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县市 国内 国际 社会 时评 经济 旅游 专题 图片 视频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体 美食 交通 生活

祝寿:延续传统与礼赞生命

2021

08/31
来源:

凉山广播电视报

分享:

凉山新闻网讯(文/记者 程宗萍 图/李成明 王仁刚提供)“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8月3日,李佳迎来了自己30岁的生日,蜡烛、蛋糕、鲜花、美酒、礼物,朋友们唱起生日歌,不醉不归的夜。在这个“唯我独尊”的日子里,这是她为自己安排的一次自我放飞。过去30年,除了小时候的生日比较简单外,长大后,每个生日,她总要给自己张罗得热热闹闹的。她周围的朋友们也大抵如此。

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在西昌,人们大都是热衷过生日的。小孩子有家庭生日派对,年轻人有生日趴,老年人更有隆重的生日宴。生日已成为每个人专属的节日。

然而,事实上,如今人们生日时,唱生日歌、许愿、吃蛋糕都是西方过生日的习俗,“老西昌”原汁原味的生日习俗则有很大差别。原西昌市政协副主席、曾主持编撰过西昌文史、《西昌民俗集成》的执行主编史在德讲,“老西昌人把过生叫‘做生’。过去,只要父母还健在,子女辈是不能‘做生’的。”也就是说,通常“做生”都是给上了年纪的老人祝寿,并有许多讲究,富有地方特色,最主要希望老人健康长寿,体现出了中华民族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

女儿女婿外孙们恭恭敬敬地向寿星李成明鞠躬祝寿。

原汁原味的老西昌人“做生”

那么“老西昌”原汁原味的祝寿是怎样的呢?

史在德为我们进行了还原:

旧时,平时,不管家境如何,“做生”大人就是吃上一碗长寿面,小孩子就是煮个鸡蛋吃。而对于上了年纪的老人,也会紧着家里的条件为老人“做生”。

祝寿这天一早,寿星要拜祭家神。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子,在生日这天,都要给父母(如果父母已去世,则要在父母的灵位前)磕头,要感恩父母的生育之恩,要铭记母亲经过了十月怀胎、痛苦的分娩,子女才来到了这人世间。

寿筵前,要烧纸敬香,寿星口中念念有词:讲家谱、家训,教诲一番。开席后,寿星先动筷,其他人才能动筷。

要做寿桃,有多少来宾就做多少个寿桃,最大的一个寿桃是属于寿星的,而每一位来宾都能得到一个寿桃。主家准备一份点心与寿桃作为回礼,让来宾带回去,让更多的人沾喜气、分享喜悦。

在西昌市琅环乡琅环村81岁的老人李成明的记忆里,生日那天向父母磕头和平时节日最大的不同是,平时节日,都是先向父亲磕头,然后才是向母亲磕头;唯独生日这天,是先向母亲磕头,再向父亲磕头。如果父母去世,生日这天磕头时,母亲的灵位则要放在父亲的灵位前。

如今祝寿时,鞠躬祝寿代替了磕头。过去是从长至幼,每个晚辈依次向寿星磕头。如今,更多的是子子孙孙排成几行,一起向寿星鞠躬。过去更多的是在家里,摆上几桌祝寿。如今,祝寿都搬到了酒店、农家乐。过去,祝寿当天,擅长作诗的亲朋好友会现场挥墨,为寿星作诗写词,如今多是提前写好装裱好,祝寿当天送上。史在德记得,1993年,为爷爷祝寿时,友人送上了亲题的“一门孝义、五世同堂”的匾额作为寿礼。

西昌人祝寿“男女有别”

尽管西昌并不大,但如今的西昌本地人,多数都是历史上数次从天南地北迁入人员的后代。因此,在祖籍来自不同地域的乡镇村组,民俗习惯又稍有不同,祝寿也不例外,再加上祝寿是个人和家族的事,又因人因家族而各异,终不能一概而论。但多数人家,给老人祝寿,有些共同的讲究。

通常,祝寿多自老人“耳顺”(五十岁)之年后举办,五十岁以下即行祝寿,在民间被认为是不吉之举,会“折寿”(减少寿命)。五十以后,祝寿规格一般有“五小庆”“九大庆”之俗,即老人年龄逢“五”时,即五十五、六十五、七十九……的时候,给老人祝寿的规模要尽可能大些,范围广些,档次高些,尽量隆重一些,办得热热闹闹。

祝寿在民间“男女有别”:“男做单,女做双”,即男性老人的祝寿讲究在其“单岁”,如五十七、五十九、六十一岁……时举办较为隆重一些,女性老人则在其“双岁”,如五十八、六十、六十二岁……时要更为讲究些。还有“做生做九(寓长久之意)不做十(有会因此失去的寓意)”“七十以前逢五做(七十岁以前每五年给老人祝一次寿)、七十以后年年做”(七十岁以后应每年都给老人举行祝寿,这很可能和旧时“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观念有直接关联)等习俗。

给老人祝寿,自古以来均被作为“红喜”在民间极受重视,祝寿的排场、隆重程度在其范围内往往盛于春节。全家(甚至整个家族)会在可能情况下倾其人力、财力、物力把老人的寿诞喜事办得风风光光、热热闹闹,亲朋好友、邻里乡亲会应邀(或主动)前往,送礼志贺。有条件的家庭还会邀请戏班为老人生日“唱大戏”,大宴宾客。一家祝寿,往往会成为一方乡土民众共同的节庆活动。

生于1970年的王仁刚是川兴镇新农村尔乌人,作为西昌市川兴中学语文老师,喜欢收集了解地方历史文化,做过一些田野调查,特别关注西昌历史碑刻。

“关于做生,在川兴的历史传统里,青年、中年人是不举办庆生活动的。”说起祝寿,王仁刚打开了话匣子。“我的外公臧树芳生于民国八年(1919年)正月初八,活到87岁。他在世时,我们每年正月初八都要去给他拜寿兼拜年。”亲戚晚辈们到来,一大家子在一起,他十分高兴。大家陪他聊天、打牌,听他讲古,给他敬上一杯“添福添寿”的酒,祝他“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泸山不老松”,他很高兴。

而最近的一次祝寿,是2020年12月,王仁刚的小爷安品仪的九十大寿。“我们都知道小爷即将迎来九十大寿,他喜欢热闹,就给几个叔叔(小爷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说我们都想去热闹热闹,给老人家‘做生’。”叔叔定了时间,电话通知亲戚些。

祝寿是在川兴镇焦家村五叔家里办的。当天,川兴的、高家堡子的亲戚晚辈们都去了,坐了近10桌。各家都表示一点祝福——包了三五百元不等的红包。寿筵上,荤素十多样菜,数量为单数,还订了一个大蛋糕,分很多层的那种。老寿星像个孩子一样,带上“寿星冠”,唱生日歌、许愿、切蛋糕、抹奶油,高兴得不得了。

2020年12月安品仪迎来九十大寿,生日当天,他这个老寿星像个孩子一样,带上“寿星冠”,唱生日歌、许愿、切蛋糕、抹奶油,高兴得不得了。

耄耋老人难忘的“祝寿”

衣食足,礼仪兴。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和医疗卫生事业的进步,长寿老人越来越多,为家中老人举行隆重的祝寿活动的人家也越来越多,并保留了许多“老西昌”的习俗。

1931年,李成明出生在西昌市琅环乡琅环村,高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农村工作。尽管身在农村,但因从小就喜欢写诗作文,至今没有放下过笔。他在文章《记四次寿筵》中,就曾记录了这些年他多次应邀参加的祝寿:2008年8月28日,参加礼州中学高63级、初60级同学为老校长郝树德办的八十大寿;2008年12月10日,参加荞窝农场退休干警袁加德八十大寿;2011年,参加初中同学高茂鑫之妻胡若瑛七十大寿;2015年7月22日,参加西昌二中退休教师吴锡森八十大寿……每次祝寿,李成明都会献上自己创作的寿词,为老寿星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2020年7月,李成明也迎来了自己的八十大寿。三个女儿早早地就和老父亲商量祝寿的事。

“在这之前,其实我并想大办寿筵,我喜欢清静。”李成明说,后来三个女儿的一番孝心感动了老父亲,才有了这次祝寿。

寿筵前,老人整理了自己所作诗词,并精选出了部分诗词作品出了一本自己的诗词集。祝寿当天,这本诗词集便作为礼物送给每一位来祝寿的亲朋好友作为纪念。而女儿女婿们也早早就为寿筵做起了准备:订酒席、邀请亲朋好友等。

祝寿当天,亲朋好友早早就来了,为寿星送上了祝福的红包和礼物,好不热闹。20桌的寿筵上,李成明很激动,并讲了话:“感恩父母给了我生命,感谢大家今天能来为我祝寿送上的祝福,祝寿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今后希望大家继续弘扬这一优良传统,真正尊老爱老敬老。”

寿筵上,李成明高高兴兴地吃完了女儿们献上的长寿面,女儿女婿外孙们恭恭敬敬地向寿星鞠躬祝寿,祝老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物质条件不同了,人流、物流加剧流动,如今祝寿吃什么不再是问题,问题是祝寿成了家庭、家族最重要的聚会。为了祝寿,大家放下手中的工作和学习,从四面八方聚到一起,成为联络亲情的一个重要纽带。当然,永恒不变的是,尊老爱老敬老的这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在祝寿中,上辈也通过自己的言行,潜移默化地教育下辈如何祝寿、如何尊老敬老,不断地传承和延续着……

(参考书目:《西昌民俗集成》2009年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发行)

编辑: 杨晓琼 责任编辑: 肖薇