抗日救国奠定了基础。

长征到陕北的彝族红军战士。(资料照片)

2、踊跃参军

越西,是红军在凉山“扩红”运动中取得丰硕成果的地域。

1935年5月,由左权、刘亚楼、张爱萍带领的中央红军第二先遣团执行佯攻任务,来到人杰地灵、物华天宝,但又因为政治腐败、战乱频发、灾害连绵、民不聊生的越西。

红军未到越西时,越西县长和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官兵们弃城而逃,城里的大户豪绅们也纷纷收拾细软,携家带口,躲往偏僻的彝寨和离大路较远的乡下。一时越西县城人心惶惶,连一些不明真相的穷苦百姓也躲的躲,藏的藏。

红军进入越西,不入民房,不扰民众,和蔼可亲,“红军好啊”的心声一传十、十传百。据《红军长征过越西》一书记载:夜里,城门大开,满城灯火辉煌,就像过年一样。昼夜都有群众打着小彩旗,燃放鞭炮,欢天喜地,强盗小偷也销声匿迹了。接着的几天几夜,都有红军部队过往,有的入城后穿城而过,有的入城后在屋檐下宿营。红军赢得了越西人民的信任、尊敬和爱戴。乡亲们议论纷纷,要让自己的子弟来参加红军,去打反动派,去打日本人。

红军在越西,释放了关押在监狱中的“质彝”,焚毁了反动政府剥削压迫各族人民的田赋粮薄等文书档案。广大群众欣喜若狂,“红军卡沙沙!红军瓦瓦苦!”的欢呼声响彻城乡村寨。

红军在越西,认真宣传贯彻党的民族政策。越西人民知道了“一切夷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的道理,了解了红军是解救穷苦人的队伍。越西人民欢迎红军,拥戴红军,主动配合红军行动。

红军在越西,宣传抗日救国,播撒革命火种。越西人民自发反抗压迫的革命精神与自觉的救国救民解放自身的革命目标有了结合点,“红军好,参加红军去”成了年轻人最热门的话题和内心的向往,近千名越西各族儿女踊跃参加红军。

几天之中,南箐王占友、王元金、大瑞汤国林、王作义、张华锋、蒋开浦、中所蒋德富、周耀武、李木林、陈福生,城关马祝鑫、杨诚坤、权纪周、张志成、何长海,河东潭发贵、郭文海,王家屯孔健康、王海民,大屯王东放,后山陈占英、蒋国全,保安王占清、蒋君,梅花潘占云等数百人参加了红军。

老红军王东放在回忆录《跟着红军走》中这样记述,红军处处为人民着想的行为,感动了劳苦群众,大家认识到“只有红军道路才是解放的道路”,许多青壮年纷纷要求当红军。经过两天的耳闻目睹,我决心要去当红军。

老红军王海民在《红军、红军,彝民的亲人》一文中这样描写:“部队在越西驻了3天就出发了。老乡们都纷纷赶来送行,漫山遍野都是擦尔瓦翻个不停。他们抬着猪头、羊子、牛肉、酒,一定要送给红军。同志们谁也不肯收,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沿途要打仗,东西带多了不方便啊!’送东西的越来越多,同志们不收,群众就不答应。这时候,又有数不清的群众扛着刀枪棍棒来要求参军,同我们一道打国民党去,收下400多名年轻力壮的小伙了后,又费了好大劲才动员回去一些。可是我们往海棠走的时候,还有许多群众跟在队伍后劝,杂七杂八的一大串。”

而在1936年红一方面军政治部所编《二万五千里?“倮倮”投军》所载:“这里(越巂)对红军的认识更清楚了,于是附近群众自动投入红军的愈来愈多了,在二三个钟头内,加入(三军团)十一团的有700余人,就是‘倮倮’加入红军的也有百余人……”

从越西出发,向陕北前进。红色的越西随着近千名英雄儿女的铿锵步伐,在红军长征史上留下了光辉的篇章。

从越西出发,向陕北前进。古老的越西伴随近千名英雄儿女的嘹亮军歌,在红军长征史上谱写了激昂的乐章。

不仅仅是长征,我们现在所知道的20多位顺利到达陕北的越西籍红军,在其后的岁月里,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出生入死、浴血奋战,为凉山的民改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越西老红军于1983年2月19日留影。左起张志成,王东放,谭发贵,周耀武,郭文海。图由越西县委宣传部提供

3、撒播火种

在越西,红军组建了几支游击队,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据人民日报1982年2月21日5版登载悼念王观澜同志的《永别了,观澜同志》一文中:“……在越西由少奇同志谈话后,组织上决定观澜同志在越西组织地方武装,开辟游击区,经过发动群众,建立了100多人的越西游击队(内有彝人一个班),观澜同志任政委。不久,毛主席派民族兄弟送手令要观澜立即率队回中央……”

据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中共中央党史资料研究室编《党史资料通讯》第16期(1982年8月30日出刊)王观澜同志关于创建云贵川根据地的一封信说:“……三军团过越西时,刘少奇同志(随三军团的中央代表)曾经想留当时的三军团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部长郭滴入同志在这一地区做赤化工作,郭不同意……少奇同志问我是否同意,我答应可以。以后张闻天同志打电话问我是否同意留下,我说同意。大部队离开时,我就带一部分同志留在越西做创建根据地工作,建立了县革委会及游击大队。还在越西县的北面和南面中所坝和王家屯建立了两个游击队,并说二团在富林河边等我。我立即追赶毛主席并归队。经过海棠、牛场、安顺场、泸定桥,到天全才追上主席归队。所以不能说这个计划没有实现,只能说没有成功。”

红军在青杠关同样受到了彝汉群众的欢迎,他们和红军一道追歼国民党逃窜之敌。为感谢彝汉群众的帮助,红军为他们组建了游击队,命名为“越巂县青石沟游击队”,委任王占有为队长。1958年,越西中学历史教师李仁群带领学生在新民考察,征集到这一委任状,交给了当时在越西征集凉山现代史料的调查组。

在保安,红军帮助当地群众组建了四、五十人的游击队,任命“三?二七”暴动义士文登朝的弟弟文登明为队长。

在海棠,红军消灭了逃窜之敌后,建立了一支游击队,命名为“越巂县赖溪沟游击分队”,王占高任队长。

5月29日10时左右,国民党一架飞机到越西城上空低飞侦察,从未见过飞机的越西群众,有的吓得朝天跪拜,有的老婆婆以为是“妖”。这时,在城里的红军地方工作队向群众进行解释宣传:“这是国民党蒋介石的飞机,是来侦察的,没关系,不要怕。”飞机绕了几个圈子飞走了。红军地方工作队吃过午饭,告别群众,离开了越西城。

红军离开越西整整80年,但这片土地上深深的红色烙印却愈显清晰。从那时起,红军留下的光明和希望,长征擎起的熊熊火炬,一直在越西各族人民的心中炽烈燃烧。红军的精神,推动着越西不断发展前进。


编辑: 石都伊洛 责任编辑: 马海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